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34 重逢之日悲喜多


   一場大水過后,開封城一片狼藉。整個河南地界,受災更是高達一萬兩千戶。大水可不認什么達官貴人什么平民百姓,洪峰過來照淹不誤,于是,無論貧瘠肥沃,無論往年收成好壞,無論耕種是否勤勉,被淹沒的少說也有數千頃良田。暴跳如雷的是達官顯貴,哭天搶地的是升斗小民,頭大如斗的是上下官員,至于更高層的角力自是不為外人道。
    
    張家舉家搬回老宅之后,張倬這個如今唯一在家的兒子在外頭東奔西走打探消息,還得在家里監管泥瓦匠整修一應建筑,督促下人收拾所有不能用的家什。孫氏也不像往日那樣不管事,她陪著馮氏東方氏成日里看著幾個管家造冊登記,批復銀錢往來,核算損失數目,雖說忙得腳不沾地,可心里頭也是妥帖。
    
    這天,她和兩個妯娌一起站在儀門之內,翹首望著那彎曲青石路的盡頭,手中的帕子已經揉得皺巴巴不成樣子。
    
    雖說早就知道兒子平安無事,可她回來后竟是怎么都抽不出空去大相國寺探視,再加上馮氏和東方氏都規行矩步不敢離家,她只能硬生生按下了思念。如今想到兒子平素從來沒離開過身邊,此次一分別就是將近一個月,她面上更是露出無限焦急來。
    
    就在這時,那盡頭處一個管家媳婦一陣風似的沖了過來,不等近前就歡喜地嚷嚷道:“來了來了,三位太太,少爺小姐們都回來了!”
    
    孫氏聞言精神一振,緊趕著向前邁了兩步,這才發現身邊沒人,回頭一看卻見是兩個妯娌都不曾挪窩。她再一細看,卻發現馮氏的眼眶中噙滿了淚水,東方氏則是面色煞白。一時間,她在心里冷笑了一聲,對馮氏的心情更是感同身受。
    
    若是之前有個三長兩短,大嫂頂多就丟了一個女兒,可她失去的就是唯一的命根子!
    
    “大嫂,人回來就好,不管有什么事,都等到以后再說。”她說著又朝馮氏旁邊的大丫頭努了努嘴,沉聲吩咐道,“春陌,待會攙著你們太太一把。”
    
    話音剛落,那邊就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孫氏慌忙轉頭,見一群婆子丫頭擁著幾個人匆匆行了過來,夾在中間的張越赫然正沖著她笑。那一瞬間,她只覺得天旋地轉,原本還堅實有力的腿腳竟是一下子癱軟了過來。若不是旁邊的大丫頭珍珠牢牢扶著,她幾乎就要站立不穩。
    
    張越原以為這回得母親伯母嬸娘之類的先叫上一大圈,誰知上前來還沒說什么話,他就被孫氏蹲下身一把攬在了懷中,恰是和之前重生時那種仿佛要窒息的溫暖一模一樣。他已經漸漸習慣了當一個小孩子,漸漸習慣了父母的溫情關切,但此時此刻見孫氏簌簌掉下了眼淚,他不免也有些心慌,連忙搶過母親手中的帕子,小心翼翼地為她擦去了眼淚。
    
    “娘,別哭了,我這不是很好么?”
    
    孫氏一把攥住了張越拿著帕子的手,眼淚在眼眶中直打轉,心中卻是無比歡喜。使勁吸了吸鼻子,她這才急切地問了一連串問題無非是在大相國寺好不好,有沒有受到什么委屈和欺負,是否遇到過賊人和驚嚇如此等等。
    
    張越哪里敢吐露自己在外頭看到聽到經歷過的那些事,更不敢提什么有驚無險,只揀著輕松祥和的說,仿佛這次跑到大相國寺不是去避難,而是去游山玩水似的。
    
    他一面說,一面偷眼覷看另一邊享受著同等待遇的張超張起張赳張晴,緊跟著就瞥見站在一旁完全被忽視冷落了的駱姨娘和張怡。那母女倆仿佛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謹慎小心,然而,張怡那瑟縮的目光中,他能依稀看到無窮無盡的羨慕和期冀。
    
    重逢的歡喜場面足足折騰了好一會兒,三位母親無一例外都是淚流滿面,哪怕是和兩個兒子分開沒幾天的東方氏也是如此。當她看到張越神態自如地上來,聽到他叫了一聲二伯母的時候,她頓時僵在了那里,好半晌才訥訥說道:“越哥兒,之前的事情……”
    
    她這話才出口,旁邊的馮氏便冷冷打斷道:“二弟妹,孩子們在外頭擔驚受怕了那么多時日,如今再說這些做什么?老太太正在正房等著他們呢,有事不妨之后再慢慢講明白。三弟妹,咱們走吧。”說完她看也不看東方氏那劇變的臉色,一手牽著張赳了,一手牽著張晴,徑直轉身自顧自地走了。
    
    孫氏和東方氏本就不和,這回更是深恨她在關鍵時刻丟下自己的孩子,也懶得裝什么樣子,拉起張越也跟著走了。倒是張越走被母親硬拉出去幾步之后,回頭又看了看張超張起。見兩兄弟眼巴巴地瞅著他,他便輕輕點了點頭。
    
    雖說他不是圣人,也極其討厭東方氏在危急關頭的那種行徑,但他總不能因此遷怒于張超張起兄弟。畢竟,他并不討厭這兩位冒失卻又直爽的堂兄。
    
    走著走著,他忽然想到了那一日自己和秋痕琥珀急匆匆出了房門趕往正房,也不知道紅鸞和碧瑤究竟如何,于是便趁四下里沒有外人低聲問道:“娘,那兩位……姨娘如今還好?”
    
    和兒子重逢的孫氏這會兒心情極好,此時正端祥著旁邊的秋痕和琥珀,聽到兒子問這個,她臉上登時一沉。
    
    “提那兩個做什么!老太太剛剛回家,她們就哭天搶地跑了來,說是什么這些日子在家里過得如何凄苦,如何無助,言下之意仿佛拋下她們的是我似的!老太太心情不好,要不是她們倆是英國公的人,就為了這不懂進退,興許早就命人打發了。聽說她們那時候先回房收拾細軟,仿佛無頭蒼蠅一般在家里亂轉了一番,簡直是鬧足了笑話!”
    
    她說著頓了頓,旋即喜笑顏開地說:“我看那幾個都不是省事的,還是越兒你有福氣。秋痕雖好,卻耳根子太軟容易聽別人擺布,琥珀這不溫不火的脾性卻是正好。”
    
    張越著實贊同母親這種說法,可瞅了瞅琥珀,發覺她依舊是那幅沉默寡言的模樣,他不禁對她的過去生出了某種好奇。不過,隨著那正房遠遠在望,他也就把這點子小思量都拋在了腦后。
    
    這會子……得打疊起精神過堂了。
    
    ps:謝謝大家關心,總算這次生病來得快去得快,問題已經不大了,接下來我會努力碼字,嗯,所以推薦票招來,嘿嘿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