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31 兄弟姐妹齊匯聚


   張越還沒來得及反應,兩條健壯的身影就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其中一人甚至不等他說話就給了他一個緊緊的熊抱。手忙腳亂從那種可怕的熱情中脫身,當他看到來人赫然是張超和張起兄弟的時候,他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
    
    這兩個家伙不是應該在船上避難么,怎么會跑到大相國寺來?
    
    “三弟,總算是找到你了!”
    
    “嘿,才十幾天功夫不見,可想死我和二弟了!看看,你原本就不結實,吃了十幾天素的,這會兒人都瘦下去了一圈!”
    
    盡管見到張超張起兄弟很是驚喜,但張越一想到這驚喜后頭很可能藏著某些大麻煩,他那臉色就沒法輕松下來。他扭頭想找杜先生幫腔幾句,結果四下里一瞅才發現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于是只得認命地嘆了一口氣,心中暗自祈禱這兩個家伙千萬不要是貿貿然逃出來的。
    
    “你們究竟是怎么過來的?可帶了人?”
    
    張起臉色一僵,正要開口答話,卻被張超搶在了前頭先。這位張家第三代男丁中的老大神氣活現地拍了拍胸脯,笑嘻嘻地說:“我們當然是稟明了祖母,帶足了人方才過來的。說起來三叔預備好的那條船外表不出眾,卻是出自廣福記的一流貨色,那艙房里頭應有盡有,也不知道三叔是怎么弄來的,有機會我和二弟一定帶你去坐坐。”
    
    “沒錯沒錯,比起那些小江船來,這船可是平穩多了。”
    
    若是換一個孩子來,指不定這會兒就被兩兄弟你一句我一句給繞暈了,可張越是外表童真內里滿腹滄桑的角色,見他們倆自顧自滔滔不絕,他愈發覺得張超張起是偷偷跑出來的。一想到這會兒沙河上的那條船很可能又陷入了一場雞飛狗跳中,他的腦袋頓時大了。
    
    這張家的人怎么都那么會惹事……當然,這也包括他自己。
    
    陡然之間,他想到了另一個問題,連忙問道:“對了,大相國寺這些天一直都是山門緊閉,門前的棚子里頭還住著好多人,你們怎么進來的?”
    
    “那還不好辦,我直接對他們說咱們是你大哥二哥,門外那些人誰敢攔我們,就是看守山門的兩個小沙彌也客氣得很,直接把咱們帶到你這個禪房來了!”
    
    張起說得興高采烈眉飛色舞,絲毫沒注意到張越發苦的臉色,隨即又翹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晃了晃:“雖說祖母和三叔說,你冒冒失失帶著人跑出了家門不對,可我和大哥都很佩服你,那種時候還能記得大姐和二妹妹,而且你居然還捎帶了杜先生!”
    
    “哪里像小四那個家伙,自己的嫡親大姐丟下了都沒事人似的,照樣在祖母面前有說有笑,我就看不慣他那個驕狂樣子……”
    
    張超憤憤然地嘀咕了一句,隨即想到那會兒做主的恰是自己的母親,臉色一下子耷拉了下來。尷尬地瞅了瞅張越,他就鄭重其事地說:“三弟,那天是母親慌了手腳鑄成大錯,祖母那天大發雷霆訓斥了她一頓,結果她如今后悔極了……娘絕對不是有意丟下你們的,我和二弟可以保證……總之你和大姐二妹妹既然沒事……咳,三弟,你得相信……”
    
    面對張超那語無倫次的辯解,張越暗暗翻了個白眼。盡管對那會兒東方氏丟下自己這幫小孩的行為很是不滿,但那會兒亂了方寸的并不單單是東方氏一人,而是整個張家都幾乎亂套了。倘若要怪,那么先頭祖母顧氏的固執豈不是也該埋怨?
    
    “大哥,那時候的情形也不能都怪二伯母,再說,你和二哥不是惦記著咱們?”他四兩撥千斤地岔開了這個話題,緊跟著就提議道,“大姐和二妹妹成天都想著你們,這會兒知道你們來了準高興,走,咱們去她們那里鬧一鬧!”
    
    張超張起待自己的嫡親妹妹張怡不過平常,但對張晴這位大姐卻是喜歡得緊,此時張越一說,他們巴不得趕緊裝一雙翅膀飛過去。
    
    然而,張晴和張怡所住的地方和張越的這一間竟是一個天南一個地北。出了門之后先得過一扇石門,然后要經過羅漢殿,順著彎彎曲曲的小道路過一排的僧房,這才是女眷們住的精舍。隔著老遠,張越就依稀聽見了里頭的女子說笑聲,心中不禁為某些可憐和尚默哀。
    
    精舍掩映在一片竹林中,環境煞是清幽,然而,此時燈火通明處卻是歡聲笑語不斷。當張家三兄弟踏入其中,看到那不可思議的一幕的時候,三人齊刷刷地都愣住了。住在這里的女眷乃是好幾家的人,往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并不常常往來,可這會兒全都在院子里聚齊了,而最顯眼的正是他們張家那位大小姐……還有某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家伙!
    
    “小四……小四那個家伙怎么會來的?”
    
    張越倒吸一口涼氣,眼睛直勾勾地緊盯著張超張起兄弟,發現兩人仿佛呆子似的使勁揉眼睛,俱是滿臉的茫然,他便明白自己甭想從兩人口中問出什么。
    
    院子中央,張晴拉著張赳的手上上下下看個不停,心中的歡喜勁就別提了,所以壓根沒注意到那邊還有人來。平日雖然對這個驕縱的弟弟總有些討厭,可分開十幾天卻是天天惦記想念,就是看到那仿佛總是長在頭頂的眼睛也覺得煞是可愛。
    
    四周的夫人小姐們不少都是曾經赴過張家的壽筵,對于張家這個粉妝玉琢格外俊俏的金童四公子也都存著深刻的印象,剛剛被驚動之后少不得都從房里出來。有人為這一對姊弟的重逢發了一番感慨,有人笑吟吟道了一番恭喜,更有某位善心老太太掬了一把同情淚。
    
    總算是在旁邊微笑看著這一幕的琥珀眼尖,瞅見那邊呆若木雞的三兄弟,她連忙輕輕拉了拉秋痕的袖子,低聲說道:“秋痕姐姐,那邊似乎是少爺和大少爺二少爺!”
    
    秋痕聞言立刻抬頭看去,看清楚來人之后登時糊涂了。剛剛四少爺來的時候說是老太太憐他思念親姊,這才放了他出來,這會兒大少爺二少爺竟然也到了,張家四兄弟全都在這大相國寺聚齊了,這又是怎么回事?隱約想到了某個可能性,心驚肉跳的她慌忙奔到張晴身邊提醒了一句。
    
    “兩位弟弟也來了?”
    
    張晴心中一驚,一側頭便瞧見那邊的張越正在向自己招手,旁邊可不是張超和張起那兩兄弟?她原本就是聰明剔透的人,細細一想就發覺剛剛張赳的話里頭有貓膩,竟是再顧不上姊弟重逢的歡喜,蹲下身就沖著張赳低聲喝道:“小四兒,你究竟是怎么出來的?”
    
    張赳望著那邊的三個堂兄,良久才氣鼓鼓地說道:“大哥二哥怎么來的,我就是怎么來的?誰讓他們在背后罵我,說我只記得討好祖母忘記了大姐……大姐,我天天都在想你……”
    
    眼見得張赳啜泣著撲進了自己懷中,張晴的心不知不覺軟了下來,但頭卻愈發痛了。
    
    這會兒張家的孫輩全都齊集大相國寺,沙河上那條船只怕要鬧翻天了!
    
    ps:這回真的生病了。中午體溫還只是374,結果睡一覺起來就一下子跳到三十八度幾,這會兒還在頭痛……原本打算這周好好更新的,現在看來除了今天三章之外,接下來幾天我能兩章就謝天謝地了。話說我一年到頭都難得生病,這次真倒霉,痛哭流涕……看在今天第三章的份上,大家點擊收藏推薦吧,拜謝了!書評都有看,等病好了我會修改某些bug。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