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47 強撐之下的軟弱


   與其說顧氏的面子來自于一文一武兩個當官的兒子,還不如說她的面子來自于京城那位戰功彪炳的英國公。張玉昔日戰死沙場,其妻同樣死得早,其長子張輔雖然子承父業沙場建功,但家里的事情也虧了顧氏多方照應,因此對這個嬸娘格外恭敬。
    
    于是,瑞慶堂中顧氏一出面,沐寧便不再是之前那副不陰不陽的模樣,而是打疊出了一幅恭敬的臉孔,一五一十地將事情原委娓娓道來卻原來四年前被壓下的開封黃河決口之事被人舊事重提,引起了朝中波濤洶涌,不但如此,浙江海塘修建一事也被某個膽大心細的御史發現了不少貓膩,又重重參了一本,結果自然引得皇帝震怒。
    
    然而,這個理由張信固然是半信半疑,顧氏卻是半點不信。兩鬢斑白的她死死瞪著面前這個錦衣衛千戶,直到盯得對方不自然地把頭側到了一邊,她這才微微一笑。
    
    “沐大人放心,我張家承蒙皇恩,無論此事是真是假,我這個老婆子都會讓老大跟著你們走一趟南京。是忠是奸,自有皇上圣斷。眼下我已經吩咐他們去找人了,只希望沐大人不要疑我通風報信放跑了人。”
    
    “老夫人深明大義,下官怎敢懷疑?”沐寧躬身作揖,笑容可掬地說,“北鎮撫司那邊也早就傳下話,說是要對張大人以禮相待,否則下官此來也不會只帶區區十二名小校,早就把河南衛所所有人手都拉出來了。”
    
    顧氏微微一笑,便索性靠在太師椅的荷葉托首上半閉了眼睛,再也沒有說話。她不說話,沐寧也同樣仿若無事地安然而坐,半點也不著急。倒是一旁侍立的張越仔細回憶起了當初杜楨曾經提過的朝中情形,思量著這一回的事端究竟起源如何。
    
    思來想去,他的腦海中忽然捕捉到了最初的某一組關鍵字紀綱死了?那個曾經一手遮天的錦衣衛指揮使紀綱死了!
    
    杜楨曾經向他分說過朝廷中樞的那些要員,他自然知道這紀綱與其說是皇家的忠犬,還不如說已經成了一條狂妄的瘋狗,而且這條瘋狗還和漢王朱高煦互相勾結。漢王朱高煦一直都對太子之位虎視眈眈,小手段就沒停過,這會兒紀綱死了……
    
    一瞬間,某個不那么好的念頭陡然之間竄上了張越心頭四年前張信回來向顧氏拜壽的那番話在耳邊回響了一遍,其中的幾個字格外震耳那時候漢王朱高煦送了一尊玉觀音!此時此刻,杜楨沒有明指的危機一下子都有了答案,但那答案著實讓他心悸。
    
    等待的時間仿佛漫長沒有邊際。顧氏閉目養神,張越心亂如麻,沐寧悠閑自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寂靜得悄無聲息的瑞慶堂終于有人闖了進來,然而,來者卻并不是張信,而是張攸和張倬。兄弟倆齊齊上前向顧氏見了禮,隨即就將目光轉向了那位奇怪的來客。
    
    張攸的眼神中流露出幾分質疑,而張倬則是狐疑中透著惱火。兩兄弟誰都沒有吭聲,可他們的沉默在顧氏言簡意賅解釋一番之后全都化作了烏有。
    
    張攸的反應暴烈而又直接,他一瞬間把拳頭捏得咔嚓作響,仿佛下一刻就會義無反顧地揮拳打出去,聲音也是如同咆哮一般:“大哥為官一向清廉勤勉,怎么可能有什么貪贓枉法玩忽職守!”
    
    張倬則是要謹慎得多,他只是用刀子一般的目光瞥了沐寧一眼,旋即轉頭對顧氏說:“大哥的品行官聲一向很好,平白無故多了那么些罪名,兒子著實不信。”
    
    顧氏卻只是漠然冷笑:“這就要等老大回來之后問他了。”
    
    千辛萬苦等來的卻不是正主兒,張越這會兒只覺得心急火燎,兩腿也漸漸有些發麻。話雖如此,當顧氏扭頭看他,淡淡地吩咐他回去休息的時候,他卻義無反顧地搖了搖頭。這么長時間都已經等了,他若是這么一走,接下來發生了什么事就全得聽別人口述,萬一發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勾當,那就是后悔也來不及。
    
    顧氏深深看了張越一眼,贊許地點了點頭,旋即又不動聲色地繼續坐等。而剛剛趕回來的張攸張倬兄弟則是站在另一側。如是一來,坐在對面的沐寧便露出了些許不安,不多時竟是站了起來,徑直轉過身,狀似認真地背手欣賞起了墻上的一幅畫。
    
    于是,這瑞慶堂中就成了顧氏一人獨坐太師椅,旁人盡皆站立的情形。這一等又是小半個時辰,姍姍來遲的張信終于跨進了大門。一進門的他就發現屋里所有人的目光齊齊投到了自己身上,心下不禁納悶,疾步上前正欲行禮,他卻聽到了一個威嚴的聲音。
    
    “你且不必行什么俗禮!”顧氏這火氣已經憋了許久,這會兒頓時全都爆發了出來,“錦衣衛河南衛所這位沐大人已經等你多時了。你可是做的好事情,居然勞動北鎮撫司親自發文下來拿你去南京城,罪名羅列了一條條,張家的臉都給你丟盡了!”
    
    張信被這劈頭蓋臉一頓訓斥給說懵了,回過神后才想分辯,旁邊卻響起了一個和煦的聲音。
    
    “老夫人也不要忙著呵斥張大人,不過是北鎮撫司發文,這是非公斷還未分明,若是錯怪了張大人豈不是冤枉?北鎮撫司所辦都是詔獄,其實也就在皇上一念之間。張大人這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皇上不為己甚,必定會詳查之后再作定論,不是還有英國公么?”
    
    這一番看似開脫的話卻讓張信怒形于色。然而,他畢竟在京城多年,深悉錦衣衛行事陰狠,縱使功臣也忌憚三分,當下便把那怒意硬生生按了回去。沉思片刻,他上前兩步撩袍跪下,重重磕了三個頭方才直起身來。
    
    “母親,我為官多年,雖不能說不曾辦錯一件事,但自忖并未有任何大的錯失之處,自忖問心無愧,從未丟張家的臉。我如今便跟著他們去,還請母親保重。”
    
    張越一向認為大伯父張信外表忠厚平和實則精明能算,本以為至少會有一番折辯,誰知道人家竟是只表白了一句就站起身徑直往外走,當下他就愣住了。不但是他,剛剛來不及插話的張攸張倬亦是面面相覷,就連顧氏也不料想親生兒子就只是撂下了這么一句話。倒是沐寧警醒得快,站起身來深深一揖,道了一句張家上下果然深明大義,然后就追了出去。
    
    不一會兒,外頭就傳來了某人吩咐諸錦衣衛走人的聲音。
    
    張攸畢竟也是當到四品將軍的人,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就慌忙提醒道:“母親,不能讓大哥就這么跟著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咱們如今還沒弄清楚!這么大的事情,英國公怎么可能沒個信捎過來?”
    
    顧氏仿佛沒聽到這話似的,失魂落魄地站起身來,忽然腳下一個踉蹌。一直跟在旁邊的張越見勢不妙,慌忙上去攙扶了一把,結果也被帶得身子一歪。所幸這個時候張攸張倬也都上來幫忙,總算是把顧氏重新扶到了太師椅上坐下。
    
    “倘若不是真的出了大亂子,南京怎么也不會沒有信傳過來!且讓他們把老大帶走,有什么事咱們再商量……這種時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神經質地嘟囔了幾句之后,顧氏忽然脖子一歪昏厥了過去,頓時又引來旁邊三人一片慌亂。
    
    眼見得這情景,張越顧不上其他,對張攸張倬留下一句我去請大夫就一溜煙地飛奔了出去。這一剎那,他清清楚楚地體會到,剛剛祖母一直都在強撐,這會兒人一走,她卻再也撐不下去了。
    
    ps:下午要和人出去,今天這第二更就現在更了,求推薦票啦……順帶提一句,所謂的家門變嘛,這個總歸是為主角服務的,要是這家里頭死水無波,他也就沒啥好蹦的,不是說大難來前考驗人么?嘿嘿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