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63 所謂見面禮


   五十出頭的楊士奇并不是屋子里三位客人中最年長的一個。沈氏兄弟彼此年齡相差了近二十歲,長兄沈度以一手楷書見長,論年紀比楊士奇還要年長十歲,于是剛剛落座的時候他硬是被楊士奇禮讓至首座。此時端詳著張越,他不由捋著斑白的胡子笑了起來。
    
    “宜山賢弟,別人都說你冷面冷心,我卻知道你冷面倒是實情,冷心卻是未必,只不過你游戲人間也就罷了,可你居然還混在人家族學里頭當塾師……你這個弟子我也聽民望說過,唔,年紀輕輕倒是沉穩。張越賢侄,你可有表字?”
    
    一屋子都是師長,而且還是大有來頭的師長,饒是張越素來不是怯場的,這會兒也頗有些緊張,但緊張之后便隨即釋然若不是杜楨真正認同的友人,他怎會如此輕易見到?于是,在沈度投來炯炯的目光后,他便搖了搖頭,實話實說道:“我尚無表字。”
    
    闊別四年再次見到張越,沈粲少不得好好打量了一回,此時便笑道:“宜山兄,你這得意弟子雖說還小,可他既然中了秀才,明年指不定就要去參加鄉試,你這個當老師的早就該送他一個表字了。”
    
    “我原本預備等他及冠的時候贈他表字,否則只恐他年少生出了驕矜之氣,到時候反而不美。畢竟,少年得志者能真正有大作為的少之又少。”
    
    話雖這么說,杜楨看向張越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深意,更是從別人看不見的角度微微擺了擺手,隨后又轉頭看向了楊士奇和沈度:“民望賢弟雖號稱神童,少年卻是嘗盡人生艱辛,更懸腕練字于壁上,如今的成就便是來自于昔日。民則兄和士奇兄所受的磨礪就更不用說了。梅花香自苦寒來,寶劍鋒從磨礪出,出自朱門貴戶固然能省卻無數功夫,卻未必是福。”
    
    這話雖然說得嚴厲挑剔,但張越知道其中字字句句都是在告誡提點自己,于是連忙拜謝。沈氏兄弟這時候便笑言杜楨嚴師出高徒,一直沉默不語的楊士奇卻終于開了腔。
    
    “宜山賢弟待人素來冷淡,若非是真正投緣之人,他可是從不理會,更別說收作弟子了。民則,民愿,他今天在咱們三人面前引薦,這護犢子的心可是一清二楚。這長輩頭一回見晚輩,你們誰身上備了見面禮?”
    
    沈度和沈粲都被楊士奇一番話說得愣了,待到反應過來便齊齊大笑。年紀一大把的沈度笑過之后,便沖著杜楨連連搖頭:“要不是士奇揭穿,我倒是沒想到你這冷面人居然會如此護犢子!罷了罷了,這見面禮我今天可沒預備,總不好拿身上那些俗物充數,趕明兒你帶著你的得意弟子上我家,我這兒倒是可以給他介紹幾位良師益友!”
    
    “我和大哥一個樣,今兒個實在沒什么見面禮可送。不過,士奇兄既然火眼金睛一眼看出了宜山兄的心思,索性就送他這得意弟子一個表字如何?”
    
    沈粲這一說,沈度便從旁附和,杜楨但笑不語,至于張越就更沒有什么說話的余地了。此時此刻,楊士奇卻也不推辭,微微一笑便站起身來,踱了兩步便回轉身道:“物極必反,水滿則溢,賢侄這個越字便有些過猶不及之義。盈則必虧,若是如此……”
    
    “那不若是持盈二字?”沈粲本能地插了一句,旋即便啞然失笑,“我倒是忘了,昔日盛唐玉真公主便是字持盈,這二字雖好,卻失之于陰柔。”
    
    “唔,說得也是,這引申凡損皆曰虧,只這虧字若用在表字之中很有些不妥。”
    
    “這是什么話,美字并非一定就是好的,這表字乃是勉勵之用,何須一定用美字?我看無虧兩個字就很好。”
    
    見楊士奇沈度沈粲三人竟是越說越來勁,最后盡叨咕一些文縐縐的話,一旁的正主兒張越不禁瞠目結舌,竟是沒注意到杜楨此時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后。直到耳畔傳來了一個低低的聲音,他方才一個激靈回過了神。
    
    “皇上詔旨大多出自沈家兄弟之手,楊公更是內閣重臣,你今日算是得天之幸,竟是勞動他們三個一起為你想一個表字。有了這么一個表字,那些文官以后就不會單單以勛戚后人視你。你大伯父此次下獄為何遲遲不見文官援手?這不但是因為他和漢王走得近,而且也是因為他畢竟是英國公的堂弟。”
    
    張越此時聽得心領神會,但仍是不免開口問道:“先生,那我也是張家人……”
    
    “武臣勛戚之家固然能讓你落地就不必憂愁生計,但你走的不是馬上搏功名,這出身反倒沒有好處。好在你出自張家三房,這個在張家不甚起眼的身份反而是轉機。我知道你那祖母派你來南京是為了什么,你自放心,哪怕是看在英國公的份上,你伯父也是有驚無險。”
    
    四年前開封城大水那一趟,杜楨曾經有過類似的斷言,這一次又是如此,張越也同樣不曾有一丁點懷疑。只是他很有一種荒謬的感覺,要是讓家里人知道,勞動張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徹夜難眠的勾當竟被別人斷言為有驚無險,那會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你也別高興得太早,這險固然沒有,驚也未必就是那么好過的。大驚還是小驚,這其中的區別盡在皇上一念之間。你這次若是能在南京多盤桓一會,便能看到真正的雷霆雨露是什么模樣,這對你以后也有好處。”
    
    還沒來得及安全消化杜楨這樣一番話,張越就忽然聽到那邊響起了一個清脆的巴掌聲。他連忙轉過頭去,見年紀最大的沈度撫掌大笑,楊士奇頷首微笑,沈粲搖頭失笑,不禁心中咯噔一下這個表字可是要跟隨他一生的,這三位重量級人物究竟想出了什么好字眼?
    
    “元者,始也,原本就是美字。而這越字同盈,用一個節字正好。好廉自克曰節,這表字元節,宜山你看可使得?”
    
    看見杜楨欣然點頭,張越便知道自己今日這表字算是定了下來,于是也松了一口氣。無論怎么說,這元節兩個字比起先前的持盈無虧都要順耳得多。
    
    ps:十二點周一第一更。本周俺沒有推薦,所以能不能在首頁露臉就全靠大伙兒幫襯了。有推薦票的贊助推薦票,沒推薦票的贊助點擊,總而言之能否沖上周推榜和新書榜就全靠大家了,拜謝拜謝!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