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12 忽視和輕視


   倘若教訓別的也就算了,偏偏是不學無術四個字!
    
    強迫自己看了整整一個月的古文,背了整整一個月的古文之后,今天卻一連碰了三個這樣的釘子,饒是張越死死克制,臉上仍然露出了一絲不那么好的情緒來。然而,也不知道他該慶幸還是該悲哀,在撂下了這樣一句話之后,大伯父張信便再也沒看他一眼,徑直背手從夾道走了。
    
    “三弟,今兒個你倒霉,大伯父正好外出拜客,不知道受了什么閑氣,所以才氣性不好。”
    
    “是啊是啊,我們剛剛回來的時候還被大伯父指責什么玩物喪志……之前他明明說練武是好事的……哼,怪不得我聽到娘之前說,大伯父是什么……什么反復無常笑里藏刀!”
    
    盡管心情極其不好,但是,在兩兄弟這么一番打岔之下,張越忍不住噗哧一笑,心想張信幸好是走了。這要是聽見這么一句話,只怕那位城府深沉的大伯父非得和二房結下一個不小的梁子不可。話說東方氏那么精明的人,怎么教出來兩個兒子偏大大咧咧的?
    
    “算了,今兒個我確實倒霉!”
    
    張超年長兩歲,覷見張越頗有些無精打采的,又說了這么一句話,便好奇地湊上來問道:“怎么,是在學里讓人欺負了?告訴我是誰,我和二弟領著人去狠狠揍他們一頓,給你好好出氣!”
    
    瞧見張起附和似的卷起了袖子連連點頭,張越心中生出了一絲暖意。相處這一個多月來,他對兩個小家伙的脾氣廖若指掌,深知沖動的他們確實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所以,盡管此時郁悶得無以復加,他還是搖搖頭道:“只是心情不好,沒什么大事。趕明兒要真是碰上有人欺負我,我一準找大哥二哥幫忙就是。”
    
    張超樹立起了大哥的威望,心里自然高興,當下就嘿嘿笑道:“那敢情好,反正有事你就尋我和二弟就是了。二弟,趕緊收拾了獵物去見娘!”
    
    兩兄弟嘻嘻哈哈一溜煙沒影了,張超卻不想這么早回去。在后門附近的幾個院子來回轉了一圈,好容易預備好了見父母時的說辭,他這才慢吞吞回到了西院。然而,他養精蓄銳的一拳卻打在了棉花上父親張倬和母親孫氏竟是全都不在,諾大的院子里除了一個耳朵有些背的婆子之外,旁的一個人沒有,連秋痕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等了一刻鐘不見有人,百無聊賴的他索性一頭扎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少爺,少爺!你這時候怎么居然睡了……哎呀,快起來!”
    
    睡得正熟的張越冷不丁被一陣推搡和嚷嚷聲吵醒,不情愿地睜開眼睛一瞧,他才發現那是秋痕,于是先懶洋洋打了個呵欠,然后才問道:“除了個聾婆子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我不睡覺還能怎么辦?爹和娘到哪里去了,怎么就只有你一個人?”
    
    “大太太和四少爺大小姐回來了,東西就帶了幾大車,如今正在正房里頭陪老太太說話,大伙兒當然全都去了!”
    
    秋痕一面說一面把張越拉了起來,旋即半蹲下來給他整理好了前襟,這才不無殷羨地說:“這四少爺乖巧,大小姐文雅,那模樣真是百里挑一。四少爺還是神童,三歲就能認字,如今才九歲,竟是會寫對聯作詩。二太太不信,硬是讓四少爺作了一首,這才服了。老太太歡喜得合不攏嘴,當下就把祖傳的寶玉給了他,又給了大小姐一個金項圈一對瑪瑙鐲子。”
    
    敢情是長房長孫回來了!
    
    聽秋痕絮絮叨叨這么一說,張越忍不住想起了父母曾經說過的那些話,果然,長房長孫一回來,老太太眼中就再也看不見別人。及至聽到祖傳寶玉和善于做詩這么一條,他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本能地聯想到了紅樓夢中那位集無數鐘愛于一生的賈寶玉。除了沒有天生銜玉而生,其他的何其相似?
    
    秋痕歪著頭看了看張越,輕輕替他攏了攏領口,這才笑道:“這會兒大少爺二少爺也應該趕去了正房,少爺既然收拾好了,咱們也趕緊去吧。”
    
    往日最是肅穆的正房今天格外熱鬧,張越才踏進院門就聽到里頭傳來了陣陣歡聲笑語。那門口垂手站著十幾個丫鬟,其中那幾個生面孔都穿著青緞比甲和藕荷色細褶裙,雖然個個顏色嬌艷,卻都是面無表情滿臉肅然。倒是家中的那幾個丫頭頗有些心不在焉的,仿佛在豎著耳朵聽里頭的動靜,一看到他走近方才驚醒過來,個個矮了一截行禮。
    
    秋痕親自上前打起了簾子,張越便低頭跨進了門檻。即使外間天還亮著,這一進門,他仍是被那些珠光寶氣給晃花了眼睛,于是愣了一愣方才走上前去。
    
    顧氏身邊依偎著一個男孩,只見他頭上裹著一方龍鱗紗巾,身穿一件大紅色芙蓉錦袍,項上掛著一個晶瑩輝耀的項圈,腰間垂著一串五彩的珠串,腳下蹬著一雙黑色云履,只是那姣好臉蛋上的一雙眼睛總是朝著天上,除了顧氏仿佛看誰都渾然不在意。
    
    倒是他旁邊的那個十三四歲的少女還算隨和,見有人進來,她便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個和煦的笑容。張越回了一個微笑,隨即方才看到二伯母東方氏身邊多了個老實巴交的婦人,旁邊還有個怯生生的瘦弱女孩,料想那就是那位駱姨娘和他那個二妹妹了。
    
    顧氏只顧著自己懷中的那男孩,竟是沒怎么注意到有人趨前問安,直到靈犀提醒方才抬起了眼睛,卻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示意三媳婦孫氏把張越帶過去。摩挲著張赳的額頭,她不禁越看越愛,于是便看著大媳婦馮氏笑道:“赳哥兒聰明機敏,指不定將來要蓋過他爹,連中三元也未必可知!”
    
    “老太太著實高看他了,他也不過是會作兩句歪詩罷了。”
    
    馮氏嘴里這么說,面上卻很有些得意。聽得此話,站在她對面的東方氏撇了撇嘴,輕輕拉了拉一旁孫氏的袖子,低聲嘟囔道:“三弟妹,老太太這夸獎一句,你看大嫂得意成了什么樣子?這遠道而來見婆婆,她身上不是金的就是玉的,這是顯擺給誰看呢!”
    
    聽到東方氏這牢騷,瞧見沒人注意到自己,張越干脆退后一步,想要避到母親的身后。然而他才站定,卻忽然發現旁邊多了一個人,抬眼一看卻是父親張倬。父子倆對視一眼,同時微微一笑,繼而便全都改成了一幅巋然不動的神色。
    
    張倬是受慣了別人的輕視,張越是不在乎人家的輕視。這世上不是有句話叫做走著瞧么?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