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第七章師道尊嚴學道低劣


   面對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家伙,張越只是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在記憶中拼命搜索了一通,結果一無所獲對于這“記性”,他著實是不存指望了。既然想不起來對方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只得輕輕咳嗽了一聲,理直氣壯地對這個狂笑的少年說道:“我確實是錯字連篇,可是,我這幾年加在一起也只在學堂念了幾十天的書,當然只有這個水平。”
    
    “哼,一個月不見說話竟然硬氣了!”
    
    說話的少年撇了撇嘴,隨即掃了一眼旁邊那兩個空位,臉上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張小三,你家那兩個大的這會兒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回去的路上可得小心點,別磕著碰著。你好不容易來學堂上一回課,可別明天就在家里養病。”
    
    眼看那少年帶著兩個跟班似的同學大搖大擺回到了第三排的座位,張越總覺得這話很有些問題,緊跟著,他的腦海中就浮現出了不少亂七八糟的片斷不外乎都是莫名其妙的摔倒絆倒,或者是哪里莫名其妙飛出來一顆石子等等亂七八糟的勾當他原本還以為這是自己之前特別倒霉的某些表現,想不到竟是一直被人暗算來著!
    
    難道以前那個“他”就真的木訥到那個程度?
    
    低頭看了看自己那仿佛不堪一擊的胳膊腿,再看看外頭那兩個探頭探腦一臉忠心耿耿狀,打起架來卻絕對派不上用場的兩個書童,張越再一次體會到了拳頭大就是真理。雖說被小屁孩威脅了決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看到剛剛離開的那位杜先生又走進來預備講課,他還是把這些糟心事都暫時丟到了一邊。
    
    這會兒講的是《論語泰伯》篇。其中有些張越耳熟得緊,但有些卻是頭一回聽到。他當初對于史學類的東西更感興趣,論語倒是涉獵不多再說,在他那個時代,十個成年人中至少有九個不曾通讀過論語。
    
    對于這一篇,那位杜先生也是照本宣科全部讀了一遍,然后便開始一條條往下講解,用詞深入淺出明白易懂,但是此番每條只講一遍決不再三解釋。這下子張越只得放下了手中毛筆竭盡全力地傾聽理解。可當杜先生講到其中一條后世曾經引起廣泛爭議的論據,他在聽到那解釋之后卻微微皺了皺眉頭不過也只是皺了皺眉頭。
    
    然而,這一堂課上完,這位不茍言笑的杜先生卻再次站在了他的身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你剛剛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皺了皺眉,可是有什么不解之處?”
    
    話音剛落,還不等張越回答,后面就有幾個學生笑了起來。那個張越不記得名字的少年便起哄道:“先生問錯人了,張小三總共才來過多少次學堂,他就是完全沒聽明白而已。”
    
    “你跟我出來。”
    
    張越本以為杜先生就是隨口一問,聽到這么一句,他微微一愣,連忙站起身跟了出去。身后是那些學生的哄堂大笑,他卻并不以為意,徑直跟著那個杜先生進了拐角處的一間小屋。眼看對方坐下,他心中便有些忐忑不安這要是擱現代不是單獨批評就是單獨輔導,卻不知道在這年頭族學中的老師來這一招算是什么。
    
    “你之前那些筆記極其詳盡,一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應該不至于聽不明白。若是有什么不解之處,現在不妨說來我聽聽。”
    
    見杜先生直截了當,張越只好老老實實地說:“先生,學生只是覺得這一句若是照先生開頭那樣解,仿佛和早先一堂課有些矛盾。先生開始還講解過學而不厭,誨人不倦,這就說明圣人似乎并不是不想讓民知之,否則何須誨人不倦?”
    
    話才說完,他便有些后悔。這年頭師道尊嚴絕不容弟子反駁,他這話不會引來一頓訓斥吧?讓他很快安心的是,杜先生那張死人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笑容。
    
    “邢在《論語正義》中曾品評此言說,圣人之道深遠,人不易知,所以不可使民知之。你一個蒙學童子,這質疑在我面前說說無妨,卻不可在外胡亂品評。”
    
    他說著便站起身來,在書架上摸索了一陣,轉過身來時,手上便拿著一本半舊不新的書。信手將書遞給張越,他這才說道:“這本書你帶回去看看,看完之后再還給我,去吧。”
    
    張越連忙雙手接過,瞥見那封皮上赫然是《論語正義》,他連忙躬身謝過。等到出了那間小屋子,他才長長吁了一口氣。
    
    雖說一部論語幾千年來被無數人注解過,他自己也看過現代一本赫赫有名的暢銷書,可他畢竟沒通讀過,就憑這點半吊子,他還不敢在這年代的真正讀書人面前賣弄。
    
    不過,這杜先生送他這么一本書究竟是為了什么?
    
    走在半路上,他隨手一翻,結果發現旁邊的空白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楷,仿佛是心得體會一類的批注。情知這東西絕非一本尋常書,他趕緊將其塞入了懷中,然后裝出一幅垂頭喪氣的模樣進了教室。果然,他這一進門還沒落座,后頭就響起了毫無顧忌的嘲笑聲。
    
    “嘿,就是草包一個,裝什么裝!”
    
    “老子不頂用,難道兒子還能有出息?”
    
    “就知道跟在兩個大的后頭搖尾巴!”
    
    饒是張越在穿越重生之后養成了極好的氣性,這時候忍不住怒火上涌。然而,他才剛剛站起身來,后頭卻傳來了一個冷笑聲。
    
    “你們要是真有能耐,學里月考的時候做什么弊!”
    
    此話一出,剛剛還喧鬧嘈雜猶如現代菜市場的教室中頓時鴉雀無聲。張越回頭一看,只見那是一個坐在最后一排的少年。他穿著一件漿洗得極其干凈的白衣,周身上下不見有什么值錢的配飾,仿佛是不知從哪里來附學的窮親戚。然而此時吃他一瞪,那些哄笑的學生竟是全都閉上了嘴巴。
    
    族學中還有月考?張越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這兩個字,隨即才對這個打抱不平者的身份好奇了起來不消說,他根本不記得這是誰。然而,那少年說了這句話之后便坐下捧起了手中的書,再也沒說一句話。那架勢端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裝什么清高,要不是大伙兒花錢作弊買你的答案,你家里老子娘早就餓死了!”
    
    角落里響起了一個低低的嘟囔聲,但張越卻聽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一動。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