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24 避難的都是難兄難弟


   開封大相國寺乃是中原古剎,也曾經是開封第一大地主。盡管在大明開國之后失去了不少田產,但善男信女是永遠不會少的。張家顧老太君篤信佛教,尤其最信大相國寺的僧人,幾十年來也不知道往這座廟里砸了多少香火錢,甚至還在佛前點著長明燈,自然算是這大相國寺的頭號大善人。
    
    聞聽頭號大善人到大相國寺來避難了,方丈覺海大師頓時慚愧得無以復加。他那個師弟最喜上富貴人家化緣,也最愛信口開河,這次竟然四處夸口,道是佛祖托夢說今年黃河不會決口,結果這會兒那條大河偏偏不爭氣,如今敗壞的竟是大相國寺的名聲!一想到顧老太君到時候很可能對大相國寺有了成見,他幾乎都不敢出面去見客。
    
    于是,當他披上袈裟前去見客,發現最前頭的竟然并不是他料想中的顧氏那是一個自稱張家三公子的十歲少年,而且還帶著好幾位女眷他本能地長噓了一口氣。
    
    上前問明緣由,得知是張家人避難的時候失散了,如今在這里的只是張家第三代的三個小輩,他不禁打量著張越嘖嘖稱奇。
    
    “每逢大災之年,總少不得惡徒為非作歹,三公子只帶著這么些人,就能保護家中姐妹安全抵達大相國寺,實在是智勇兼備。”
    
    張越此時已經換上了干燥蓬松的僧衣,身處佛堂之中,外頭的風雨都進不來,他總算從那種發大水的緊張中解脫了出來。此時聽人家方丈贊他,他連忙乖巧而謙虛地把自己的能耐無限量縮小,然后把彭十三的英勇和杜楨的洞察力無限量放大,末了又就自己這一行人打擾佛門清靜之地表示了歉疚,竟是決口不提先頭那個打了保票的大相國寺和尚。
    
    指著和尚罵賊禿,他這會兒要指望人家的地盤避難,還是別干這種缺德事的好!
    
    彭十三雖然曾經跟著英國公張輔南征北戰,見過的大人物多如牛毛,但這會兒看到張越先是把他和杜楨夸到了天上,然后又小大人似的和方丈老和尚交涉,提出了一大堆各式各樣的問題和要求,他著實是嘆為觀止,最后冷不丁一手肘撞向了旁邊的杜楨。
    
    “杜先生,三少爺難道一直都是這么少年老成?我怎么覺得他少說也有二三十?”
    
    盡管身上衣服濕透,但杜楨卻堅持不肯換上僧衣,此時衣襟上的雨水一點一滴地落在地上,在他四周形成了一個鮮明的水漬圈子。
    
    他不動聲色地推開了彭十三的手肘,眼睛卻在張越身上打轉,若有所思地揪著自己下巴上那寥寥幾根胡須。良久,他才反問了一句:“少年老成不好,難道要年少輕狂才好?”
    
    彭十三翻了個白眼再也沒有二話,心中卻想這話怎么仿佛有所指代自家英國公當初可不也是少年老成建功赫赫,可英國公那兩個弟弟就是貨真價實的少年驕狂不可一世了!
    
    張越和覺海談好了一應條件安排,總算是松了一口大氣,心里忍不住有些后怕。
    
    其實就算發大水,憑張家那些房子的結實程度,一時半會頂多是進水,留在里頭未必就有危險,可他卻因為前一世曾經遭過大水的恐懼貿貿然跑了出來。要是他沒有尊師重道去接來了杜楨,這會兒就算不在路上被那幫惡棍截住,恐怕也只有在開封城內團團轉的份!
    
    看在張家的面子上,對于之后趕到的顧家三口,方丈覺海大手一揮也撥出了一間禪房。之后也有幾家大香客舉家前來大相國寺避難,他自然都一一安置了,同時也笑納了數目不菲的香火錢。寺中的存糧還算充足,盡管一下子多了幾十個人,但支撐個把月還沒問題。
    
    然而,到了傍晚時分,雖然外頭的雨漸漸小了,但拖兒帶口往高處避難的百姓卻越來越多,大相國寺即使地勢不算最高,仍是有不少人趕了過來,把山門前那個特意搭起來的寬敞大棚子擠得嚴嚴實實,足足有兩百多號人。即便如此,人們還是對緊閉的山門怨聲載道。
    
    盡管自己有溫暖的禪房可以住宿,有精致的齋飯可以飽腹,但得知人越來越多,張越不由擔心了起來。這份擔心別人沒注意,張晴卻都看在眼里。
    
    等到用過晚飯之后,她便拉著張越走到一邊,低聲說道:“三弟,你可是看到那些難民心里難受?我知道你心腸好,可如今我們也只是借住大相國寺,也幫不了他們什么……”
    
    見張晴說著說著已經露出了黯然之色,張越頓時在心里哀嘆了一聲。
    
    他又不是圣人,自然能夠掂出自己的斤兩,怎么也不會同情心泛濫。可問題是,這人越聚越多,到時候沒有吃食絕對會鬧騰起來,近在咫尺的大相國寺怎么可能不受波及?大相國寺又不是少林寺,沒有武僧看門,彭十三就算再能打能保護他,那其他人怎么辦?
    
    “大姐,這些事情你就別操心了,我有事情要去見見方丈,你和二妹妹早些睡吧。”
    
    張越輕輕拍了拍張晴的肩膀,然后吩咐秋痕和琥珀在房間里頭好好守著,自己則是徑直出了禪房。由于寺廟中找不到世俗衣服,他的那一身衣服剛剛由秋痕洗了,一時半會也干不了,因此他仍是那一身僧服,看上去竟仿佛一個打雜的小和尚。當他轉了老半天發現迷失方向,于是抓著一個中年僧人問方丈在哪里的時候,竟被人用傻瓜似的目光看了老半天。
    
    好在過程雖然曲折,但他還是順利摸到了覺海的禪房。出乎意料的是,他并不是今天晚上唯一的客人在那間干凈整潔的屋子中已經有一位客人,而那竟然是杜楨。
    
    “先生?”
    
    “你來找方丈有什么事么?”
    
    見杜楨絕口不提自己的來意,反倒是反客為主逼問上了他,張越頓時郁悶得緊。然而,礙于自己眼下只是個凡事沒有發言權的小孩子,他還指望待會杜楨能夠幫著說說話,索性便直截了當地道出了來意。
    
    “我是因為聽說山門外已經有上百個避難的百姓。大家出來的急,肯定沒帶什么口糧,到時候斷糧了難免會鬧起來。與其等到那時候,不如由大相國寺出面賑濟一些。避難的都是難兄難弟,出家人以慈悲為懷,總不能眼看他們餓死吧。”
    
    這話剛說完,他就發現杜楨和覺海這一儒一釋用幾乎相同的古怪目光看著他。
    
    “有其師必有其徒,三公子和杜先生還真是不謀而合。”
    
    “好好好,果然是我的弟子,想得倒是長遠!”
    
    張越這才知道杜楨也是因為同樣的事情來找的方丈覺海,頓時覺得自己多事了。然而,他訕訕地正想起身告辭,卻不料杜楨忽然長身而立,在他肩膀上拍了兩下就頭也不回地出去了,臨走時卻拋下了一句話。
    
    “既然是你有此意,那此事究竟該怎么籌劃怎么辦,就全由你和方丈一起決定好了!”
    
    面對這樣一個不負責任撂挑子走人的老師,張越在反應過來之后頓時郁悶到了極點。他還只是個十歲的“孩子”,也未免太為難人了吧?
    
    ps:第二更,求推薦票……預告一下,明天下午兩點半考試,所以應該會在早上和上午連更兩章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