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74 朋友


   相見恨晚,相談甚歡。這八個字恰恰是對這一日國子監之行某兩個人的真切寫照。雖說有人心中打鼓,有人心中埋怨,有人心中警惕,有人心中不以為然……但那個天生用不著理會太多旁人想法的人卻自顧自地一路逛一路指點一路說話,另一個人則是揮灑自如地接應話茬,恰到好處地畫龍點睛,那種沒有半點怯場的神采飛揚頓時博得了人家更進一步的好感。
    
    于是,等到把國子監所有房舍地頭逛了一個遍,在大門口告辭的時候,那少年的臉上便露出了怡然之色,顯然對今日之行相當滿意。他若無其事地沖著身后一擺手,示意隨從們放開一直處于牢牢監管之下的房陵,這才沖張越微微點了點頭。
    
    “今日元節妙語連珠,讓我聽到了不少新鮮事兒,翌日若再有緣,你我一定再好好攀談!時候不早了,我雖還想再盤桓一會,奈何卻不得不回去,便在此告辭了!”
    
    張越忙笑容可掬地謙遜了兩句,不外乎是說什么翌日有緣再見之類的話。此時,隨從中一個健碩漢子便牽來了一匹高頭駿馬,引那少年上馬坐定之后,其它隨從也紛紛翻身上馬,很有秩序地將主人護衛在了當中。隨著一聲響亮的叱喝,一行人風馳電掣般地離去,不多時就消失在了成賢街的拐角處。
    
    這人一走,房陵便一下子從極靜恢復到了極動,三兩步上前一把抱住了張越的肩膀,惡狠狠地說:“你小子知不知道剛剛那是誰,居然敢那么大剌剌地和人家說話!我和小孫拼命給你打眼色,你居然沒看見!那是皇太孫,皇太孫你明不明白?天哪,你居然差點就和皇太孫勾肩搭背了,讓我說你什么好!”
    
    孫翰只是曾經遠遠看到過某人一面,還不算太確定,這會兒房陵這么說,他登時也蹦了起來,緊張兮兮結結巴巴地問道:“房兄,你確……確定剛剛那……那是皇太孫?”
    
    “廢話,否則我會嚇出這么一身冷汗?”房陵此時拿袖子狠狠在額頭上一抹,長長噓了一口氣,見張越只是若有所思卻不言不語,他不禁沒好氣地放開了雙手,這才語重心長地說,“張……咳,我也索性叫你元節算了,如今皇太子儲位穩固,皇太孫便是翌日天子,你們今天雖然相談甚歡,君臣名分卻在,你可別有什么癡心妄想。”
    
    張越耳聽這癡心妄想四個字,簡直有些哭笑不得。這要是一位天姿國色的大美人,興許他還有興致癡心妄想一下,他對一個大男人會有什么別的想頭?只是既然撞上了,他少不得強裝鎮定試探一下這位日后至尊的心氣脾性,這會兒他的背上也已經汗濕重衣了。
    
    甭說朱瞻基只是皇太孫不是皇太子,就算人家是皇帝,也決計不會因為今日的緣分一下子給他個大官做做,只要能給人家留下一個不錯的初印象,那就已經夠了。
    
    今兒個逛一趟國子監碰到了這樣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房陵和孫翰除了心驚肉跳,少不得還有些亢奮,緊跟著就開始議論起了這些狀況。當說到早早回去的國子監祭酒蕭衛時,孫翰便幸災樂禍了起來。
    
    “怪不得那個袁千戶說送了蕭大人一樁好處,他卻不要,原來是皇太孫忽然來逛國子監。這蕭大人往日就算清貴,可又不是六部臣子,也不是閣臣,難得有這樣的好機會卻錯過了!想他訓斥我們的時候倒是中氣十足,可等到他得知今天怎么回事,指不定怎么捶胸頓足呢!”
    
    “可不是?別看他也是四品官,可這四品官離皇上卻是遠遠的,在國子監祭酒這個位子上少說也呆了七八年,也就知道在咱們這些監生頭上作威作福!”房陵說著便瞥了張越一眼,忽然記起了一件事,忙問道,“元節你真的準備回去考舉人,不直接弄一個監生?”
    
    面對這么兩個好心泛濫的家伙,張越也不好再找什么借口,只得苦笑著一攤手道:“今兒個那位蕭大人已經見過了我,難免已經在心里存了看法,這當口我到國子監去,難保人家不給我小鞋穿。你們倆別否認,這功臣之后在其他地方固然能橫行無忌,可國子監是文官地盤,我何必去受那個閑氣?再者……”
    
    想起自己和杜楨的關系并不是什么秘密,房孫二人又是那種值得交往的人,他便直言解釋道:“其實,我的授業恩師便是皇上剛剛拔擢的翰林侍講學士杜大人,我這表字是楊閣老和大小二位沈學士幫著起的,所以……”
    
    此話一出,房陵幾乎跳了起來,不假思索地在張越的肩頭重重敲了一拳:“好你個元節,卻原來還隱藏著這樣的家底不曾抖露出來!有這樣的師長,你還需要入什么國子監,更不需要理會那等人前人后表里不一的學官!”
    
    孫翰也連連埋怨道:“早知道元節你有這樣的關系,我和房兄也就不帶你到國子監這種如同坐牢的地方來了!不過我們可不和你客氣,以后若是有事求你,你可不能擺臉色給我們瞧!要是你敢翻臉不認人……”
    
    此時此刻,張越便佯怒道:“這算什么話?生死之交固然是朋友,但咱們認識了沒幾天,卻也是投契的朋友。難道在房兄和孫兄眼中,我就是那種得志便猖狂的小人不成?”
    
    三人你眼望我眼面面相覷了一陣子,最后齊齊大笑了起來。等到出了國子監和早就等候在外頭的跟班會合時,房陵和孫翰又盛情相邀張越擇日到家中做客,張越都一一應了,旋即方才分道揚鑣。
    
    坐在馬上,迎面雖刮來陣陣刺骨寒風,張越心中卻是百感交集,幾乎就想直奔徐府街去找杜楨商量商量,好半天才按捺住這種愚蠢的沖動。今兒個原本就是“巧遇”,要坐實這巧遇的巧合成分,他最好的辦法就是什么都不做。
    
    在大伯父張信脫罪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下,他還真是不再需要像剛剛入京那會兒六神無主,猶如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撞了。
    
    ps:下新書榜了……這下真的是除了周推榜什么榜單都米有,大家多投幾張推薦票鼓勵一下我吧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