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11 恰是不學無術


   一本薄薄的《論語正義》需要看多久?
    
    即便加上論語本身以及杜先生的批注,這樣一本書也絕不超過十萬字。如果是小說,張越頂多只需要兩個小時就能全盤搞定,但這是古文,是豎排本繁體字的古文,而且他不僅僅需要讀,更需要背誦吃透。于是,整整一個月時間,他都在和這本書作斗爭。
    
    而在學堂里,張越摘掉了藥罐子的頭銜,卻多了個不學無術的名聲。
    
    杜先生并不是張家族學中唯一的老師,他只負責講論語,其他的一概不管,而負責其余課程的幾個老學究也不知道是不滿學生不聽講,還是不滿自己的待遇問題,全都把矛頭對準了張越這個孤零零坐在第一排的學生。
    
    畢竟,張家另兩個“告病”在家,整個張家族學中只有這么一個算是正支的,不好好盯著怎么對得起他們的職責?
    
    可憐張越根本連論語都是剛剛開始撿起來,更不要提什么詩書禮易了,這天天都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于是乎他終于明白了一點這世界上絕對有比數理化英語更可怕的東西。
    
    這一天乃是月考的前一天,上課的是一位老秀才,搖頭晃腦之乎者也上完整整一天的課程,他照例合上了手中的書,目光在教室中的所有學生臉上轉了一圈,最后才不負眾望地將視線定格在了張越身上。
    
    “張越,《禮記曲禮下第二》,你給我背誦一遍。”
    
    “先生,學生還沒背下來。”
    
    多日的學堂生涯,張越終于歷練了出來,此時此刻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上赫然是無辜而又慚愧的表情,然而卻依舊噎得那老秀才臉色發青。老秀才重重地用戒尺在講臺上敲了幾下,旋即便痛心疾首地說:“祥符張家素來以文武兼備聞名于世,要知道,你大伯弱冠之年即中解元,你如今竟是連禮記都不會背!出身大家就該更加努力……”
    
    背后是陣陣得意的竊笑,面前是師長恨鐵不成鋼的教訓,夾在當中的張越只是低垂著頭作俯首帖耳狀,實質上卻在心里琢磨待會該如何向杜先生還書,還有如何應付明日的月考。后一個問題有顧彬的保證,他還能勉強應付過去;但前一個問題卻煞是讓人為難。
    
    除了借他一本書之外,他并沒有看出杜先生對他有什么另眼看待的地方。距離給定的期限還有半個月,他實在不想讓老爹失望,可是,他又拿什么去打動一個油鹽不入的人?
    
    “好好用功,莫要辜負了張家的名聲!”
    
    陡然聽到這么一句無比熟悉的結束語,張越慌忙答應不迭,隨即彎腰躬送了這位羅羅嗦嗦的老先生出去。等到偷眼瞥著人影子不見了,他方才長長噓了一口氣坐了下來,心想張超張起當初還真是把這些個老先生氣得不輕,否則人家也不至于把所有的氣撒在他的頭上。
    
    天知道他總共才上過多少天學,盯著他有什么用?
    
    月考就在明天,學生們都在忙著備戰備荒,再加上老是拿同一個理由取笑張越也沒多大意思,于是包括那位新安王的親戚錢嘉在內,一群學生很快就哄然散去。張越正想等人走光了好去尋杜先生還書,卻不料仍舊是一身白衣的顧彬忽然走了過來。
    
    “你為什么不對趙先生說,你之前因病很少來學堂,所以才背不出來那篇禮記?”
    
    張越這一個月和顧彬說的話總共也不超過十句,此時見他主動上來搭訕,竟是有一種太陽打西邊出來的錯覺。在顧彬臉上打量了半天,他才一攤手道:“背不出來就是背不出來,沒有必要找理由推托。難道在以后院試的時候,我也能拿身體不好當借口么?”
    
    顧彬被張越一番話說得啞口無言,愣了一愣就一言不發地朝門外走去。臨出門之前,他忽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張越一眼,隨即沒頭沒腦地說:“你和他們真的不一樣。”
    
    沒時間琢磨顧彬這話什么意思,瞧見那家伙走得沒影了,張越才從書包里掏出那本薄薄的《論語正義》,一溜煙出了教室往角落的那間屋子奔去。發現大門緊閉,他便輕輕上去敲了敲門,然后定了定神做出了一幅肅然的表情。
    
    大門不多時就開了,看著那個身穿一身青袍端著死人臉的杜先生,張越無論如何也沒法將這樣一個木頭人和什么高人聯系在一起。只不過,看了那本《論語正義》的批注,他對杜先生的才學卻并不懷疑。
    
    要知道,他為了能夠融會貫通,還特意去啃了一下朱熹的《論語集注》,結果發現其中疑似宋濂的批注和朱子一脈相承,而杜先生的很多見解和大明奉若圣人的朱子大相徑庭。
    
    杜先生隨手從張越手中接過書,淡淡地問道:“書都看完了?”
    
    “是,學生都看完了。”
    
    張越原本以為杜先生至少會讓自己進屋去說話,誰知道他就是這么堵著大門口絲毫沒有放行的意思,于是他更是覺得原本就微末的希望又少了幾分。果然,下一刻,他就聽到了一句絲毫不留情面的話。
    
    “我聽那幾位說,詩書禮易春秋,即便是開篇那些,讓你背誦的時候你都說不會?”
    
    “學生確實不會。”
    
    這個時候,張越索性豁出去了,干脆開門見山老老實實地說:“學生自幼體弱多病,想讀書也有心無力,并沒有看過四書五經。所以現在有了機會,學生知道貪多嚼不爛,只想一點一點來。就比如先生送的這本《論語正義》,學生僅僅是囫圇吞棗記了下來,以后有空再一點點理解領會,所以實在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再去看其他的。”
    
    話一說完,他就覺得杜先生的眼神似乎有些變化,但是無論他怎么看,那張死人臉還是死人臉,并沒有多大改變。滿心失望的他只好深深一躬身,隨即轉身快步離去,同時在心中對老爹念叨了一聲對不起。直到他走出了學堂,也沒聽見背后有什么聲音。
    
    倘若加上那位老秀才的一頓教訓,他今天已經是第二次碰壁了。
    
    然而,事實證明,這一天的磨難遠遠沒有結束。當張越踏進張家大宅的后門時,他竟是無巧不巧地撞上了大伯父張信和張超張起兄弟。張超張起一看到他倒是熱絡得很,拎著弓箭笑嘻嘻地炫耀了一番今天的收成,然而,張信上來之后卻是一句的提醒。
    
    “越哥兒,既然是讀書就得多用些心思。否則日日去學堂卻被人譏之為不學無術,那還不如不去!”
    
    ps:痛哭流涕求推薦票……大家好歹給一點吧,推薦少得可憐呢……沒有推薦就點擊收藏吧,謝謝啦!!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