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71 斗氣


   三撥人這么一打照面,跪下的皂隸們自然而然地被忽略了過去。此時此刻,另兩撥人你眼瞪我眼地彼此互視,那目光交擊何止幾個來回。相較于房陵和孫翰,張越倒并沒有多少忐忑他已經下定決心絕對不來國子監這一畝三分地廝混,既然如此,這國子監祭酒權力再大,那也不關他的事,料想對方還不至于拿著他私逛國子監這條罪名大做文章。
    
    因此,他的注意力幾乎全都在那個疑似錦衣衛的中年人身上。而且,不知是直覺還是錯覺,他總感到對方的目光也都在自己身上打轉,其中那種意味深長如同鷹隼一般的審視,和之前沐寧的那種打量極其相似,仿佛能時時刻刻在人身上扎幾個洞出來。
    
    這邊兩個人對上,那邊三個人同樣是對上了。
    
    國子監祭酒蕭衛乃是洪武年間的老文官,建文年間卻不像方孝孺黃子澄那樣蹦得歡快,于是不哼不哈一直撐到了現在,好歹也混了個從四品的清要之職。本著文武不相容的宗旨,他對于國子監中的那些武官子弟向來看不順眼,此時若不是身旁的這個人身份極其不同,他幾乎就想動用監規把房陵和孫翰一塊收拾了。
    
    按捺了又按捺,他方才氣咻咻地冷哼道:“如今乃國子監休課期間,你房陵和孫翰帶著外人到此地閑逛,視朝廷法度于何地?念在爾等年少無知,速速把人帶出去,日后若有再犯,這繩愆廳卻不是擺設!”
    
    余怒未消的他又怒瞪著地上跪著的這兩個皂隸,厲聲喝道:“以后若再有外人放進來,本官唯爾等是問!”
    
    兩個皂隸自打跪下去之后就沒聽到叫起,經歷了兩邊的僵持,這會兒已經腰酸背痛脖子生疼,乍聽得這訓斥頓時心中叫苦你國子監祭酒大人奈何不了這兩個功臣后代,卻把氣撒到了咱們兩個小人物身上,這分明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想歸這么想,兩人卻只能老老實實地叩頭稱是,然后方才起身垂頭喪氣地站到了一邊。
    
    房陵和孫翰此時也是心中不忿。雖說他們兩家都不算功臣之中的頂尖門戶,他們在家也并不出眾,可平日除了長輩,誰敢用這樣居高臨下的口吻對他們說話?然而,一想到自個在國子監中的前途,又怕連累了張越,他們只得忍氣吞聲,拉起張越就想走。
    
    “等一等。”
    
    就在這當口,一旁卻響起了一個溫和卻又不容置疑的聲音。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三個字,無論是正準備走人的房陵孫翰和張越,還是正預備回繩愆廳拿犯錯監生出氣的兩個皂隸,抑或是出了一口惡氣正得意洋洋的國子監祭酒蕭衛,竟是都愣了一愣,隨即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同一個方向。
    
    “蕭大人此言差矣,這國子監雖說是國學重地,可當今皇上也曾經說過勛貴子弟若有意從文者,皆可入國子監學習,這便是說國子監并非門禁森嚴,任何外人都不許進入。倘若我沒有記錯,這二位是富昌伯和應城伯家的子弟,帶來的人也不當是外人,蕭大人又何須將人拒之于千里之外?”
    
    蕭衛萬萬沒料到身邊這人竟是會為張越三人說話,臉色登時很不好看。
    
    這世上硬骨頭的人本不少,然而歷經永樂初年的那場大屠殺,再加上后來的解縉被錦衣衛指揮使紀綱秉承圣意活活凍死,能生存下來的無不是隨機應變滑不溜手的文官。因此,他此時雖心頭惱火,卻硬生生按下了出言譏諷的念頭。這不單單是因為身邊這人的身份,而且他也擔心事情鬧大無法收場。
    
    于是,他便收起了臉上的冷意,微微笑道:“既然袁千戶這么說,那房陵孫翰,你們倆就帶人好好逛逛。剛剛一圈下來,袁千戶也應當看到我這國子監一應關防齊備。如今還是年初三,我家中尚有客人,便先失陪了。”
    
    說完這話,他便轉身悠然自得地離去。瞧那走路不緊不慢的背影,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他真個是悠閑不管事,又哪里能想到剛剛這里卻是上演了一場古怪的碰撞。此時此刻,那兩個皂隸也覺得不妙,遂隨便找了個借口溜之大吉,于是這地兒就剩下了四個人。
    
    前任錦衣衛指揮使紀綱的死讓無數人拍手稱快,然而,依舊猶如機器一般運轉嚴密的錦衣衛北鎮撫司卻依舊冷漠地矗立在那兒,尤其是這一次忽然之間多人被下北鎮撫司詔獄,使得錦衣衛更蒙上了一層晦暗不明的色彩。
    
    房陵孫翰雖年輕,可畢竟是南京城里長大的,自然認出眼前人的穿戴,而張越更是從袁千戶這三個字中衍生出無窮思量。
    
    眼前這人……莫非就是從河南衛所調去了北鎮撫司任司刑的那個袁千戶?紀綱死了,漢王朱高煦接著似乎要倒霉,他的大伯父張信也成為了被殃及的池魚,此人卻得以高升。從這一點來看,這袁千戶非但和張家沒有瓜葛,反而應該是立場相對,可他為什么能隱約感到某種絕非惡意的暗示?
    
    袁千戶仿佛沒有察覺到對面三個少年各自流露出的表情,笑了笑又說道:“我今日請了蕭大人巡視國子監,本是要送他一個大好處,卻不料他居然不湊趣。三位公子選在今日來逛這國子監,倒真是撞上來的好機緣。”
    
    年長的房陵自恃功臣之后,本不耐煩和錦衣衛打交道,此時聽到撞上好機緣,心中不禁一動,遂沉聲問道:“袁千戶可否把話說清楚?”
    
    面對房陵的質疑,那袁千戶卻只是朝張越面上瞟了一眼,略一拱手便轉身揚長而去。對于他這種不陰不陽說話說半截的態度,張越倒還能夠忍受,孫翰卻是覺得可惡。等人一消失在視線中,他頓時把剛剛在國子監祭酒蕭衛面前受的窩囊氣全都發了出來。
    
    “這些文官有什么用,成天只知道之乎者也,倒是就會擺架子擺臉色!這姓袁的就更可惡了,說話賣關子吞吞吐吐,不過是五品的千戶,以為自己是第二個紀綱么?”
    
    房陵卻沒有跟著罵,若有所思地撂下一句我去外頭看看,旋即撇下兩人匆匆跑了。張越也沒有在意孫翰的罵罵咧咧,自顧自地在心里思索北鎮撫司的千戶出現在這里的緣故。
    
    這北鎮撫司按理只管辦詔獄的案子,什么時候關心起國子監的關防了?
    
    ps:今日第二更……周推榜快掉到第十二了,緊急請求推薦票支援,俺去碼第三更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