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27 人心都是肉長的


   身在大相國寺的張越也一樣在想念著自己的父母親人。
    
    此時,他在油燈下的一張紙上百無聊賴地寫寫畫畫,一顆心卻早就飄到了九霄云外。一邊想父親張倬究竟在關鍵時刻跑到哪里去了,一邊想母親的哮喘是否有所好轉,另一邊也免不了惦記一下某些拋下他不管的親人雖說最初他并不是不憤懣,可老是憤世嫉俗也沒多大意思,畢竟,他眼下不是好端端一塊肉都沒少么?
    
    “三弟,三弟!”
    
    聽到耳朵邊上傳來這熟悉的聲音,張越這才一個激靈回過了神。瞧見張晴拽著張怡的手笑吟吟地站在面前,一旁是滿臉無奈的秋痕和琥珀,他哪里不知道兩個大丫頭沒能攔得住這兩位小姑奶奶,這頭頓時大了。
    
    也不知道是長輩都不在還是出門在外不用管那些規矩,張晴張怡姊妹倆如今是分外難纏,就差沒女扮男裝到外頭去探聽那些難民的狀況了。雖說很高興她們不再凄凄慘慘戚戚地愁眉苦臉,可老是要應付兩人層出不窮的問題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
    
    于是,他只能強打笑臉道:“大姐和二妹妹有什么事么?”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張晴沒好氣地丟了一個白眼,瞧見桌子上那張紙上密密麻麻畫著圖樣寫著文字,她不禁好奇地湊上去瞅了瞅,旋即便把眉頭皺成了一團,“你這上頭鬼畫符似的都寫著什么?”
    
    張越低頭瞄了一眼,這才發現自己無知無覺中竟然又寫了一大堆簡體字,臉上頓時有些訕訕的。他一把搶過那張紙,正要揉成一團,可細細一瞧卻又停住了原來,他剛剛在紙上寫的都是那些難民說的某些情況,包括什么地方給水淹了,什么地方盜匪橫行,什么地方官兵去了鎮壓,還有就是這大相國寺前是否有新增人口以及寺中的存糧狀況。
    
    “三弟!”
    
    被張晴這么一喝,他趕緊把那張紙揉成一團握在手心,然后打疊起精神開始應付張晴氣鼓鼓的質問。連消帶打哄好了這位時而淑女時而魔女的大姊,他便又對張怡噓寒問暖了一通,結果自然而然收獲了兩個甜美的笑容。
    
    然而,兩女才走不多久,他剛剛轉好的心情就被外頭沖進來的某條大漢給敗壞了。
    
    “三少爺,外頭粥鋪那頭打起來了!那幫人趕跑了帶著孩子前來避難的一家三口,結果那家男人發了狠,一個打十幾個,不一會兒就已經頭破血流,我好容易才把兩邊都擺平了下來!”彭十三一口氣嚷嚷完這些,然后又重重一拳砸在案桌一角,怒氣沖沖地說,“那小姑娘餓得都暈過去了,那幫大人誰也不肯從碗里分出個一星半點,真他娘的讓人火大!”
    
    早在決定按號發糧食的時候,張越就想到可能出現這種情形,這會兒他頓時沉默了。大相國寺糧倉充足固然不假,但上下幾百號僧人每天消耗的糧食就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再加上他們這些寄住其中的富貴難民和山門外那些人的消耗,余糧能支撐十幾天就不錯了。
    
    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張越才艱難地問道:“你怎么把事情擺平的?”
    
    “當然是揍了某些人一頓,然后盛了滿滿一碗粥給那個小姑娘……”
    
    “你……你這是……”
    
    一直都把彭十三當成師友,素來調笑戲謔無忌的張越卻在這時候陡然惱火了:“你就算想幫她,難道就不能想一個別的法子,難道就不能悄悄把人領進來?你以為那些外頭那些無情無義的家伙是白吃大相國寺的飯,錯了,他們固然是喝了不要錢的粥,但他們也……”
    
    說到這里,他再也說不下去了不是為了他這個年紀說這番老氣橫秋的話不合適,也不是因為氣急敗壞因而語無倫次,更不是因為現在有女人在場他只是覺得自己指著彭十三發火實在很無謂。有這個功夫,他還不如趕緊出去看看事情有沒有大亂。
    
    于是,他幾乎想都不想就一陣風似的沖了出去。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被罵了,而且被罵了一半正主兒居然走了,這下子彭十三頓時要多郁悶有多郁悶。他可以在戰場上殺個七進七出,可以頂著渾身傷口奮勇作戰,但是面對洪水這種打又打不得的攔路虎,他別提多郁悶了。這會兒分明做了好事還挨了一頓罵,真是好沒來由!
    
    “這貴公子真難伺候,大不了老子回南京城!”
    
    彭十三罵罵咧咧地跨出門檻,卻看到杜楨正站在外頭,這下子臉色登時耷拉了下來。
    
    他自己是個大老粗,一向看不起那些酸不拉唧的文人,誰知道和外表冷面的杜楨卻極其談得來,一來二去已經是老杜老彭的亂叫一氣。這會兒想到自己剛剛的窘態很可能被瞧見了,他登時老臉通紅,要不是曉得杜楨乃是大學問的人,只怕他就要張口罵娘了。
    
    “老杜,我不就是看著那小姑娘可憐么,你說三少爺怎么至于發那么大脾氣?都是你教的好弟子,還說什么少年老成,我看都有些神經兮兮的!”
    
    杜楨卻只是淡然說道:“人心都是肉長的,若是平常時候,別說你袒護這么一家人,就是袒護再多人也沒什么了不起的,但如今卻不同。大災之下人心不穩,外頭那些人只是基于絕對的公平方才能夠維持住眼下的秩序,你這么強勢插手,若是無人出面,指不定就會有人把這大相國寺給掀翻了,你信是不信?”
    
    彭十三頓時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那幫泥腿子?我才不信,那是造反!”
    
    “你別忘了,幾天前可是有人掀翻了自稱是來自新安王府的馬車!”見彭十三一下子吃了鱉,杜楨的冷臉上便露出了一絲微微冷笑,“造反這些人是不敢的,但之前那些烏合之眾之所以敢趁火打劫,無非是因為妄想法不責眾,再加上官府的措置和賑濟遲遲不到,誰都不清楚將來怎樣,所以就豁出去了。你要是不信,我們就出去看看如何?”
    
    彭十三并不知道杜楨曾經在朝廷里頭當過翰林,此時被他這一套套繞暈了,于是本能地點了點頭。然而,當滿心不以為然的他跟著杜楨登上了山門旁邊的鐘樓,看到外頭鬧成一鍋粥的場景時,他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
    
    剛剛他打人的時候,那些欺軟怕硬的家伙都是避之唯恐不及,這會兒怎么鬧騰得這么兇悍?恰在這時,他聽到旁邊傳來了杜楨一句淡淡的話。
    
    “人心都是肉長的,但若是遭逢大變,這天下最可怕的也是人心。”
    
    ps:居然新書第二了……前所未有啊!這一周實在是感謝大家的支持,萬分感動!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