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37 發榜


   秋季向來預示著收獲,原本是一年到頭最讓老百姓開心快活的日子。然而,這一連四年,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黃河竟是年年鬧騰,這一年夏季連著兩個月都是不得消停,無數人家地里的莊稼和房子全都泡湯,河南境內許多地方連地界都給淹得找不著了,還談什么收成?
    
    縱使是大戶人家的田莊也是多半顆粒無收,更不用說守著幾畝薄田過活的小家小戶了。至于更倒霉的則是那些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佃戶。然而朝廷的賦稅雖然減了幾次,但終究是不抵用,于是也不知有多少人流離失所,更不知道有多少人賣身為奴。
    
    除卻四年前那次險情,開封城中總算是平安無事。自打十日前起,為了避免府城之內流民太多,于是乎河南布政使司行文河南各地,不許放流民入開封地界,開封城的大街小巷的屋檐下方才沒有出現人滿為患的境況,倒是粉飾出幾分盛世太平。
    
    這一日恰是開封府府學歲考發榜的日子,一大早就有無數人守在了那面發榜的墻壁前翹首觀望。這其中既有打扮尋常的普通生員,也有衣著光鮮的富家子弟,更有不少仆役打扮的書童。十年寒窗苦讀方才考中了秀才,若是落到了六等,那就要被黜落出府學,丟臉都要丟盡了,以后還談什么光宗耀祖?
    
    等在最前頭的是四個少年,后頭兩個身材粗壯硬是把人山人海都堵在了后頭,繞是如此,他們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看到四周擁來的人越來越多,身形最粗壯的少年便沒好氣地說:“三弟,我早說就該在家里等人送信就完了,偏你要出來看榜,你看這會兒有多少人?再說了,不就是秀才的歲考么,這次考得不好下次再考就是了!”
    
    “老二你個烏鴉嘴!什么考不好,要我說,三弟和小七定然是一等二等!”
    
    這四個少年便是張家三兄弟和顧彬。見張超張起兄弟彼此互相瞪眼,張越不禁莞爾一笑,隨即注意到一向冷冰冰的顧彬死死攥著拳頭,臉色也有些發紅,看樣子緊張兮兮的。想到之前過五關斬六將通過了院試,好容易考出了一個秀才,就看這一回歲考的成績如何,他不禁嘆了一口氣。
    
    “發榜了,發榜了!”
    
    隨著一陣嚷嚷聲,人群頓時轟動了起來。看到幾個差役拿著一卷榜文就往墻上貼,后頭的人群立刻拼命地向前擠,這下可就苦了前頭的人。好在張超張起揮舞著拳頭,又用肩膀后背死死抵著,總算把擁擠的人群都擋在了身后。
    
    “小七中了,二等第六!”
    
    “咦,怎么沒看見三弟的名字?”
    
    張越聽著耳畔張超張起興高采烈的聲音,眼睛卻在飛速地從后往前掃。這是他從前就養成的習慣,這一世也一直改不了。然而,從六等五等一直到最上頭,他卻都沒有找到自己的名字,心下不禁一奇。就在這時候,他忽然又聽到了一陣嚷嚷。
    
    “都讓開!這第一等的名單還沒貼呢……這提學大人竟是非得把第一等和其他幾等分開……還得再麻煩一次……”
    
    這差役嘴里嘟囔著,其他人卻沒工夫聽這些,全都眼睛碧綠地朝那最新貼出來的名單上瞅。這歲考六等每一等的待遇都不同,能夠去參加鄉試的也就一等和二等罷了。而張家幾兄弟也都死死盯著那最新的榜單,目光一溜地掃了一遍。當看到最后一個名字的時候,一群人都是眼睛一亮。
    
    “三弟,你可真是好運氣,居然正好掛在一等最后一名,可好歹還是個一等!”
    
    張越還在看著自己那個名字發愣,忽然就被背后砸來的一拳給驚醒了。轉頭見張超笑呵呵地看著自己,他不禁感到心中一暖,正要開口說些什么,旁邊其他幾個人也簇擁了過來。張起和張超一樣,也是在他肩膀上砸了一拳。顧彬則是展露了少有的笑容,道了一聲恭喜。
    
    張超張起自知不是讀書的材料,這三年一直都在苦練武藝,讀的書也多半是兵法,早就摒棄了科舉這條路子。畢竟,他們的父親是武官,京城里頭還有英國公張輔這位大明第一武將在,到時候尋一條進入軍中的路子可謂是易如反掌。此時放下了一樁最大的心事,兩人立刻在旁邊嘻嘻哈哈地打趣。
    
    “三弟,這回你和小七考試,我們可是全程保駕,你可不能忘了我們的苦勞!”
    
    “沒錯沒錯,回去了祖母一高興說不定給你一大堆好東西,到時候可別忘了分我們一份。”
    
    張越自己也很高興。
    
    他這四年很有收獲,其一是強身健體,總算不再是病秧子藥罐子;其二就是跟著杜楨博覽群書,一次通過院試,秀才到手不說,此番歲考一等,明年還能去鄉試;這第三是三房總算是真正在家里抬起了頭,因為他父親張倬這個徒有虛名的監生,竟是在前年出人意料地考中了舉人;至于這第四,則是他的母親有了身子,又要給他添一個弟弟或妹妹。
    
    “好了好了,這會兒家里肯定都已經等急了,我們趕緊回去吧!”他笑著回應了張超張起兩拳,又對顧彬笑道,“小七哥也趕緊回去給表叔表嬸道喜,知道你考了二等,他們必定歡喜壞了!”
    
    當下張超張起頭前開道,張越和顧彬緊隨其后。好容易擠出人群,四人全都是通身大汗,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皺巴巴不成樣子。回首看了一眼那充斥著歡呼和悲嘆的洶涌人群,張越心有余悸地擦了一把汗,又和顧彬道了別。
    
    幾個小廝都在樹蔭底下牽馬等著。瞅見三位少爺一起走了來,連生一溜煙跑上來,覷著三人都是興高采烈,他登時大喜,連忙回頭嚷嚷道:“快來給三少爺道喜,少爺一定是金榜題名!”
    
    瞧見七八個人亂哄哄地擁上來磕頭道喜,張越合起扇子在連生肩上重重一敲,沒好氣地笑罵道:“不過是生員的歲考,什么金榜題名!這是大街上,不是家里,這般招搖像什么樣子!”
    
    張起嘿嘿一笑,上前提腳就踢起了兩個,咋呼呼地嚷嚷道:“都回家里鬧去,今天讓你們跟出來一場,虧待不了你們,回頭個個有賞!”
    
    旁邊一個小廝忍不住抱怨道:“二少爺還說呢,要是讓老太太知道三少爺出來竟然不坐馬車不坐轎子而是騎馬,回頭小的們非得狠狠吃一頓排揎不可!”
    
    “男子漢大丈夫,坐什么馬車轎子,三弟這身子板可是不比從前!”
    
    聽到這么一句話,張越本能地朝旁邊一閃,恰恰躲過了張超習慣性的那一巴掌。瞅見對方拍了一個空站在那里直發愣,他接過韁繩便翻身上馬,隨即坐在馬背上對張超苦笑道:“大哥,就算我是男子漢大丈夫,可也經不起你那鐵手一巴掌,趕緊回吧,別讓家里人都等急了!”
    
    一行人風馳電掣地打馬回家,剛到大門口還沒下馬,幾個門子就一擁而上連連道喜。情知這些人最會察言觀色,肯定是從臉色上看出了端倪,張越遂笑吟吟地從錢囊里頭掏出大把銅錢賞了,隨即興沖沖地往里頭跑,竟是把張超和張起兄弟都丟在了后面。過了儀門,他就遠遠看見幾個人影正在內儀門那邊張望,于是又加快了步子。
    
    “少爺……”
    
    瞥了一眼滿面焦急的秋痕,張越也不管她懂不懂,伸出食指中指比劃了一個勝利的v字型手勢,隨即露出了陽光燦爛的笑容。于是,幾個早就等候在這里的小丫頭齊齊歡呼了一聲,爭先恐后朝正房的方向沖去。
    
    看三少爺的模樣決計是成績不錯。這第一個報喜的,賞錢可比別人多得多!
    
    ps:哈,我今天過生日,啦啦啦……伸手向大家要生日禮物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