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第三章難糊弄的老太太


   春日的天氣總是帶著幾分不可捉摸,早上還是陽光燦爛,中午卻有可能春雷陣陣大雨傾盆。就好比眼下樹葉上還掛著剛剛那陣大雨之后的水珠兒,條條道道的太陽光卻已經順著葉片間的縫隙在地上映下了斑斑駁駁的陰影,露出了幾分明媚的春guang。
    
    頭一次出門,張越終究拗不過母親孫氏,只能任由她拉著自己的手。出了自家所住的小院,穿過西南的一扇角門,旁邊便是一溜下人所住的裙房。沿著夾道一直往前頭,拐兩個彎,就能看到西花墻的盡頭處開著一個小小的西角門。進門之后過了穿廊和一扇月亮門兒,繞過一道大理石影壁,這才是顧氏所住的一溜五間正房。
    
    正房門口,一個身穿墨綠色比甲,大約十四五歲的丫鬟正板著面孔低聲訓斥下頭的兩個小丫頭,一抬眼瞧見有人來方才住了口。她一面命人進去通報,自己卻三步并兩步地迎了上來行禮,起身后方才笑道:“聽說三少爺的病大好了,老太太心里頭也頗為惦記,剛剛正在嘮叨呢,結果撒三太太就真的帶三少爺來了。”
    
    孫氏淡淡地笑著答道:“老太太既然惦記著,我自然得帶越兒來請安。”
    
    “三太太說的是,老太太看到三少爺必定歡喜得很。”
    
    張越見這個丫鬟應答得體,又親自走到門前挑簾,于是免不了多瞧了兩眼,依稀記起那就是祖母面前第一得用的大丫鬟靈犀。進門之后,他就瞧見居中的太師椅上安坐著祖母顧氏,旁邊地下站著幾個丫頭,卻是不見旁人。等到母親行禮之后,他雖然心里有些抵觸,但還是上前恭恭敬敬地磕頭叫了一聲祖母。
    
    顧氏面上帶著淡然的笑容:“看你這樣子果然是病好了,過來讓我好好瞧瞧!”
    
    張越連忙站起身上前,見顧氏不住往自己臉上身上打量,他便盡量用坦然的目光回看著祖母。
    
    他的父母在這個家中站得并不穩當,所以他這個孫輩便得處處小心。重生在大家族至少意味著不會凍死餓死,可未必不會橫死,這裝成乖孫子便是第一步了。盡管這個白發祖母看上去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但不是有句話叫做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么?
    
    然而,顧氏上上下下看了好一陣,忽然板著臉問道:“你一向身體弱,今天外頭風大,怎么只穿這么幾件衣裳就出來了?若是著涼受了風寒可怎么了得,豈不又是一場病?”
    
    雖說她看著張越,但滿屋子里頭的人都知道這話是沖著孫氏說的。然而,張越瞥見母親囁嚅著嘴唇要說話,連忙搶在了前頭:“祖母,是我自己一定要來的。我聽秋痕說,為了我的傷,祖母特地去請了名醫,所以我養好了傷自然得先來請安,也好讓祖母安心。雖然外頭天冷風大,可我總不能天冷風大就忘記了孝心。”
    
    顧氏起初不過是淡淡聽著,及至聽到最后一句,她不禁微微頷首,臉上云開霧散露出了些微笑容:“果然是懂事了,竟是明白了孝道。既如此,之前的事情你可知道錯了?”
    
    見顧氏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張越眼珠子一轉便老老實實地說道:“回稟祖母,是我不該忘了長輩的訓導去淘氣,我知道錯了。我聽娘說,大哥二哥為我還受了責罰,還請祖母對二伯母說,這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和他們倆無關。”
    
    “知錯能改,你這回吃了虧,總算是有些進益!”此時,顧氏僅存的不悅漸漸煙消云散。她正好瞥見手上的一串佛珠,略一思忖就捋了下來,一把塞在了張越手中,“傷一好就能記著他們兩個,又能記著我這個祖母,卻是足見你有心。這串佛珠是大相國寺高僧開過光的,我已經戴了幾十年。你一向身子不好又多災多難的,戴著它佛祖也能庇佑一二。”
    
    “多謝祖母!”
    
    張越立刻把那佛珠套在了手腕上,旋即退后一步跪下磕頭,頭才碰到地上就給顧氏一把硬拽了起來。接下來顧氏又問了幾句他病中的情形,于是他又很是編織了一番話,從母親辛苦到下人盡心,總而言之是人人都好,于是乎孫氏和幾個丫頭都露出了笑容。
    
    這絮絮叨叨說了好一陣子的話,顧氏面上的笑意越來越濃,最后竟是把張越拉近了些。她當然明白孫氏這個兒媳向來就不懂得討好賣乖這一套,教一句可能,教這許多卻絕不可能,那么只可能是小孫兒自己的話。想到以往他一向病懨懨的,縱使見了面也不過唯唯諾諾木訥蠢笨,如今卻忽然知道討人喜了,這無疑說明那一跤摔得人開竅了。
    
    想起張越從高高的樹上跌下,身上卻只有幾處挫傷,倒是人昏迷了好一陣子,素來信佛的她不由得隱隱約約生出了一個念頭。
    
    莫非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顧氏正思量著要不要從大相國寺將那位赫赫有名的云光法師請回來看看,這時候,外頭卻傳來了一陣笑聲:“哎呀,聽說越哥兒來見老太太,我可是來遲了!”
    
    只見門簾被人高高挑起,緊跟著就有一個婦人跨過門檻進來。她秀發上頭斜綴著一支金絞絲燈籠簪,額前勒著珍珠箍,身穿一件蜜合色大袖圓領衫子,下頭著一條銷金藕蓮裙,看上去竟好似比孫氏還年輕幾歲。
    
    她一進來便先對顧氏行禮,又向孫氏略點了點頭,目光旋即落在了張越身上。見他竟是被顧氏攬在懷中,她臉上微微一愕,旋即恢復如常。
    
    “越哥兒這傷養好了之后,氣色著實好多了。多虧了老太太從來吃齋念佛,一輩子積德行善,他才能好得那么快!”
    
    “那也是越哥兒自己福大命大!”顧氏本就高興,聽東方氏這么一說,臉上更滿是笑容。當下她便輕輕地在張越肩膀上拍了拍,指著東方氏說,“快去見過你二伯母。”
    
    只剛剛東方氏進來之后簡簡單單一句話,張越便明白她乃是鳳姐一類的精明善媚人物,自不敢小覷了去,連忙上前行禮,又叫了一聲二伯母。
    
    東方氏拉著張越的手細細打量了片刻,隨即抿嘴笑道:“既然越哥兒大好了,超兒和起兒又有了伴,趕明兒也好一塊讀書學武。要我說,越哥兒這身子太單薄,也該打熬得好筋骨,日后老太太和三弟妹也不用時時刻刻這么提心吊膽。”
    
    這話可說是正中張越下懷,卻不料旁邊一直保持沉默的孫氏想都不想就趨前反對。
    
    “老太太,越兒這身子不過是剛剛康復,怎經得起勞累?若是先頭那會兒也就罷了,偏生這一回受了驚嚇身子虛弱,哪里經得起讀書的折騰,更不用說練武了!”
    
    發覺母親全然沒注意到顧氏晴轉多云多云轉陰的臉色,更沒看到東方氏那自鳴得意的表情,竟是又開始翻之前的舊賬,張越急中生智,三兩步就退回顧氏跟前,屈下一條腿單膝跪了下來。
    
    “祖母,娘的顧慮雖然有道理,可二伯母也是為了我打算。我想,再養上半個月,這傷也就該完全好了。我不想一直憋在屋子里,我想去學堂念書,也想練一身好武藝,還請祖母成全。”
    
    顧氏原本已經有些惱了,但聽了張越這話便又躊躇了起來。沉吟片刻,她便打定了主意:“就照越哥兒說的,過半個月去學堂念書,到時候若是身體吃得消,便和超哥兒起哥兒一起練武,就這么定了。我們張家是武勛世家,但凡只要有一口氣,就不能病懨懨歪在家里!”
    
    聽了這話,屋子里眾人連聲應是,心中卻各有各的思量。而不管別人怎么看,張越卻是高興得很。不管怎么說,他這開門第一步走得還算是順當,一切就看以后的了。
    
    ps:新書打劫點擊推薦收藏……感謝大家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