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18 人有親近遠疏


   對于開枝散葉繁衍子息這樣的好事,顧氏作為家里的老祖宗,自然是打心眼里贊成的。她早先也曾想在三個兒子房里添幾個可靠的侍妾,但長子在京城為官,次子在交趾打仗,三子她又實在看不上眼,事情也就拖了下來。此次既然是英國公命人送來的這些丫頭,她親自看過之后就一個個指名分派了下去,只把預留給次子的那兩個暫時留在了身邊侍奉。
    
    家里忽然多出了這么十二個身份特別而又尷尬的人,內院上上下下的丫頭媳婦婆子們也都是頗有微詞,就連各房里頭服侍的那些丫頭也對新來的那幾個很有些不滿。
    
    這一天,秋痕正在收拾張越的房間,忽然聽見外頭簾響,回頭一看,卻見是東方氏身邊的大丫頭玲瓏彎腰走了進來。心中奇怪的她丟下手中的撣子便迎了上去,笑吟吟地問道:“玲瓏姐姐今天怎么有空來坐坐?”
    
    “我哪有那么得閑!”盡管不過是十五歲的年紀,但玲瓏是東方氏親自挑選調教出來的人,在二房也就和老太太面前的靈犀差不多,往日很有些矜持。此時見房間里只有秋痕,她便若有所思地問道,“聽說三少爺身邊如今不是有個琥珀么?怎么就只是你在收拾屋子?”
    
    秋痕忙笑道:“老太太喚了她問話去了。”
    
    一聽這話,玲瓏的臉上便露出了幾分譏誚來。她四下里瞧了瞧,發現果真沒有外人,當下便撇撇嘴道:“太太原本是派我來請三太太過去說話的,想不到三太太居然不在。唉,太太今天早上起來原本還心情不錯,結果被一件事嘔得連早飯都沒吃,眼下還在榻上歪著。”
    
    “誰那么大膽子,居然敢惹二太太不高興?”
    
    “還不是我家大少爺?咳,其實大少爺也只是一時糊涂,結果就和紫霞……那新來的幾個全都是妖妖嬈嬈的,不比我們這些家生的知根知底,人又老實,就好比大少爺原本跟前最得用的落英是太太親自挑中的,最是溫柔可靠,結果卻讓一個外人搶了先。要我說,那個琥珀你也得多看著點,否則出了什么事,你就是哭也來不及了。”
    
    秋痕乍聽男女之事,臉上倏地浮上了兩朵紅云,但漸漸地越聽越心驚。雖說大家公子十四五歲通人事的并不稀奇,但張超可是剛剛滿了十三歲。想到琥珀那姿容舉止都仿佛是大家千金似的品格,又受老太太看重,她的臉更是有些發白了。
    
    玲瓏說著已經是咬牙切齒,見秋痕無意識地絞著手中帕子,她少不得又安慰了幾句,旋即便幸災樂禍地說:“不過,要說這一回最不高興的卻是大太太。你不知道,大老爺這回不去南京,前頭剛剛來了消息要去浙江治理海塘,所以大約不會帶著大太太和大小姐四少爺。老太太發話讓那兩個丫頭跟著去伺候,聽說大太太還在房里摔了花**……”
    
    “咳!”
    
    玲瓏原本還要繼續往下說,乍聽得這聲咳嗽頓時驚得跳了起來。僵硬地轉過頭一看,她這才發現是張越掀了簾進來,心里頓時更加七上八下,連忙矮了半截身子行禮。眼見張越臉色不太好看,她也不敢呆在這里再多嚼舌頭,隨便說了幾句話就匆匆告辭。
    
    “少爺……”
    
    見秋痕囁嚅著欲言又止,雙頰漲得通紅,竟是流露出了一種別樣的少女情愫來,張越便收起了剛剛死板著的那張臉,伸了個懶腰便在床頭坐了,又伸出巴掌在旁邊拍了拍。
    
    “秋痕,來這邊坐下。”
    
    秋痕此時滿心害怕張越真的聽見了玲瓏剛剛說的那些話,其他的竟一時沒反應過來,于是乎懵懵懂懂地走上前去,可一挨著床頭坐下,她就立刻跳了起來,臉上滿是慌亂。可下一刻,她就感到自己的手被人用力拽住了,于是竟是不由自主地坐了。
    
    “剛剛玲瓏的話我都聽見了。”感到自己抓著的那只手竟是猛地顫動了一下,他不禁搖了搖頭,口氣中便多了幾許安慰的味道,“別人家的事情我管不著,她說你聽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嚼舌頭的是她不是你。不過……”
    
    他輕輕捏了捏那只柔軟的手上,一字一句地說:“大哥是大哥,我是我。琥珀不論怎么好,都及不上你和我那么多年的情分,你可明白么?”
    
    “可琥珀是英國公……還有老太太……”秋痕又是驚又是喜,一下子竟是連話都說不齊全了,竟是有些語無倫次,“再說琥珀又識字懂文墨,生得又好……”
    
    “你這都是說什么呢!”張越聽著又好氣又好笑,忍不住伸出手在秋痕那豐潤的臉頰上掐了一記,“難道人家新來的好看能干,我就把你拋在腦后了不成?你要是愿意,我也可以教你認字。英國公和祖母那頭也不用你擔心,我年紀還小,誰來管我這些事?”
    
    秋痕此時只覺得說不出的歡喜,竟是沒注意張越剛剛的舉動已經形似輕薄。她只知道,少爺養病的時候她在身邊,少爺讀書的時候她也在身邊,如今少爺身邊又有了新的人,但她仍是特別的那一個。她原本有些空空落落的心剎那間被填得滿滿的,眼神中也多了幾分光彩。
    
    雖說對秋痕作了這樣的保證,但張越卻在心里思量著那個琥珀。那是英國公送來的人,又常常被顧氏叫過去問話說話,可她從來沒有露出什么驕矜之色,對其他丫頭說話都是和和氣氣,對他和張倬孫氏也是恭敬守禮甚至守禮到不往他跟前湊做起事情更是滴水不漏。對于這樣一個有分寸又能干的丫頭,他實在是挑不出毛病。
    
    而正房之中,顧氏叫來問話的也不僅僅是一個琥珀,還有分派到其他三個孫子身邊的紫霞、玉芬和碧芍。打量著這四個十三四歲的丫頭,她的面色漸漸沉了下來。
    
    她對兒子和孫子的期望不一樣,兒子開枝散葉多些子嗣是好事,但如今她最大的孫子也不過十三歲出頭,居然就有丫頭勾搭著通了人事,這怎么了得?于是,看著粉面含春體態妖嬈的紫霞,她微微皺了皺眉頭,心里很有些不快,愈發覺得不順眼。
    
    沉吟片刻,她便沉聲對身邊的靈犀吩咐道:“待會你去見老二媳婦,就說是我的話,紫霞的月例供給全都比照你的份例,再多裁制兩件衣裳。”
    
    聽了這話,靈犀口中答應了一聲,卻忍不住瞥了一眼紫霞,見她喜不自勝地跪下拜謝,不禁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她的份例也就是家里一等大丫頭的份例,而姨娘和通房都要另高一等,可見這紫霞是不討老太太的歡喜。當下她又瞥了其他三人一眼,發覺玉芬和碧芍都露出了難以掩飾的羨慕,只有琥珀沉靜地站在那里。
    
    就算出自英國公府,可那位國公豈會為了幾個區區丫頭撐腰?那些到了老爺跟前服侍的也就罷了,有個一兒半女也能傍身;可四個少爺都還小,都在心性不定的年紀,日后娶妻納妾的時候,哪里還記得年少時的快活?
    
    ps:新的一天召喚新的推薦票,呵呵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