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第十章可憐天下父母心


   他才剛躺好,耳畔便傳來了孫氏的聲音。
    
    “怎么回事?”
    
    “太太,是奴婢不小心絆了一跤。”
    
    “我和老爺去正房一趟,你好好守著越兒,小心些兒,別吵醒了他!”
    
    一陣腳步聲之后,張越便悄悄睜開了眼睛,半支起身體往外頭探了探。這時候,秋痕卻正好走了過來,一見這副情形便嗔道:“我的少爺,如今雖是春天,可晚上涼著呢!剛剛那一遭別說是老爺太太看見了奴婢就有大不是,要是感染了風寒就更不好了!趕緊躺下!”
    
    被秋痕不由分說地強按著,張越只得不甘不愿地再次躺下。然而,別說如今這時辰他根本睡不著,就是腦袋底下那枕頭他也不習慣,總覺得咯得慌。于是,瞧見她要走,他也不知哪里來的那么大力氣,下意識地抓住了她一只手,硬是把人拉了回來。
    
    秋痕猝不及防腳底一軟,竟是一下子跌在了床上。見張越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她心里不禁生出了一絲異樣,旋即便板著臉道:“少爺,你要是再這樣,我可把你剛剛偷聽老爺太太說話的事情說出去了!”
    
    張越情知秋痕不過是嚇唬嚇唬自己,便涎著臉求懇道:“秋痕,我這不是睡不著么?爹娘都不在,你去把我今天帶回來的那本書拿過來可好?”
    
    秋痕本不肯答應,但是經不起張越軟磨硬泡,最后只得把書取了來,又去掌了燈,更沒忘了為他披好一件大衣裳。見他專心致志地翻著手中那本書,她不禁好奇地湊上去看了兩眼,見書頁的空白上密密麻麻都是字,她頓時有些奇怪。
    
    “少爺,這書是哪里來的?”
    
    雖然很有些古文底子,但張越很不習慣在這樣昏暗的光線下看書,此時正在費力地辨別著那些字,因此對于秋痕的話就有些漫不經心:“是族學的杜先生借給我看的,說是讓我看完了再還給他。”
    
    “杜先生?”
    
    秋痕一向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不認得什么族學中的先生,但卻知道張越此時看的東西是正經物事,不禁心中高興,連忙拔下頭上的簪子撥動了一下燈臺中的燈芯,讓光線更亮堂些。端詳著張越那張異常認真的臉,她竟是不知不覺發起了呆,連有人跨進門都沒有察覺到。
    
    “這是在做什么!”
    
    張倬和孫氏特意走了一趟正房,卻是幾乎沒有說話的份,完完全全都是陪襯,這會兒一同回來臉色自然是不好看。孫氏原打算看看兒子睡得如何,一進門卻看見這么一幅情景,更是火冒三丈。她呵斥了一句正要發火,張倬卻一把攔住了她,自己則快步走上前去。
    
    瞧見父母竟是在這個當口回來,張越不禁暗自叫苦,后悔剛剛看得太入神,忘記了讓秋痕好好望風。而秋痕則更是緊張,站起身竟是不知道如何處理那燈臺,最后嚇得干脆跪了下去。
    
    “老爺,太太……”
    
    張倬看也不看跪在地下的秋痕,徑直在床頭坐下,從發呆的張越手中奪過了那本書。一看封皮,他便微微一愣,及至翻了幾頁之后,他的臉色更是隨之一變。抬頭看著滿臉訕訕的兒子,他便合上了書,不動聲色地問道:“這書是從哪里來的?”
    
    事到如今,張越只能老老實實地說:“是族學杜先生給的,他讓我好好看看,看完了再還他。”
    
    “杜先生?”張倬眉頭一挑很是詫異,仔仔細細思量了一會,他忽然再次翻開了那本書,盯著那扉頁上挺拔的字跡和已經有些褪色的紅色印章端詳了許久。不多時,他眼睛大亮,竟是一把抓住了張越的手腕子,緊張地追問道,“這真是那位杜先生送給你的?”
    
    對于父親的這種態度,張越簡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當下便糾正道:“爹,不是送,是借。”
    
    孫氏看到丈夫如此光景,那股子怒火頓時丟到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好奇。見秋痕不知所措地跪在下頭,她一個手勢把人打發了下去,然后便上前問道:“老爺,這杜先生送給了越兒什么書?”
    
    “一本《論語正義》,只不過扉頁上蓋的藏書章竟然是玄真子。”
    
    張倬此時滿臉笑容,見妻子兒子都是面露不解,他便解釋道:“玄真子乃是洪武年間宋濂宋學士的別號,要不是我曾經幫人收過幾本宋學士藏書,也不會認得這個。看這書中的批注似有兩人所寫,倘使其中一人便是宋學士,那這位杜先生大約也并非尋常族學塾師。”
    
    他也不管妻子是否聽明白了,使勁拍了拍張越的腦袋,隨即便沉著臉吩咐道:“越兒,機緣得來不易,杜先生這本書你一定要好好看。唔,看你這樣子似乎早睡也睡不著,這樣,以后每天晚上延后一個時辰睡覺,先把這本書看完再說。”
    
    一下子得到了這樣的優待,張越驟然間覺得腦袋有些轉不過彎。等到張倬將滿臉茫然的孫氏拉走,再看看自己手中的那本書,他終于醒悟到自己誤打誤撞似乎撿到了一件寶貝。當然,這更大的寶貝似乎是杜先生。
    
    可是,一個學問精深的讀書人,即便不肯出仕,也不至于肯呆在張家族學中應付那些頑童吧?
    
    此時燈臺已經被秋痕給拿走了,他不知道老爹的特殊優待是從今天開始還是明天開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看書還是該睡覺。可不一會兒,那簾子便再次被人掀開,回來的人不是秋痕,而是去而復返的老爹張倬。
    
    “越兒,你不是想要一匹馬么?只要你好好讀書,能夠讓那杜先生收你作弟子,我就給你一匹好馬!”見張越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張倬隨即又加了一句,“離老太太壽辰還有一個半月,你一定要設法在這一個半月拜得杜先生為師,這對你以后大有好處,明白么?”
    
    張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糊里糊涂答應這個要求的,然而他老爹的意思他還是深刻領悟了。只看今天的情形就知道,三房在張家的弱勢地位一時半會沒法改變,所以張倬已經把所有的期望都砸在了他的身上。
    
    可憐天下父母心……張越情不自禁地感到,這一世能夠有這樣一對父母,他就是想偷懶也辦不到,也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