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第一章第二次的人生


   “不知道眼下外頭鬧成什么樣子呢!”
    
    “太太頭一回發那么大脾氣,你沒看老爺剛剛攔都攔不住么?這會兒,太太十有是在老太太面前哭訴。”
    
    “哭訴了又有什么用?誰不知道老太太最寵愛二房那兩位少爺,幾乎不拿正眼瞧咱家少爺。再說了,太太是個老實人,怎么斗得過二太太?”
    
    “說得也是,大老爺二老爺好歹都是個官,只有咱家老爺不怎么入老太太的眼。少爺固然是好人,待我們又和氣,可又不會討老太太歡喜。這一次被大少爺和二少爺攛掇去爬樹,跌下來去掉了半條命,都三天了還沒醒過來,太太怎么會不急?”
    
    “只希望少爺能夠平安無事地醒過來……唉,畢竟太太就這么一個……”
    
    迷迷糊糊聽見兩個女子閑侃的聲音,方捷不自覺地睜開了眼睛。看到那兩個背對著他的少女,還有那高高的發髻以及上頭的簪子,他陡然想到了剛剛半夢半醒中聽到的這幾句對話,于是大腦立刻陷入了當機狀態。
    
    他輕輕搖了搖昏昏沉沉的腦袋,又扭了扭脖子,總算是看清了室內的幾樣擺設。無論是頭頂的青綃帳還是身下的拔絲床,或者是靠窗的桌案花**,以及屏風和其他東西,都向他傳達著某種暗示。當他低頭去看自己的手時,他更是本能地發出了一聲慘呼,上下牙關竟是難以抑制地咯吱咯吱打起了架。
    
    老天爺,這只手分明是未成年人的手!
    
    “少爺醒了!”
    
    聽到這么一聲興奮的嚷嚷,方捷連忙抬起了頭。眼前赫然是兩張陌生的面孔,那頭上繁復的發式和身上奇怪的衣裳和現代人絕然不同。而且,那兩個少女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了許久,那種又驚又喜的目光讓他渾身發毛。
    
    一會之后,其中一個少女忽然一陣風似的奔了出去,另一個則是欣喜若狂,雙手合十連道了幾聲阿彌陀佛。
    
    死而復生固然是好事,然而,重回人世卻遭到這樣的巨變,饒是方捷向來以隨機應變著稱,此時也是六神無主方寸大亂。然而,還不等他努力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調節心情,外間就響起了一片喧嘩之聲。下一刻,剛剛被人帶上的房門砰的一聲被人推開,一個人影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
    
    “越兒……越兒你真的醒了?”
    
    方捷甚至來不及看清來人的模樣,就被人緊緊擁在了懷中,那巨大的力道簡直勒得他喘不過氣來。一滴滴眼淚掉在了他的臉上手上衣服上,那種溫熱的感覺讓他不禁心中一顫,然而更多的卻是一種茫然。良久,他感到那箍緊的手臂微微一松,這才算是看清了面前的人。
    
    那是一個大約三十出頭的婦人,臉上仿佛沒有搽脂粉,顯得有些蠟黃。她的兩只眼睛又紅又腫,但此時她嘴角卻掛著一絲歡喜的笑容,一雙手顫抖地捧著他的臉蛋,嘴唇微張仿佛要說些什么,卻是半晌也沒有再說出一句話來。
    
    方捷的心里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就是再遲鈍的人也能勉強猜到眼下的情形,他自然也能明白。可是,明白歸明白,要讓他驟然之間和過去完全告別,接受現在的這個新身份,他卻沒辦法立刻做到。在提醒了自己好幾遍之后,他終于伸出了一只胳膊,輕輕抓住了那婦人的手,卻是沒辦法馬上開口叫一聲母親,或是喚一聲娘因為這實在是太荒謬了!
    
    “越哥兒醒了?”
    
    屋子里突然響起了一個威嚴的聲音,震散了剛剛充斥在這里的一股溫情。
    
    方捷抬眼望去,立刻便瞧見一個老婦人在兩個丫鬟的攙扶下走了進來。只見她發髻上圍著貂皮暖套,暖套正中鑲嵌著一顆湛藍的寶石。她身上穿著一件藍色芙蓉桂花萬年青紋樣的長衣,滿頭銀發紋絲不亂,只用一根翠玉簪子綰起,臉上頗有一種令人不可輕忽的肅然。
    
    隨著那老婦人走近,原本坐在床前的婦人一下子站了起來,低頭垂手退到了一邊,恭謹地叫了一聲老太太。而那個老婦人卻看也不看她一眼,隨手甩開攙扶自己的兩個丫鬟,徑直就在床頭坐了下來。
    
    “醒了就好。你若是再不醒,你娘就要把家里鬧翻天了!”
    
    面對老婦人那炯炯有神的眸子,面對這句纏槍夾棒語帶雙關的感慨,方捷不禁有些慌亂,臉上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絲茫然。然而,一接觸到另一頭母親凄冷哀怨的目光,他卻想到了剛剛聽到的閑話。幾乎是剎那間,他的腦海中便閃過了無數記憶片段,于是福至心靈地吐出了一句話。
    
    “都是我不好,讓祖母和母親操心了。”
    
    此話一出,滿屋皆靜。別說那站在地下的幾個丫鬟婆子,就是侍立在一旁的那婦人也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床上的小人兒。坐在床頭的老婦人則更是驚訝,細細端詳了一會,她原本繃緊的臉稍稍緩和了一些,但語氣中還是帶了幾份告誡的意味。
    
    “既然知道我和你娘操心,當初就該多思量思量,誰見過大家公子和猴子一般去爬樹的?你從小吃了多少藥請過多少大夫,連上學都是斷斷續續,如今好容易連著去上了一個月學,卻又鬧了這么一出!”
    
    面對這樣語重心長的教訓,方捷只得低了頭,心中卻苦笑不已。盡管這話語頗有些刺耳,但是對上一世曾經失去了所有親人的他來說,即使是偏心的教訓,他倒也沒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教訓完了這一頭,老婦人便站起身來,卻是端詳著一旁站著的媳婦,不冷不熱地說道:“既然越哥兒都已經醒了,事情也就過去了,你也不要吵鬧了。超哥兒和起哥兒確實是淘氣,老二媳婦動了家法,很是教訓了他們兩個一回,這件事就這樣算了。越哥兒這邊,你這個當娘的多用些心思照看他,好好教導,別老是惹出事端來!”
    
    老婦人撂下這么一番話之后,剛剛那兩個丫鬟便過來攙扶了她。她這么轉身一出屋子,旁的人便都跟了出去,不消一會兒,諾大的屋子里便只剩下了那婦人,還有坐在床上發呆的方捷。
    
    年輕少婦面露凄然地在床頭坐了下來,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床上的小人兒,喃喃自語道:“老天爺,為什么就不能讓我的兒子像別人那樣平平安安!又是多病又是摔傷,有幾條命能經得起這樣折騰?”
    
    此時此刻,方捷惟有苦笑連連一是為了這穿越奇遇,二來是因為他這一世竟是個三災八難的主兒,三來則是因為自己似乎在這家里不受待見然而剎那間,他便橫下了一條心。
    
    那個過去的方捷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已經是另外一個人。不論他是否能馬上接受這些新的家人,但是,他既然死而復生得到了重回人世的機會,那么不管為人為己,他都有義務更好地活下去。
    
    ps:新書上傳,求推薦票……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