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25 扮孩子累扮好人更累


   大相國寺是佛門善地,平日里從善男信女那里收取了無數香火錢,到了災荒的時候也自然不會吝嗇從舍粥到舍舊衣服,再到將寺院自己的田莊出租給那些被奪佃的佃戶,或是在邸店中招聘伙計……總而言之,它即便不是這個時代的慈善機構,卻也披了一層慈善機構的外皮,這一次也不例外。
    
    一夜的風吹雨打,大相國寺前的大棚中已經匯集了二百五六十人,這其中還有不少人往東西南北打探,不時帶來各式各樣的消息。
    
    比如說城東北隅的貢院已經被淹了,比如說城西北的米店給人搶了,比如說哪家富貴人家遭人洗劫了……總而言之,其他地勢高的地方雖說一時半會還不會有什么危險,但水進了開封城總是不爭的事實。想到自家的房子家當全都泡在水里,人們不禁抱怨連天。
    
    于是,當緊閉的山門打開,幾個還不曾剃度的小行者戴著斗笠走出來時,人們都不禁愣了神。就在百多號人疑惑的目光中,這幾個小行者卻一本正經地往人們手中遞著一塊塊刻有編號的木牌。每個接過木牌的人都是莫名其妙,著實不知道這是干什么用的。
    
    直到這些木牌人手都拿了一個,一個小行者方才清了清嗓子說:“各位父老鄉親,方丈說大水一時半會還沒法退下去,大家都是匆匆忙忙從家里出來,就算帶干糧也不會太多,所以從今天開始按照這號牌舍粥。”
    
    一聽到這個消息,眾人頓時喜出望外,即便是身上還有干糧能挺過幾天的也不例外。畢竟,這免費的一日三餐對于窮人家來說絕對是好事。當下,百多號人甭管素日里是否信佛,全都合掌作虔誠狀,一副善男信女的模樣。
    
    “按理說出家人以慈悲為本,今后若是還有人來,大相國寺也應該一視同仁,奈何這存糧著實不多,所以只能周全到今日在這里的各位。若是以后來的人太多,各位的一碗粥也就只能變成半碗,還得請各位多多包涵……”
    
    小行者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精瘦的漢子一口打斷了去:“大相國寺能舍粥給我們這些人,就已經是大慈大悲恩德無窮了,怎么能讓別人攪擾了這大好的善事?這位小師傅說的都是正理,以后大家就保管好號牌,這大相國寺門前的地方就由我們大伙兒一起管了!”
    
    人都是自私的,那些拖兒帶口的人一想到自己能夠得個溫飽,哪里還有工夫考慮別人,于是乎全都轟然贊成,紛紛想著甭管用什么法子都絕不能放外頭人進來,甚至還有人商量起怎么提前將麻煩拒之于門外,怎么放假消息把外人趕走等等。
    
    在那小行者回身嚷嚷了一聲之后,兩只巨大的木桶從大相國寺中抬了出來,一碗碗熱氣騰騰的粥分發到了眾人手中。盡管那粥薄得可憐,但這等災荒時節有總比沒得強,再加上盛粥的和尚每一碗都是打得滿滿的,眾人心中自是滿意,于是愈發堅定不讓外人來奪食。
    
    眼看著人人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容盡管這幸福滿足很可能建立在更多人的痛苦之上張越忍不住在心里苦笑連連。
    
    他不是皇帝不是父母官,他連自己眼前的親人都未必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然不會圣人得認為自己可以周濟天下。能夠維持如今這個局面就已經夠了,雖說是一家哭不如一路哭,但如今卻是有一家笑也是好的。
    
    眼看人群中有人自覺維持秩序,一切都井然有序,他便帶著幾個小行者朝山門處走去。然而,還不等他走到門口,背后忽然響起了一個尖酸的聲音。
    
    “堂堂英國公的侄兒,祥符張家的三公子,什么時候變成了大相國寺的小和尚?”
    
    張越頭上戴了斗笠,身上穿著蓑衣,其真實目的卻不是為了避雨,而是要避免人家把自己認出來。其實要不是他沒能把自己那套話教會這幾個小行者,他壓根不會在人前露面這壓根不是光榮的勾當,他出來顯擺什么?
    
    此時此刻,不用回頭,他也能感覺到無數辣的目光,刺得他的背心隱隱作痛。倘若詛咒可以殺人,他可以肯定那個可惡的家伙已經死了百八十回。
    
    他一瞬間在心里轉過了無數個念頭,旋即鎮定自若地轉過身來,定睛打量著那個忽然冒出來的家伙。費了老大的工夫,他方才認出了這位仁兄正是族學中一個附學的小子,恰是不學無術偏偏又喜歡巴結人的那種。
    
    “我什么時候說自己是大相國寺的人?”不等那人回答,他就自顧自地朝騷動的人群笑嘻嘻地拱了拱手,一本正經地說,“各位父老鄉親,我確實是張家老三,這回也在大相國寺避難。看到方丈大師因為舍粥的事情為難,我就自告奮勇來幫這個忙,也是為了大伙兒不至于餓肚子。如果大家信不過我,那么可以問問幾位小師傅,還有那邊派粥的大師傅。”
    
    權貴是不可信任的,但一個十歲小孩是否值得信任?
    
    剛剛被英國公和祥符張家兩塊金字招牌震得有些動搖的人們少不得向大和尚和小行者們求證,得到的當然只有一個答案因為這些廟里的人都看到方丈大師和張越一塊兒出來,親自點頭首肯了張越的方案。于是乎,眾人一想到自己這些人能維持溫飽也得感謝人家,剛剛還有些復雜的目光剎那間倏然一變。
    
    那可是小恩公啊!再說張家的名聲一向還不錯,是不是還能拉點交情?
    
    看到那個找茬的家伙一下子被淹沒在了沖上前來的人流中,張越嚇了一大跳,往后疾退數步之后,這才發現上來的人無一例外都是表示感激,隱隱約約還流露出某種能夠聯想到的意思,他方才放下了一條心,于是便端著一幅平易近人的面孔笑嘻嘻地叫著大叔大嬸大爺大媽反正現如今他不是小孩也算小孩,叫一聲也不掉一塊肉。
    
    盡管他并不是張赳那種粉妝玉琢的金童,然而,在此時這種節骨眼上,他所扮演的善心童子角色遠遠勝過一個聲名遠揚的神童,不多時竟有婦人抱著孩子要求他摸頂,說是為了祈福。如是折騰了整整一個時辰,他方才得以安然退回寺內,后背心的衣服竟是完全濕了。
    
    他算是真正明白了一個道理扮孩子累,扮好人更累畢竟,他從骨子里就不是一個孩子,同時更不是一個好人。
    
    ps:今天又是六點多醒了,為啥最近都睡不好呢,糾結……今天第一更,求推薦票。第二更大約會在中午十一點左右。下午我要去考試,晚上和人家一起吃飯。老天保佑我通過那個該死的中國語言文學考試吧,否則明年還要考!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