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45 橫七豎八事端多


   張越倒是瞅著好幾次和父親單獨說話的機會,可每每話到嘴邊,他卻鬼使神差地把話題岔到了別處。雖說那是杜楨的提醒,可人家畢竟沒有明講張家緊趕著就有什么災禍,不過是提個醒。他要是貿貿然一說,萬一父親相信了去對顧氏稟明,上上下下亂成一鍋粥,到頭來什么事情都沒有,不但他丟臉,而且還會讓別人以為杜楨是個危言聳聽的狂生。
    
    于是,他便把事情按在了心里。因著此番兩位伯父回來,再加上母親孫氏臨產在即,他只好前往府學中請假。瞅著張家的面子再加上他之前歲考一等的成績,府學里的劉訓導請示了郭教授,最后準了他隔日上課,但不得耽誤了月考。
    
    如此一番別的學生都異常羨慕,可他們一個個全都比張越大著幾歲十幾歲幾十歲,之前卻硬生生讓個少年占了一個一等名額,這面子上哪里過得去?于是乎,府學中竟是一下子掀起了一股勤學好問的熱潮,讓一個教授四個訓導欣慰不已。
    
    然而,不必去上課的張越卻更加不得閑。這回糾纏他的不是別人,卻是大哥張超。起初對那婚事一千個不甘心不情愿的某人這會兒唉聲嘆氣的事情卻令人匪夷所思,因為張超竟然說,他那位母親對已經定下的親事后悔了。
    
    “先頭娘滿心圍著人家轉,這會兒瞅著爹爹可能又要高升去什么都督府,她就嫌棄金家是暴發戶,人家的女兒不大方不得體,先頭也不知道是誰把她們夸到了天上。三弟,你說世上哪里有這樣的道理?若是看不上人家,當初何必讓人去提親對庚帖,這不是毀了人家的名聲么?”
    
    這事情張越雖然沒聽到什么風聲,可張超此時說得這般義憤填膺,多半不是胡說八道,他便漸漸有些信了。雖說當初的事情早就過去了,但他對于二伯母東方氏總有那么幾分芥蒂,這會兒得知她又要做這種缺德事,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婚事二伯父知道么?”
    
    “爹回來這些天走親訪友忙得很,就是祖母也一時半會忘記了這事,娘更是壓根沒提……啊,你說得沒錯,我就應該去和爹說,只要爹知道了,難道還會任由娘胡來?”
    
    瞧見喜形于色的張超一溜煙跑了,張越搖了搖頭,忽然想到當初正是這家伙眼巴巴地跑來求自己,說是希望娶那對雙胞胎中的妹妹,事情不成還曾經很是沮喪,這會兒偏又變成了信守承諾的謙謙君子。滿心古怪的他回去之后對父母一說,卻引來了好一陣感慨。
    
    “超哥兒雖說為人魯莽粗疏,這心地倒是實誠。若是被退了親,人家好端端的姑娘家可怎么做人?二嫂這也太過分了!”
    
    “興許只是他聽岔了?”張倬嘟囔了一句,可一想到東方氏的性格,他最終還是信了八成,當下便嘆了一口氣,“二嫂這心思太多太活,這婚事怎能得隴望蜀?二哥就算要升官,那也是還沒定下來的事情,她以為人家開封金知府是軟柿子不成?”
    
    挺著個大肚子的孫氏瞅見張越坐在一邊沉默不語,索性敲打道:“越兒,你已經給超哥兒支了招,接下來的事情就別管了。婚事的事情你二伯母一個人說了不算,她想撕破臉,老太太還不依呢,再說你大伯母總不至于眼睜睜看著她毀諾。”
    
    東方氏一向心思活絡,如今確實是她看著那原本不遺余力促成的婚事不順眼。這知府連一方封疆大吏還算不上,若是丈夫高升到了京城,新媳婦跟著她這一家過去那就更不起眼。再說,娶了馮氏庶出妹妹的女兒,以后在張家更不得抬不起頭?
    
    于是,眼看張家漸漸有些怠慢,馮蘭不禁著了急,三番四次登門拜訪,骨牌抹了一次又一次,可愣是沒等到一個準信。就在她急得心火上升,嘴邊上都生出一撩水泡的時候,張家二老爺張攸卻登門拜訪了金家,親口認準了這樁親事。
    
    這一次意料之外的拜訪喜煞了馮蘭,氣煞了東方氏。
    
    東方氏原是一心一意瞞著丈夫,想著只要跟著丈夫去了京城,以后自有辦法找借口退了親事,誰知道丈夫竟是不聲不響跑到了金家去。她幾乎把所有丫頭媳婦都找來盤問了一通,最終卻查出是自己的兒子走漏了風聲,一時氣了個倒仰。但事已至此,她除了把張超叫來訓斥一頓,竟是無可挽回。
    
    這雖是二房的勾當,但有道是大宅門中是非多,即便三房知道內情的一家三口都不是多嘴多舌的,可事情還是傳了開來。老太太顧氏得知之后,當即把東方氏叫了來單獨教訓了一通,事后卻對靈犀感慨,道是東方氏精明有余遠見不足,若不是次子張攸守信義,事情還不知道如何收場。
    
    靈犀是個守口如**的人,這話吞進肚子里自是誰也不知道。不過,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東方氏因著此事再沒了攬權的心,一連幾天稱病在家任事不管。以往最喜歡和東方氏爭權的馮氏一心惦記著從兩個小妾那里把丈夫的心抓回來,又想到不多日就要跟著回京城,哪里還有什么心思管家。而腆著大肚子的孫氏就更不用說了,縱使有心也是無力。
    
    到最后,顧氏只好打發靈犀暫時管幾日,一大家子才總算是消停了下來。然而,要想趕在張信張攸兩人赴京之前操辦張超的婚事,這日子卻是怎么數都不夠了。
    
    東方氏原本就對婚事有些意興闌珊,一想到兒子大婚的日子丈夫居然還不能在場,她更是不滿,最后只好涎著臉求了馮氏。馮氏想著嫁的是自己的外甥女,也就半推半就從旁幫腔。兩妯娌磨著婆母顧氏往京城寫信,讓英國公張輔設法謀一段假日的寬限。
    
    “女人家不懂事,英國公也是四征交趾之后剛剛回朝,居然讓他為了這點子小事費心。我那口子原本就是見識短,大嫂怎得也不勸勸她!”張攸得知事情之后,跑到三房大倒苦水時說的第一句就是這個。
    
    “母親怎么會聽她們倆如此挑唆?若是讓皇上知道,定會以為我和二弟恃張家榮寵公私不分!你大嫂耳根子軟也就罷了,二弟妹怎么會如此糊涂!”這是張信在某次“閑逛”來到三房西院時的又一番感慨。
    
    父親張倬常常不在,隔天就會呆在家里一日的張越不得不面對兩位伯父的輪番來訪,而且還會常常被拉到正房應付各式各樣的賓客。于是,他的笑臉愈發無懈可擊,但心底的火氣卻越來越大早知道如此,他還不如天天在府學面對那些老學究!
    
    就在張家上下一面等著京城回文,一面心急火燎籌辦婚事的時候,一撥不請自來的客人卻造訪了張家大宅。
    
    ps:居然忘記更新了,抱歉……這章雞毛蒜皮的鋪墊之后,嗯,今晚十二點更新一章,開始出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