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61 貴賤之間


   自古以來,京城百姓固然可以對外鄉人夸口說自己住在天子腳下,但這天子腳下卻從來就是一個居之不易的地方。拿眼下歲末的南京城來說,一下子涌進來無數外地封疆大吏,再加上原本多如牛毛的文武官員,竟是遍地權貴。尋常百姓上街采買年貨的時候,不得不加倍小心,以免“沖撞”了某些縱馬長街的貴人們。
    
    這一日天氣格外寒冷。呼嘯的寒風裹挾著雪珠子,仿佛刀子一般割得人臉生疼。江南的冬天濕冷濕冷,原本就讓人寒在骨子里,這一下雪頓時更添了幾分陰寒。饒是如此,在這歲末年關的時候,大街小巷的行人仍然很不少,個個都戴著大帽子把手藏在袖子中。幾個站在大街上尋活干的苦力更是臉上手上凍得通紅,卻都翹首望著大街上往來的人們。
    
    大冷天出行對于騎馬的人來說同樣不好受。雖說身上裹著厚厚的衣裳,但寒風卻可勁兒地朝衣領衣袖里頭鉆,到最后眼看雪下得有些大了,張越只得勒停了馬,伸手拍了拍身上那層濃密的雪粒子,四下里望了望就對旁邊的連生問道:“你確定你沒打聽錯地方?”
    
    “少爺,小的還不至于這點事情都弄錯。”連生還是第一次來南京,此時盡管凍得齜牙咧嘴使勁搓手,但仍是笑嘻嘻地說,“小的請國公府的那幾個門房喝了一頓酒,不消一會兒就什么都打聽清楚了。少爺不信可以問連虎,他那時也在旁邊,決計不會錯。”
    
    張越斜睨了一眼在那里拍胸脯打包票的連虎,又拍了拍頭上皮帽上的雪粒,一夾馬腹便繼續往前馳去。然而,他的擔心最后還是成為了現實,在整條鄧府巷里頭轉了一圈,他愣是沒找到所謂的杜府,于是便拿極度不善的眼神瞪著兩個隨從。
    
    “興許……興許是杜先生搬走了?”連生囁嚅著嘀咕了一句,瞧見張越拿馬鞭子輕輕敲打著左手,他不禁著慌,瞥見那邊臨街民房的屋檐底下站著一個苦力模樣的漢子,他立刻靈機一動道,“少爺且在這稍等,待小的去那邊詢問一聲。”
    
    瞅見連生把那個衣衫破舊的壯年漢子揪了過來,張越不禁又好氣又好笑,當下便呵斥道:“咱們這是找人,不是找人回家豎煙囪修房子!人家在屋檐下還能穩穩當當地避雪,你把他拉來干什么?”
    
    “少爺,小的問過了,他知道杜府在哪兒!”連生一面說一面推搡著那漢子,粗聲粗氣地說,“我家少爺問你話呢,你剛剛不是說杜家三天前才剛剛搬走?”
    
    那漢子凍得臉都有些腫了,覷看著張越身上那華麗暖和的衣裳,此時一聽這話便憨厚地陪笑道:“那位杜大人先前剛剛到南京時確實是住在這兒,不過前些天杜大人高升,欽賜了一座大宅子,這小地方自然就不住了。那新宅子在先頭中山王府的旁邊,也就是在徐府街。少爺一時半會未必能找到,小的可以帶路,只要十文錢……不,五文錢!”
    
    連虎沒好氣地撇了撇嘴:“不就是徐府街么,怎么可能找不到,少爺,咱們走吧!”
    
    張越低頭看了一眼,見那漢子腳下赫然穿著一雙破爛草鞋,自己三人又騎著馬,頓時打消了讓其帶路的打算。不過,面對人家充滿了期冀的眼神,他還是吩咐連生給了他十文錢,又細細問了問那杜府新宅子的所在,這才帶著兩人調轉馬頭疾馳而去。
    
    他們三人這一走,那漢子極其歡喜地把猶帶著溫熱的十文錢藏到了懷中。瞅了瞅陰沉沉的天,他頓時打消了繼續攬活計的打算,疾步消失在了旁邊一條昏暗的小巷中。半個時辰后,他捧著一個紙袋興沖沖地回到了自己的破爛屋子,推開房門便興奮地嚷嚷道:“翠兒他娘,翠兒,快過來,我買了熱騰騰的芝麻燒餅!”
    
    角落中床上一個骨瘦如柴的身影微微挪動了一下,另一邊一個敏捷的人影忽地竄了上來,一看到那一袋五個燒餅頓時大喜,反身就來到床前嚷嚷道:“娘,爹帶了好吃的回來!”
    
    床上的婦人劇烈咳嗽了一陣,伸出手輕輕撫mo了一下女兒的腦袋,見丈夫上前在床頭坐下,便細細詢問了是怎么一回事。待到聽說丈夫是給人指了前往杜家的路,這才得了報酬,還道那公子口音是開封的,她不禁微微一怔,若有所思地說:“聽說那位杜大人是從開封來的,我記得當初小恩公的先生就是姓杜……對了,今兒個你碰到的公子究竟長什么模樣?”
    
    “啊!”那漢子一愣之下,拿著燒餅紙袋的右手一松,險些連那燒餅都掉在了地上。絞盡腦汁回憶了一下,他頓時用左手輕輕捶了捶腦袋,滿臉懊喪地說,“怪道我覺得那位公子有些眼熟,竟然就是小恩公!都怪我這眼神……”
    
    “沒認出來也不打緊,要是認出來,你能對人家說什么?人家上次不但幫了咱們,而且還給了那幾個銀角子,若是沒有這些,咱們一家也不可能從開封搬到南京,躲開了那些人……只可惜我這身子不爭氣,否則咱家翠兒早就該出嫁了。”
    
    “娘……”
    
    四年的時光足以改變一個人,當初那個蘆柴棒似的小女孩如今雖然仍有些瘦弱,但卻長得很是清秀,倘若換上一身好看衣裳,少不得有些小家碧玉的意味。正因為如此,那婦人一想到因為自己的病,竟是把當初想要留給女兒作紀念的那兩個銀角子也都去買了藥,她就不由自主地心如刀絞,恍惚間竟是生出了一縷憤世嫉俗的怒火。
    
    這樣老實憨厚的丈夫,這樣靈秀乖巧的女兒,老天爺難道真的瞎了眼,一定要連她這么一丁點幸福也要奪了去?老天若是真的有眼,為什么那個謀財害命的女人至今還逍遙法外過著安生日子?
    
    同一時刻,張越終于在徐府街上找到了杜府。事實上并不用找,一踏上徐府街,跳過那座不復昔日氣象的中山王府,他就能看到那座黑漆大匾石獅把門的高門大院。雖然那邊還沒到門庭若市的光景,但三三兩兩的訪客倒是不少,只幾乎人人都是在門房處就被打了回來。心有疑慮的他便下了馬,揀了個衣著整齊的路人詢問了兩句,結果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這位杜大人可是好生了不得,聽說大小兩位沈學士舉薦他是為了他的學問扎實,也寫得一筆好字,皇上原是循例用為從七品中書舍人,誰知道某天隨宴時杜大人和了楊閣老一首詩,皇上親自召見了一回,轉瞬間就遷了從五品翰林院侍講學士,指不定哪天就入了閣。”
    
    饒是張越看到那大宅子已經有些心理準備,可聽到什么翰林學士,什么入閣,他仍是嚇了一大跳。即使知道杜楨有才學,即使知道杜楨胸有溝壑,即使知道這位絕非是困于學館的塾師先生……但是,甫一到京城便如此鋒芒畢露,和杜楨臨走前那席云淡風輕的話大相徑庭而永樂皇帝那種拔擢官員猶如坐火箭似的做法更令人瞠目結舌。
    
    ps:看到有人說我更新慢,不好意思,大家多包涵,這本書寫的速度猶如烏龜爬,字斟句酌的就是慢,而且新書榜上我不得不控制字數……不過雖然慢,俺還是厚顏討要推薦票,周推榜第十三了,感動得痛哭流涕,謝謝大家!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