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67 生辰宴


   張輔如今雖然以英國公之尊隱隱為武將之首,但在永樂初年,他卻不過是信安伯,那時候爵位還不如保定侯孟善。之后孟善鎮遼東,張輔征交趾,再見面時孟善已經是須發皆白,不多時便去世了。眼下襲封保定侯的乃是孟善嫡子孟瑛,而孟瑛嫡子孟俊和張晴的婚事還是張輔孟善當初一力促成,因此兩家交情可謂莫逆。
    
    這一日是小侯爺孟俊做生辰,武安侯、永康侯、成安侯、隆平侯、新安伯等等都派人來賀,各家年輕子弟云集一堂,把保定侯府特意辟出來的一個小院子擠得滿滿當當。
    
    這其中最年長的不過二十出頭,小的只有十二三歲,各自湊著熟識的圈子談天說地,那聲音便是隔著幾層院子都能聽見。當下人通報英國公府派了人來時,一群公子哥都圍著今日的壽星翁打起了趣。
    
    “這下可是你的小舅子們來了!”
    
    “咱們這些人當中,就數俊哥娶妻最早,而且嫂子賢惠!”
    
    “就是就是,家有賢妻,這小日子真是神仙似的,怪道你不在外頭鬼混!”
    
    在一片調笑聲中,孟俊忍不住連連咳嗽,好容易方才脫出重圍。到了外間,看到管家引著三個少年過來,他便匆匆迎了上去,看也不看那禮單一眼,卻是笑嘻嘻地在張超肩膀上砸了一拳,沖張越點了點頭,旋即方才拍了拍張赳的腦袋。
    
    “按理岳父的案子如今尚未有準信,我這時候過生日多有不妥,再說又不是整壽,我原本不想鬧騰,還是英國公說一定要操辦,我才給你們下了帖子。小四,有英國公在外奔走,又有我爹過問,你不用過分操心,只需安心在家等消息就好。里頭都是我的朋友,沒什么逢高踩低的人,倒都是可以交往的。若是處不慣,你們也可以去陪你們的大姐說話。”
    
    張越來之前還尋思孟俊這時候過生日實在有些沒心沒肺,這會兒人家說是英國公張輔的主意,料想別有深意,他方才釋然。見張赳那繃緊的臉色稍稍放松了些,張超更是擠出了一絲笑容,他就開口替兩人答應了,然后跟著孟俊踏進了院子。
    
    張赳瞧見滿院子鬧哄哄的景象,卻是沒心思和這些人廝混,略一冒頭就自去了后頭找姐姐張晴說話。張超雖然也很想跟著去,奈何他如今和張赳正鬧別扭,于是索性就和幾個人攀談了起來。他原本就是豪爽豁達的性子,卻是和這些武將子弟對脾胃,不多久就熟不拘禮地稱兄道弟。而張越卻是被孟俊拉著一路認人,饒是他記性極好,一圈下來也不禁頭昏眼花。
    
    此時離生辰宴開席還有好一會兒,孟俊瞅了個空子和張越來到一邊,笑著問他記住了多少人。張越惟有苦笑搖頭,目光卻在那一個個或粗壯或瘦弱或年長或年少的人當中穿梭,最后方才感慨了一聲:“這還只是姐夫你的朋友,若是今兒個再有其他人,我是無論如何都記不住的。”
    
    “哦,你真的都記住了?”孟俊眼睛一亮,旋即伸出巴掌在張越的肩膀上重重拍了兩下,“不錯不錯,怪不得你姐姐老是贊你勝過小四。我這些朋友大多是功臣之后,不是小侯爺便是小伯爺,但再過一些年,這個小字遲早得摘去,到時候五軍都督府里頭便是他們的天下,你哪怕要走文官之路,和他們混熟了也沒有壞處。”
    
    張越怎么聽怎么覺得孟俊話中有話,仿佛流露出一種刻意安排的感覺,心頭不禁暗驚。待到一群人鬧哄哄地開了宴,卻也不排什么座次,于是,他才一坐下,左右兩邊便笑嘻嘻地坐下了兩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少年。他起初還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他們隨便閑聊,但不多時就覺得兩人很有些趣味,最后就把心中的疑慮拋到了九霄云外。
    
    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這生辰小宴孟俊這個壽星翁多喝了幾杯臉色酡紅;張超被左右幾個性情仿佛的人灌了個半醉;張赳雖年少,可他本不愿出來,再加上和鄰座的賓客都不熟,這會兒也就一杯一杯往嘴里灌,不多時就是酩酊大醉。倒是張越左右座的兩位極其講義氣,替他擋下了不少勸酒不說,還帶著他半路逃了席出來。
    
    這兩人一個是房陵,乃是富昌伯房勝的孫兒,只是那富昌伯爵位并非世襲,他父親只得了一個指揮使之職,因此雖和這群勛貴子弟廝混,卻從來都是屬于末流。另一人名叫孫翰,其祖父孫巖曾隨太祖渡江,又是靖難功臣,封了應城伯,結果因為私殺千戶謫交趾,前幾年才剛剛復爵,也不算是功臣中的拔尖人物。因這一層緣故,兩人都有意從文。
    
    房陵十六歲,孫翰十五歲,因為家里的關系,兩人都得了一個蔭監生,可以越過秀才這一關直接考舉人,此時便拼命游說張越留在京城到國子監讀書。這個說國子監中都是飽學鴻儒,那個說江南之地人杰地靈便于游學,到最后見張越不松口,房陵索性神秘兮兮地眨了眨眼睛:“張老弟,江南除了是文華之地之外,可還是最有名的煙花之地,你要是留下……”
    
    張越深知這會兒接下去兩人必定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遂連忙舉手表示自己一定會好好考慮。約好了年后跟著兩人去國子監那里看看,他這才得以脫身,遂悄悄溜了去看張晴。
    
    這姐弟相見,喜悅之余張晴又是好一陣嘮叨,倍感親切的他一面聽一面點頭,同時也沒忘了逗弄著兩歲大的小外甥。直到聽見某一句話,他方才坐直了身子。
    
    “公公昨日晚上對我說,爹爹此次性命無礙,頂多是免官去職,如今唯一擔心的就是會不會謫放異地。爹爹雖說如今還在盛年,可若是到了邊地還不知道會吃怎樣的苦頭……三弟,你能不能回去求求英國公,探聽一下爹爹在錦衣衛詔獄中究竟怎么樣了?這事情我不敢對小四提起,就怕他情急之下又闖出什么禍事來。”
    
    禍事……這小子昨天就險些闖出了禍事!
    
    情知昨日的事情張晴不知道,張越不想讓她知道了擔心,就索性隱去了這一環,只說英國公張輔曾經透露過張信在獄中安然無恙沒吃過苦頭而事實上,除了他之前收到過的那封信上證實了這一點,昨天那錦衣衛百戶在送了張赳回來時也曾經透露過這一點,他是早上方才從王夫人那里得到的消息。
    
    眼見得張晴得了消息喜極而泣,他慌忙出言安慰,心中卻漸漸有了一個模模糊糊的輪廓先頭送那封信的人,莫非也是錦衣衛?
    
    ps:再次周推第十了,拜謝大家推薦點擊支持!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