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35 家事國事


   “老太太,少爺和小姐們都來了!”
    
    靈犀掀簾匆匆進來,一臉的喜笑顏開。見顧氏端坐在正中的太師椅上,臉上并沒有什么歡容,她便漸漸斂去了那笑意,屏氣肅聲地退到了顧氏身邊站著,心想老太太今天早上還念叨著孫兒孫女要從大相國寺回來,這會兒一群人都快要進門了,怎么偏又不高興?
    
    不多時,兩個婆子便在門前打起了簾子,率先進來的是帶著一雙兒女的馮氏,緊跟著就是孫氏和張越,再接著方才是東方氏。三個媳婦先后見過禮后,全都退到了一邊肅手侍立,接著便有小丫頭擺了幾個墊子上來,于是一大群孫兒孫女紛紛跪下磕頭,屋子里頓時響起了一陣清脆的問安聲。
    
    張越打從剛剛進屋子就感到氣氛不對,這會兒磕完頭半晌沒聽見聲音,他不禁偷眼瞧去,發現祖母一絲笑容也無,他頓時更忐忑了。
    
    按理自己這些小一輩的就算胡作妄為自作主張,應該不至于讓家里這位老祖宗如此模樣,可這會兒看顧氏板著臉那樣子,仿佛要動真格的,不會真的要挨上一頓家法吧?
    
    “都知道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們一個個都翅膀硬了,也不打個招呼就一個個往外跑,平日你們的爹娘是怎么教你們的!”顧氏陡然提高了聲音,面上露出了難以掩飾的惱怒,“之前大河忽然決口,越哥兒驚惶之下帶著姐姐妹妹一起往外跑,這固然有些魯莽,但究其本心卻是好的。可是,超哥兒起哥兒赳哥兒,你們干的是什么?”
    
    此時此刻,諾大的屋子里充斥著顧氏惱怒的呵斥聲。馮氏東方氏孫氏三個媳婦俱是只看著腳底下,幾個剛剛調來的小丫頭嚇得渾身直打顫,捏著衣角連頭都不敢抬,即便是自小就在顧氏身邊長大的靈犀也是吃了一驚,可終究還是沒敢出聲。
    
    “惦記著兄弟姐妹,這并沒有錯,不過,你們偷偷跑出去的時候難道就沒想過自己的爹娘,沒想過我這個老婆子!丫頭婆子小廝無數跟著伺候,你們哪里知道外頭的險惡!別說什么年少無知,你們都是自幼上學堂懂得道理的。平日都知道什么孝心,這關鍵時刻就全都忘了!”
    
    顧氏一番教訓完,然后便是一陣長久的沉默。漸漸的,張超張起已經跪得腰酸背痛,偏生這會兒兩人都知道犯了錯,哪敢挪動半分。瞥見一旁的張晴張怡已經是滿頭大汗,張越張赳臉露苦相,張超想到自己是大哥,心里一陣歉疚,遂毫不猶豫地膝行上前一步。
    
    “祖母,三弟小小年紀,大難來時就知道帶著大姐和二妹妹一同逃難,就像祖母說的一樣,他們三個都沒有錯。二弟一向都聽我這個大哥的,我說什么他就應什么,并不知道我是假借祖母的名義。小四兒……”張超瞥了一眼張赳,終究還是咬咬牙說,“小四兒也是看著我這個大哥悄悄跑出來方才學的樣子。一人做事一人當,祖母只罰我一個就好。”
    
    張超這么說,張赳卻不領情,耿著脖子就頂道:“我是想念大姐這才跑出來的,和大哥沒關系!”
    
    張起和張超是嫡親兄弟,這會兒哪肯讓他一個人擔責,于是也叫嚷道:“祖母,大哥那是胡說八道,主意明明是我出的,就算要打要罰,也該有我才對!”
    
    看到這亂糟糟的一幕,張越索性也老老實實地說:“祖母,那時候我是嚇得狠了急得慌了,正好看到大姐和駱姨娘二妹妹進來,也沒曾細想就帶著大伙兒上馬車出門。要是有錯也是我的錯,和駱姨娘大姐二妹妹她們都無關。”
    
    張怡訥訥不敢說話,張晴卻是急了,連忙抬頭道:“祖母,我們都知道錯了,還請祖母看在弟弟妹妹年紀小的份上,原諒他們這一回。都是我這個大姐沒用,不能怪他們!”
    
    “好,好!只見過互相推諉的,咱們張家卻是新鮮,一個個倒是搶著認!”
    
    盡管口氣仍然異常嚴厲,但顧氏的臉色卻逐漸緩和了下來。大家族中最怕的就是內耗,三個媳婦小小的勾心斗角不打緊,可四個孫子乃是張家未來的希望,她自然希望他們將來能彼此幫襯作一番事業。畢竟,她那個英國公侄兒能照應一時,未必能照應一輩子。
    
    贊許歸贊許,她卻只是把這股子思量藏在心里。看了一眼面色急切的張晴,她愈發覺得這個大孫女有擔待懂道理,于是便示意靈犀上去把她扶起來。又見張怡跪在那里一聲不吭直打哆嗦,她沉吟片刻,索性又讓另一個丫頭把張怡也拉了起來。
    
    孫女和孫子不同,即便她看不上二孫女的小家子氣,也沒有借著撒氣的道理。
    
    “超哥兒是老大,卻不知道給弟弟妹妹做榜樣,去祠堂跪三天好好反省!起哥兒赳哥兒各自回去臨上二十張字帖,三天不許出門!越哥兒……算了,你小小年紀有那樣的反應也算難得,回去也臨上二十張字帖,好好陪陪你爹娘,為了你不知所蹤,他們也操心得夠多了!”
    
    這番話一說,屋子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大氣,更別提已經做好最糟糕打算的張超了。一想到小屁股可以避免一頓噼里啪啦的竹筍燒肉,他幾乎想都不想就一口答應了下來。至于其他三個人中,至少有兩個是對此沒有異議的,因為二十張字帖實在是小意思惟有張起滿面苦澀,心想與其去寫那怎么都寫不完的字,自己還不如也陪著大哥去祠堂罰跪的好。
    
    面對齊齊答應的四個孫子,顧氏不覺莞爾一笑,但臉上旋即便恢復了肅然,轉而看向了三個媳婦。這一回家里亂套固然是她這個老婆子鬧出來的,但這三個媳婦關鍵時刻竟是全都不頂用,她心中著實失望得緊。尤其是平日精明的二媳婦竟然出了那樣幾乎不可饒恕的錯誤,她總得給大房和三房一個交待。
    
    于是,她沖著東方氏冷冷地說道:“老二媳婦,之前的事情你雖然未必是有心的,但縱使是大水真的來了,家里自有地勢高的樓閣,若是移過去總能夠等人救援,你千不該萬不該丟下你的三個晚輩,你這是當長輩的樣子么?”
    
    “老太太……”東方氏已經是提心吊膽了好些天,這會兒話都撕擄開了,她雖然心下委屈,但還是不敢抗辯,便趨前跪了下來,“媳婦確實有錯。”
    
    “越哥兒和晴兒是你的侄兒侄女,怡兒雖然不是你肚子里生的,但終究是老二的親生女兒,說丟下就丟下,讓別人怎么看你?”顧氏又看了東方氏一眼,隨即便淡淡地吩咐道,“你這個當母親的以后多多照看兒子女兒,這家里的事情就交給老大媳婦和老三媳婦去管,把兒女調教好了比什么都強。”
    
    這無疑就是剝奪了東方氏管家理事的大權,一時間,屋子里鴉雀無聲。一旁的馮氏孫氏對視一眼,俱是看見了對方眼中的一抹喜色。其他丫頭也全都是心頭一凜,知道這回張家大宅中是要變天了。惟有靈犀絲毫不為所動,畢竟,她是老太太的丫頭,僅此而已。
    
    母親的喜色張越看在眼里高興在心里。他又不是圣人,自己差點倒了大霉,總想找點補償回來,總算是老天有眼……不對,應該是祖母有眼,善惡到頭終有報。
    
    就在這屋子里輕飄飄一番話奠定了家中權力轉移的基調時,外頭的簾子又被人高高打起,緊跟著就是張倬臉色凝重地走了進來,手中恰恰攥著一封信。
    
    “母親,剛剛收到京城英國公急信,三位御史聯名彈劾工部宋尚書、蔣侍郎和大哥前次治理黃河不力。”
    
    終于來了!
    
    剛剛那番話的陰云尚未散去,這新的陰云再次黑壓壓地籠罩在了所有人的心頭。適才只不過是家族里頭的小事,但如今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卻是很可能引起天翻地覆的大事!
    
    ps:我承認我又手快刪了書評……說節奏慢更新慢我認了,這本書本來就寫的慢,節奏我也有意調整得如此,至于什么種馬之類的,至于才描寫了一丁點親昵,至于就上綱上線沒完沒了,這離種馬還十萬八千里呢!借用別人一句話,您慢慢猜,我慢慢寫……我不是第一次寫書,我也只寫我想寫的……努力碼字去,今天晚上興許還有一章,看我的速度和心情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