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58 國事家事算計多


   英國公府上房中正在演繹認親一幕的時候,英國公張輔正在成國公朱勇府邸做客。
    
    論年紀,張輔比朱勇年長十余歲,但張玉朱能昔日同輔永樂皇帝朱棣打天下,張輔和朱勇便也是以平輩論交,交情比尋常武將親厚得多。剛剛從交趾歸來的張輔如今得特旨在府中休養,而年不滿三十的朱勇則是掌管中軍都督府,俱在盛年的他們子承父業,恰是名副其實的新一代大明雙璧。
    
    此時,兩人對坐品茗下棋,但心思全都不在棋盤上。朱勇雖年輕,卻蓄著濃密的虬須,即便大冷天也只是在外頭披了一件錦袍,顯出幾分豪放不羈來。他拈起黑子重重拍在棋盤上,隨即皺起眉頭說“這幾天外頭人心惶惶說什么的都有,漢王屢次求見都被擋駕,若依世兄來看,這次皇上可是真的鐵了心要治漢王的罪?”
    
    “我剛剛從交趾回來就遇到這種情形,一時之間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來。之前漢王的次子衡山王來求我說情,言辭頗為懇切,可圣心難測,我雖不好不見,可也不敢答應他什么。”
    
    想到之前立儲的時候,他雖然含含糊糊保持中立,朱勇年紀還小不曾參與,可其他武將幾乎清一色的支持漢王朱高煦,后來又是風波連場,如今偏偏又鬧到了這樣的局面,張輔這心里頭頗有些七上八下。這一次堂弟張信固然是以貪贓下獄,可既然是錦衣衛出動,他不得不想到了更壞的可能。可是,他已經盡力不黨不私,總不能完全將漢王擋在門外吧?
    
    “太子、漢王、趙王……”
    
    朱勇長嘆了一聲,見張輔漫不經心地落下一子,便也隨手拍下一子,旋即正色道:“世兄如今且在家好好休養,令弟之事我會從中打探消息,若有所得必定立即告知。只是既然是皇上雷霆大怒,只怕這官職前程……”
    
    “賢弟,都這種時候了,還提什么官職前程?”張輔棄棋局長身而立,鄭而重之地躬身深深行禮道,“我那嬸娘只有這一個嫡子,只要賢弟能保他此次不死,便是于我張輔大恩。”
    
    朱勇慌忙起身攙扶,旋即又笑著打了保票。此時此刻,這棋局兩人卻是誰也無心繼續下去,又閑話了一陣,張福便由朱勇親自送出了門。
    
    回頭目送朱勇轉身進門,臨上轎之際,張輔卻忽然想起今日三個侄兒都應該已經抵達了南京,一抬眼卻正巧瞥見了榮善不知道什么時候忽然來了,于是輕輕一蹙眉,便招手示意他跟進轎中伺候。
    
    太祖皇帝朱元璋已經過世多年,那不許武官勛戚坐轎的禁令早就成了一紙公文。張輔這轎子更是當今天子欽賜,內中不但可坐人,還能容兩人并立伺候,只他平日很少使用,今天也就是天陰犯了老毛病,方才把這招搖的寶**暖轎抬了出來。
    
    “他們都已經到了?”
    
    此時轎子已經被外頭八個大漢抬了起來,雖然還算穩當,但總有那么一絲顛簸。低頭站著的榮善卻猶如釘子一般扎著,身形絲毫不晃,聞言便恭謹地答道:“回老爺的話,小的已經把三位侄少爺接到家里了,這會兒夫人應該見了他們。”
    
    “唔。”張輔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又問道,“赳哥兒四年不見,如今可還好?”
    
    “赳少爺長高了好些,依舊如當年一般俊俏,如今大約是惦記著父親,微微有些消瘦,但精神還好。”盡管張輔并沒有問其他人,但榮善卻是個謹慎人,思忖片刻還是決定把其他兩位侄少爺的情形也說一說,“超少爺最年長,生得健碩,大約有一身好武藝。倒是越少爺……老爺,小的今兒個發現一件奇事,這次來南京城的三位侄少爺,仿佛是以這位越少爺為首。”
    
    “哦?”
    
    張輔詫異地一挑眉毛,不覺也有些疑惑,但旋即便無所謂地擺擺手道:“這些事情你也不必瞎猜,他們必定帶了老太太的書信來,到時候一看就明白了。”
    
    說到這里,他卻猛地想起四征交趾之前,他曾經把之前派到祥符張家的四個家將都調了回來,那會兒彭十三對他說起過一件奇事,他當時嘖嘖稱奇,事后也就忘了。此時再一想想,榮善所說的那個越少爺豈不就是彭十三口中那個膽大包天的有趣小子?
    
    張越此時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勾起了英國公張輔的某段回憶。此時此刻,面對語出驚人的四弟張赳,他只覺得內心深處生出了一種極度恨鐵不成鋼的沖動。
    
    雖說父子連心關心則亂,但就算要提這種要求,也好歹得看準人,這里可不單單只有一位王夫人,還有那么多鶯鶯燕燕的姬妾,人多嘴雜,誰知道會不會惹出什么意外來?還有,那是錦衣衛詔獄,又不是尋常大牢,哪里聽說過有往那邊探監的?
    
    王夫人聞言也愣了一愣,見張赳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她連忙伸手把人拽了起來,口中卻安慰道:“赳哥兒別慌,這事情我一個女人家也做不了主,且等你大堂伯回來,大伙兒好好商量商量。你遠道而來,這一路顛簸也沒好好歇息,先去好好洗個澡用些點心睡一覺。”
    
    說著她便喚來了碧落,半哄半騙總算是把張赳帶了下去,少不得也囑咐張超和張越一起去休整休整。直到人都走了,她才吁了一口氣,收起了剛剛那幅和藹的長輩面孔,疾言厲色地告誡了周遭的侍妾,待她們一一告退,她才把惜玉叫了過來。
    
    “三位侄少爺帶來的丫頭你應該都見過了,可都是妥當人?”
    
    “回稟夫人,我都借著緣故和她們攀談過,其中倒是有好些個熟人。”惜玉抿嘴一笑,隨即解釋道,“赳少爺身邊的芳草和藥香,還有越少爺身邊的琥珀,都是當初咱們老爺送去開封的丫頭。超少爺身邊的那兩個是家生子,奴婢瞅著像是開了臉的通房,人乖覺套不出話。越少爺身邊還有個秋痕,卻是個靦腆實誠人,和琥珀仿佛極其要好。”
    
    “這么說六個大丫頭里頭倒是有三個是咱家出去的。”王夫人面上便帶了幾分笑,隨即卻搖了搖頭嘆道,“超哥兒看著也不小了,出門一趟帶著兩個通房,這也著實是猴急了些。想當初送去開封城的人,老太太不至于不給他一兩個,卻不知道是病了死了還是其他什么緣故……罷了,你囑咐上夜的丫頭小心些,別擺什么國公府的架子寒磣人!”
    
    “夫人放心,奴婢早就吩咐了她們小心謹慎,決不至于鬧出什么笑話來。”說到這里,惜玉又壓低了聲音,輕聲嘟囔道,“夫人,西府那邊二老爺三老爺老是惦記著咱家老爺無嗣,奴婢倒是覺得三位侄少爺都是一表人才……”
    
    “這些話不是你該說的!”王夫人陡地沉下了臉,沒好氣地訓斥道,“老爺尚在盛年,你竟也學那起子沒眼沒心的嘮叨這些!”
    
    雖呵斥了惜玉,但王夫人的心里卻不覺涌出了一股莫名的遺憾和期冀。別說祥符那邊的兄弟三人,就是自家兩位小叔子,誰不是膝下兒女滿堂?她自己至今無出也就罷了,可家里頭那么多侍妾竟是無一人有兒女,難道是天命注定英國公府沒有嫡嗣?
    
    ps:晚上第三更,求推薦票,謝謝大家!剛剛得知下周沒有推薦了,所以下周就得完全靠大家幫忙了,預先拜謝,然后預定下周的推薦票……
    
    順帶推薦淡墨青衫同學的新書《逆流天下》,奶牛的軍事歷史題材還是很有一套的,想當初我就很喜歡那本《清明上河圖》,這廝直接把玄幻改成歷史了,大家去盡情bs他吧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