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28 收還是不收


   不是騙更,修改第三章錯誤……話說我以前對數字挺敏感的,怎么這本老是錯,淚奔……
    
    “三少爺,您看看,這就是剛才那個不講理的大漢打的!”
    
    “咱們可是完完全全按照您的吩咐做事情,若不是我們苦苦維持著,這兒早就亂了!”
    
    “那小姑娘可憐,我們誰不可憐!我那房子還是新蓋不久,家什都是剛剛置辦的,如今全都泡在水里頭了!”
    
    “這雨還不知道得下多久,大伙兒還不是想給大相國寺省些糧食?”
    
    此時此刻,面對一大群七嘴八舌吵吵嚷嚷的男女老少,張越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這些人靠著大相國寺那微薄的舍粥勉強存活,而大相國寺則靠著這些山門外的民眾把更多可能蜂擁到這里來的人拒之于門外。這看似兩利的局面自然是極其自私的,可是,比起那些倉皇逃走的權貴以及顧不上百姓的官員,這著實算不得什么。
    
    可是,彭十三就真的做錯了么?
    
    他瞅了一眼邊上那個瑟瑟縮縮的小女孩,不由得心里一揪。她那胳膊腿原本就細得猶如蘆柴棒似的,餓了幾天就更不成樣子,臉上布滿了污漬,竟是看不出什么紅白顏色來。攬著她的那個婦人死死咬著嘴唇,旁邊一個頭上纏著布條的漢子則是用憤恨中夾著畏懼的目光狠狠瞪著他,一只還能動的右臂則是本能地擋在了妻子女兒跟前。
    
    張越一直認為自己那顆心極其堅硬,但如今他知道自己錯了。他或許從前在經過某些看似可憐的乞丐時會毫不動心,但這會兒看到這樣的一家三口,要硬起心腸卻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終于把目光從那一家人的身上移開了去,然后用雙手在臉上使勁搓了兩下,這才提起聲音叫道:“大伙兒都別吵了!”
    
    他這幾日在舍粥的時候都會出來和人們打招呼閑話家常當然,考慮到人心叵測,每每這個時候,都會有彭十三警惕地跟在身后,可今天卻沒了身后那個人所以,他這一發話,人群中的喧嘩聲終于漸漸低了下去,只是間或還有幾句抱怨聲。
    
    “今兒個的事情大家并沒有錯,是我那個家人魯莽了!”
    
    這個清亮的聲音頓時引來了一片附和,縱使是剛剛被彭十三狠狠教訓了一頓的幾個人也松了一口氣。然而,同一句話在一旁的那一家三口聽來,卻不啻是晴天霹靂。那婦人死咬著嘴唇正要出聲,卻給自家男人死死攔住,面上便露出了絕望的神情。
    
    “我當初向方丈大師求懇向大家舍粥,就是因為心里不忍。可是,倘若把好事辦成壞事,連累了方丈大師連累了大相國寺,又讓大家抱著希望卻沒了希望,那我就更過意不去了!”
    
    說到這里,張越便轉身走向了那邊的一家三口。看到那小女孩膽怯得往母親懷里頭鉆,他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然后才苦笑道:“大叔大嬸,還有這位小妹妹,大家并不是不愿意幫你們,而是誰都不知道這水什么時候退,糧食什么時候能運進來。”
    
    他這話一說,周圍又響起了七嘴八舌的附和聲。此外,還有人抱怨這幾天的粥比最初的稀薄了,足可見寺里糧食少了;有人說這幾天分頭往各處堵截人,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更有人罵罵咧咧地嘟囔了幾句官府之類的閑話,道是之前還分明夸口說今年黃河不會決口。
    
    “我……我們可以走,可是,求求公子賞我家翠兒一口飯吃!”
    
    不等張越開口再解釋什么,那個婦人一下子放開了攬著女兒的手,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咚咚咚地連連磕了好幾個響頭,竟是把額頭都給碰破了。措手不及的張越伸手想要去拽她,然而他卻忘了自己如今只有十歲的單薄身軀,給她那一瞬間迸發出來的力道給帶得踉踉蹌蹌,險些摔倒在地。
    
    這時候,張越只覺得心里響起了兩個聲音一邊是告誡不能開先例不能心軟,否則只怕更多在城內游蕩沒飯吃的人都會蜂擁而至,到時候局面就會完全失控;另一邊則是勸說自己做人要積德,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孩子餓死街頭。然而,陷入矛盾之中的他更知道,收留那個小女孩卻趕走她的父母,這種做法和把三人全都趕走根本沒有任何區別。
    
    “三少爺,大伙兒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要不,您就收留了這個小姑娘在身邊?別看她如今餓得精瘦,只要吃飽了飯就能長出肉來,等到水退了還能帶回家當個小丫頭使喚。”
    
    “咳,一個小丫頭片子也吃不了多少東西,大伙兒說是不是?”
    
    “看著也確實怪可憐的。”
    
    身邊漸漸響起了一個個幫腔的聲音,然而,張越聽到這些卻并沒有覺得輕松,而是著實困惑于那種理所當然的態度。端詳著那一張張或是討好或是巴結的笑臉,再一看那婦人哀哀求告的眼神,再瞅瞅那個滿臉悲憤攥緊拳頭卻一句話都不說的漢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
    
    在這個時候,他方才感到,后世那種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情形是多么難得。這年頭的朝廷……在某些時候就甭想指望了。
    
    張越正在暗自感慨,耳畔卻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此時此刻,不單單是他,所有人都把目光從那一家三口身上移開,朝那馬蹄聲的來處張望了過去,有的面露倉皇,有的臉色驚懼,有的人害怕得直顫抖,有的卻隱隱之中有些興奮。然而,當那馬隊疾馳到跟前,看清了一幫子人的裝束時,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為首的人身穿一件亮地紗大紅緞繡過肩麒麟服,腰中配著一口寶刀,身后十幾騎人皆是藍色棉甲,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子肅殺之氣,同時亦顯得無比招搖。他們身下的坐騎也和尋常馬匹不同,俱是高大健壯,那股子彪悍勁絕對不屬于尋常民眾。
    
    張越打量著這些來意不明的人,心中不禁琢磨這是哪兒的軍隊。就在這時,他的耳朵捕捉到了一個帶著倉皇氣息的嘀咕。
    
    “天哪,錦衣衛!”
    
    錦衣衛?就是那個臭名昭著的特務機構?張越在一瞬間的呆滯過后,心中忽然涌出了一股極其荒謬的感覺瞧那首領模樣的中年人身上的衣服,這錦衣衛三個字還真是名副其實……問題是,這錦衣衛的人跑到大相國寺來干什么!
    
    ps:晚了一點,不好意思。還有,對于讀者提出的稱呼問題,原諒我,老三老四老是分不清,明明檢查文章的時候也壓根檢查不出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