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21 突如其來的危機


   眼見這雨又是下得沒完沒了,暗中有所預備的并不單單是三房和長房,二房的東方氏也指使幾個心腹丫頭打點好了不少東西,就連房中擺設的幾樣貴重大家伙也都一樣樣鎖進了箱子里和庫房里。即便是前頭撂下了決絕話的顧氏,眼巴巴看著老天仿佛漏了一般不停地下雨,也漸漸沒了最初的底氣,于是也吩咐靈犀收拾了幾件細軟。
    
    然而,開封河堤上有官員派人遞來了話,說是這一回每一段河堤都有專人看守,一切都是固若金湯,黃河絕對不會決口。有了這樣的保證,顧氏方才坐穩了釣魚臺,少不得招來三個媳婦教訓了一番,又吩咐家里所有人該干什么干什么,不要自己嚇了自己。
    
    于是乎,城外田莊需要人照看,這就去了幾個管事和下人;城里的店鋪遭刁民鬧事,少不得又分去了幾個人跑腿……就連張倬也被顧氏成日里差遣去河堤上探聽消息,一連三天幾乎連人影都看不到,每次回來渾身濕透沾滿泥漿不算,這鞋子也是每次必報廢一雙。
    
    孫氏雖然不至于心疼這衣服鞋襪,可眼看著丈夫忙得眼睛里全都是血絲,幾次三番都想到廚房額外要些東西給丈夫補一補,卻都給張倬死死攔住。
    
    這一日,好幾天沒看到張倬的碧瑤和紅鸞借著請安的借口來到西院正房,結果依然是撲了個空張倬固然是不在,就連孫氏也被馮氏請去敘話了。盡管才幾步路,但巴巴趕過來的她們卻很有些狼狽,不但身上的錦繡衣裳被瓢潑大雨澆濕了半邊,底下的繡花鞋也沒能幸免,上頭滿是星星點點的泥點子。這會兒找不到正主兒,紅鸞不由得惱了。
    
    “老爺成天也不見人影,眼下連太太都避而不見,難道我們就那么招人嫌么?”
    
    “紅姐姐這話就說得不對了,你在老太太面前不是說老爺待你很好么?再說這幾天大雨連綿,老爺忙著外頭的事情那也是應該的。”
    
    “哼,反正太太不在,你這討好的話可是沒人聽!”
    
    又羞又惱的紅鸞反唇相譏,見碧瑤捏著手絹不吭聲,她不禁又想起那時候老太太分派人時的光景。倘若自己原本是官宦人家出身,這會兒大概也跟著大老爺去江南那大好地方上任了,怎會窩在這種地方受閑氣?正想入非非時,她卻聽到了一個清亮的咳嗽聲。下一刻,旁邊的門簾就高高挑起,露出了一張端莊秀麗的臉蛋,卻是秋痕。
    
    “今兒個下雨少爺沒出去,這會兒正在里頭讀書。老爺太太既然不在,兩位姨娘若是不想等便請回吧。”
    
    紅鸞和碧瑤在外頭站了大半天,只看到兩個不曾留頭的小丫頭,誤以為這里一個主人也沒有,這才會彼此拌起嘴來。此時得知張越就在旁邊的屋子里讀書,碧瑤自忖沒說什么不妥當的話,臉上倒還好,紅鸞則是頗有些后悔。
    
    正當兩人不知道該走還是留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風風火火地撞進門來,腳一沾地就氣急敗壞地嚷嚷道:“三少爺趕緊去正房,大河已經決口了,城東北已經進水了!”
    
    還不等屋子里的人反應過來,來人就一陣風似的掀簾沖了出去。紅鸞和碧瑤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震懵了,即便是張越和琥珀從旁邊屋子里跑出來也猶未覺察。
    
    而那邊一主二仆也完全沒顧得上她們倆。張越將一條秋痕早先就縫制好的腰帶貼身系了,隨即指揮著秋痕琥珀拿了兩個小包袱,也顧不上往腳上套什么棠木屐,抄起早就準備好的油紙傘就匆匆往外頭沖去。
    
    臨出門的一剎那,他轉頭一看,發現兩個女人依舊呆若木雞地站在屋子中央,忍不住提醒了一聲:“二位姨娘還愣著干什么,沒聽到剛剛的話?”
    
    吃他這么一喝,紅鸞和碧瑤方才慌慌張張回過神。眼見張越和琥珀秋痕已經奔入了雨中,她們連忙爭先恐后地擠出門去,卻不想跟她們出來的兩個丫頭早就沒了人影。沒有了雨具,碧瑤一跺腳就徑直沖進了雨中,紅鸞卻猶豫了片刻,回轉身到屋子里四下亂瞅了一番,好半晌才頭頂著一塊坐褥追了出去。
    
    然而,即使在這樣慌亂的情況下,這兩人誰都不是往前頭的正房方向跑。
    
    穿過了幾個院子,順著長廊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了正房,張越看見的就只有幾個滿地亂跑的小丫頭。此時此刻,頗有些慌了神的他一把拖過一個,厲聲喝問道:“祖母她們人呢?”
    
    那丫頭驚慌失措了一陣方才看清是張越,頓時帶著哭腔嚷嚷道:“老太太一聽說什么決口就暈過去了,大太太人癱了,三太太忽然犯了哮喘,三老爺又不在,結果二太太只能吩咐人套好了馬車,親自緊趕著把人送了出去,又派人去知會各房少爺小姐們另外走。三少爺……聽說外頭好些地方都被淹了,這水興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過來!”
    
    “我娘……”張越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母親竟然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犯了宿疾,手上頓時多加了幾分力氣,“我娘真的和大伯母二伯母一起送著祖母走了?大哥二哥還有四弟他們呢?”
    
    “這會兒四處都亂套了,三少爺,其他的事奴婢真的不知道!”
    
    氣急敗壞的他來不及質問,外頭就跌跌撞撞又沖進來一個人。一看到那人是張晴,他頓時感到心頭咯噔一下,情不自禁地松開了手。趁著這工夫,剛剛那小丫頭一把掙脫了開來,三步并兩步沖出了這凌亂不堪的屋子,而剛剛還在的其他幾個小丫頭也早就沒了人影。
    
    “三……三弟,究竟……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我娘呢?”
    
    眼見張晴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驚魂未定,張越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竟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就在這時候,那門簾又被人撞了開來,緊跟著進來的卻是駱姨娘和張怡,兩人都是渾身濕透鬢環散亂,臉上流露著說不出的驚慌,一進屋看到只有張越張晴兩個,駱姨娘便腳下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老天爺……”
    
    “姨娘別叫了!這時候就是指著老天爺也不管用!”
    
    要緊關頭,張越早把什么扮乖巧的意識丟在了腦后,氣急敗壞地厲喝了一聲。眼見駱姨娘嚇得住了嘴,他便讓琥珀上前把人攙扶起來,然后對秋痕問道:“你知不知道家里的馬車都在哪?還有車夫,認得清道路知道該往哪里跑的車夫!秋痕,這會兒全都靠你了!”
    
    秋痕早就嚇得臉色煞白,但聽到張越這么說,她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囁嚅了老半天方才低聲說道:“奴婢知道車馬廄在哪,奴婢的表哥就是車夫,只不知道這會兒是不是能找到……”
    
    “顧不得這么多了,你趕緊帶我們去!”
    
    張越只覺得一顆心越跳越快,想都不想就做出了決斷。瞧見張晴張怡兩姊妹和駱姨娘都依舊愣著,他也顧不上其他,一手一個就把張晴張怡拉出了門,又招呼了駱姨娘一聲。
    
    此時外頭已經是風大雨大,琥珀手中的油紙傘一打開就被風吹得不成了樣子,情急之下,張越只得干脆讓琥珀丟開了那傘。地上已經有了幾寸深的積水,一群往日養尊處優的人在泥水中深一腳淺一腳地跑著,趕到南院馬棚的時候,身上都是透濕。
    
    馬棚里頭空空如也,恰是一匹馬都沒有,但角落里卻還有一輛馬車,車轅上套著兩匹健馬,可哪里有車夫的人影?張越使勁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汗水,一顆心漸漸沉了下去他身邊幾乎都是弱質女流,他自己就算真是全知全能的穿越者,可也不會駕駛馬車,究竟該怎么辦?
    
    “三少爺,你怎么在這里!”
    
    就在這時,身后響起了一個仿佛洪鐘一般的聲音。他扭頭一瞧,發現是這些天教授自己武藝的家將彭十三,登時生出了一絲希望,連忙上前把事情原委解釋了一遍。
    
    “嘿,英國公還說祥符這邊府中一向嚴謹,誰知道一場大水就……”那彭十三自顧自地嘀咕了幾句,旋即就拍著胸脯道,“三少爺趕緊帶人上車吧,這馬車我還玩得轉。不過究竟去什么地方我就沒數了,得有人給我指路才行!”
    
    此話一出,張越登時犯了難。別說他初來乍到,這開封一帶的地塊就是一睜眼瞎,他身后這些女人又何嘗不是如此?等等……他是不是還忘了什么?一瞬間,他就想到了杜楨,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杜先生那可是文弱讀書人,他要是把人家丟下那就罪過大了!
    
    于是,他也暫時顧不上什么方位問題,連拖帶拽地把張晴等人都弄上了車,自己卻跟著彭十三在車桿子上一坐,三兩句道出了杜楨家的方位,然后懇求彭十三路過捎帶一下。
    
    “三少爺真是好樣的!”
    
    彭十三使勁一揮韁繩,贊賞地看了一眼旁邊渾身濕透的張越,口中猛地又打了個唿哨,很快就驅動著馬拉起了車子。
    
    百忙之中,他隨手抓起頭上的斗笠往張越腦袋上一扣,自信滿滿地說:“就沖著三少爺你小小年紀這會兒能惦記帶上自家姐妹,還記得自己的先生,我就是豁出這條命去也會幫你辦到了!你坐穩了,乖乖馬兒,給老子跑起來,得兒駕!”
    
    ps:繼續求推薦票……這幾天人過度興奮,今天早上又是不到六點就醒了,我真可憐……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