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56 抵達南京


   大明建國之后驅蒙虜于漠北,接收的卻是一個被各家諸侯打得殘破不堪的中原,于是在定都南京百廢待興的時候,太祖朱元璋便下令修復天下驛傳道路,并疏浚水路。
    
    如今雖說遷都一事已經提上了議事日程,但南京到目前為止還是都城。在這接近年末的時候,天下解送稅賦入庫,這通往南京城的七條驛路成天熙熙攘攘都是人,剛剛疏浚的運河至長江亦是船來船往絡繹不絕。此外尚有受召入京城述職的官員或是前來參加元旦大朝的各地封疆大吏,無數的貴人富商云集在這金粉之地,恰是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
    
    進入長江之后,張越陸陸續續看到過好幾條豪華大官船從旁邊經過。倘若說自己這行人的六桅座船在這年頭已經算是頂尖的,那么那幾條大官船則是稱得上豪華奢侈,那上頭飄來的絲竹靡靡之音,還有那些猶如釘子一般扎在甲板上的護衛,則是流露出一種無限森嚴氣象來。
    
    自然,船老大和水手們每每遇到這種情形便是立刻慌亂地退避三舍,用他們的話來說,這些橫沖直撞的官船不是勛戚皇親就是高官,一個都惹不起。
    
    天子腳下貴人多,張越自然不會自負到以為自己這么些人能夠和那些真正的權貴抗衡,少不得夸贊了一番船老大的謹慎,又打賞了幾個。此時,他披著裘站在船頭,眼看船老大給好幾艘看起來大有來頭的船讓了位子,最后一個徐徐靠近碼頭,他不禁長長吁了一口氣。
    
    他是被上次開封大水時的情形給嚇怕了,這一路上老是擔心是不是會遇到江匪水匪,竟是沒睡幾個囫圇覺畢竟,兩個看似不起眼的小箱子里頭,可是藏著兩千兩黃金,這可幾乎是祥符張家所有人七拼八湊方才弄到的錢!
    
    “三少爺,前頭是山東布政司解送今年的稅金,所以下船大約要耽擱一會。”
    
    見那船老大陪著小心,張越便笑著點點頭道:“這么多時間都等了,不在乎這么一丁點功夫。你讓他們小心下了風帆,做好準備就是了。”
    
    張超和張赳此時也出了船艙。聽到這話,張超忍不住嘀咕道:“這天子腳下就是規矩多,要是在開封,誰敢越在咱們的船前頭?”
    
    張赳卻撇了撇嘴:“這南京又不是開封,休說是咱們,就是英國公素來也并不招搖。三哥那是謹慎,這任何一條船上說不定都能下來一個有來頭的文官武臣,到時候彈劾一本,別說咱們吃不了兜著走,還要連累家里。這是南京,可不是什么鄉下地方。”
    
    “你說什么!”張超素來便是個爆炭性子,此時覺得張赳這是指桑罵槐,頓時暴跳如雷,“你也是祥符張家的子孫,你居然敢說那兒是鄉下地方!”
    
    “好了好了,這是什么地方,你們少爭兩句,想讓別人看笑話么!”
    
    張越眼見兩人越說越離譜,只得出口喝止了兩邊,但腦袋已經是有些發漲。這半個月全都生活在船上,這兩兄弟平日就看不對眼,自然是稍有爭執就針鋒相對,害得他猶如救火隊員似的拼命鎮壓。現如今都要下船了,兩人竟是還上演了這么一出。
    
    好在張超張赳兩人固然誰都不服誰,但還算是聽得進張越的話,當下雙雙冷哼了一聲就別過頭去,誰也不理誰。瞧見這光景,張越也懶得再去理會這一大一小兩個不消停的家伙,自顧自地回了艙房,見琥珀秋痕已經把艙房整理得干干凈凈,他猶不放心,又多問了一句。
    
    “大哥和四弟那邊的東西也都收拾好了?”
    
    琥珀瞅了一眼秋痕,連忙答道:“大少爺那邊落英和水晶都已經打點好了,只是四少爺那邊的芳草剛剛還來過,說是藥香暈船暈得迷迷糊糊,待會下船只怕會有些麻煩。”
    
    “到時候讓趙方家的和周正家的照應一把,等到了英國公府就沒事了。”
    
    話雖如此,張越一想到藥香自從上船后就是常常嘔吐,這一個月熬得異常辛苦,偏生那艙房中還常常傳來張赳的呵斥聲,心中總不免有些嘆息。但這是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去管。此時,大船忽然傳來了一陣震動,他伸手在艙壁上一扶方才穩住了身子,然后便聽到外頭傳來了一陣嚷嚷。
    
    “靠岸啦,靠岸啦!”
    
    大船靠岸,先下來的自然是仆役下人。盡管開封原本就是個水路發達的地方,大多數人都坐慣了船,但暈船的遠遠不止藥香這么一個。可憐的高泉高大管家就是被兩個身強力壯的小廝給架著下來的,一上岸就找了個地方吐得昏天暗地。
    
    其他的仆役們則是手腳麻利地從船上把東西往下搬,就在這忙得一片熱火朝天的時候,趕在張超張越之前率先下了船的張赳一眼就瞅見了不遠處一個正在東張西望的中年人。
    
    “榮伯!”
    
    那中年人聽得這一聲立刻轉過頭來,看清楚發聲的人便朝身后吆喝了一聲,旋即提著前頭的袍子下擺一陣風似的奔了過來。待到近前,他笑呵呵地一撩袍就要下拜行禮,膝蓋才彎下去,這胳膊卻被人嚴嚴實實地托著,于是他便順勢站起身,臉上堆滿了和煦的笑容。
    
    “這一晃四年多沒見,想不到赳少爺您還記得小的。”
    
    “榮伯,我就是忘了誰也不會忘了你,想當初那竹馬可不是你給我做的?”
    
    “不過是幾根竹子的勾當,這點子小事赳少爺您居然還記得,小的實在是擔當不起!”
    
    榮伯此時樂得連嘴都樂歪了,還待再奉承幾句,忽地瞧見兩個衣衫華麗的少年已經是來到了張赳身后。此時此刻,他立刻收起了那上翹的嘴角,露出了恭敬得體的微笑,上前極其利索地拜了下去:“小的榮善拜見超少爺,越少爺!”
    
    剛剛這邊兩人見面寒暄的時候,張越一把拉住了想要上前的張超,直到等他們說了幾句話方才慢慢趕上來。此時見那榮善屈膝欲跪,他連忙上前一步雙手將其攙扶了起來,因笑道:“我們都年輕,可經不起榮伯你這個長者如此大禮。我和大哥都是頭一次來南京城,以后少不得還要請你多多提點,免得我們行錯了地步鬧了笑話。”
    
    “豈敢豈敢,越少爺這一說豈不是折殺了小的?”嘴里這么謙遜著,榮善旋即轉過身對一群穿著整齊號衣的健仆沉聲發令道,“趕緊把三位侄少爺的東西搬到馬車上,小心別磕著碰著!還有,再到船上看看有沒有什么東西拉下了,再打賞那船家幾吊錢!”
    
    他忽地又轉過頭來,低聲問道:“三位少爺的行李中,可有什么要緊東西?”
    
    榮善原是看著張超和張赳,卻不料想這一對兄弟全都扭頭看著張越。此時,他不覺心中一凜,連忙把目光轉到了張越身上。
    
    張越只看榮善這本能流露的態度,便知道對方原本在三人之中最看輕自己。只這種態度他之前品嘗慣了,此時便是展眉微微一笑:“我們三兄弟此次前來也沒帶什么,就是家里人拼湊了一些黃金,眼下是我那兩個丫頭管著,煩請榮伯派人照應一二。”
    
    黃金這兩個字只是讓榮善眼皮子微微一跳,但一聽說管著金子的是兩個丫頭,他方才有些動容,旋即竟是告罪一聲親自去打點人手安排。這時候,張超方才上前一步挨著張越身邊,低低嘟囔了一聲:“這家伙不好打交道,三弟你小心些。”
    
    ps:嘿嘿,距離小番茄似乎只有兩三百票?哇咔咔,趁著某人正好完本,大家多投點推薦票讓俺沖上去吧,昨兒個實在是謝謝了,真沒想到能站穩周推第15……今天更新三章,我碼字去也!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