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79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高泉這些天雖然不見人,但在外頭著實是忙前忙后極其辛苦。信弟能夠這么快解了牢獄之災,他著實出力不少。”
    
    上房之內,聽張輔如此一說,張越兄弟三人都覺得納罕。然而,張輔卻只說了一句便不再解釋,誰也不好多問。畢竟,堂堂英國公沒有理由更沒有必要為一個下人開脫,這件事也就輕輕揭過去了。倒是當張超提起接到張的帖子邀明日去狩獵時,張輔臉色微微一變。
    
    “既然是老二相邀,超哥兒就一個人去吧。信弟說不日就要起程前往交趾赴任,赳哥兒好好陪陪你父親,明兒個就先搬回去住。越哥兒想必對這種打獵之類的勾當不熟悉,沒必要去敷衍那些成日里只知道狩獵玩耍的紈绔,自己做該做的事情就是。老二那邊我自會讓人送信過去,他也不至于因這點小事埋怨你們。”
    
    聽了這話,三人全都松了一口氣。張超從小就是喜歡舞刀弄棒的,到了南京結識了友人,最多的也都是彼此探討拳腳上的勾當,這打獵的事情自然當仁不讓;張越張赳都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斤兩,這跑去打獵無非出丑,再說一個惦記父親,一個另有約會,只恨沒有法子推托,這會兒推托的理由送上了門,兩人自然全都高興。
    
    “多謝大堂伯。”
    
    “好了,時間不早,你們回去早些歇下,明日還各有事情。”
    
    眼看著三兄弟一起站起身告辭離去,張輔的臉上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欣慰之外更有些惆悵。張超雖魯莽,略有些紈绔脾氣,但心地卻是純良;張越沉穩有擔當,更懂得進退,倒是頗有大將風范;張赳這回固然險些闖禍,但單單是一個孝字,也可抵消千般不好。
    
    王夫人適才一直沒有說話,這會兒覷著張輔面露悵惘,猜也能猜到丈夫的心事是什么。她如今也已經三十七八,早就不存誕下親子的奢望,只府中那許多宜男之相的年輕姬妾也都是動靜全無,這就著實是蹊蹺了。此時此刻,她略張了張嘴,那千言萬語最終化作一聲嘆息。
    
    張輔卻被這聲嘆息給驚醒了,見王夫人正在拿帕子擦眼睛,他便軟言寬慰道:“兒女上頭的勾當乃是上天注定,夫人憂心也沒用。二弟三弟都有兩個兒子,這三個也都是好孩子,實在不行,到時候過繼一個,那也是你的兒子。”
    
    “老爺說的是。”王夫人忙放下紅綃帕,眼睛卻有些紅,但仍是強笑道,“老爺這半輩子都是行善積德,怎會沒有嫡親子嗣。我不過是看著這三個孩子各有各的好處,心里有些感傷罷了。說實話,比起二叔和三叔家那幾個兒女,他們的心性舉止倒更強些。”
    
    “嬸娘在開封城,老人家雖然年紀大了,可畢竟重規矩方圓講禮儀章法,所以才調教了幾個好孫兒。老二老三自幼沒了爹娘拘管,我又長年領兵在外,他們自己都少人管教,哪里教得好晚輩?說起來我看著他們那奢侈的模樣,就擔心他們惹出什么禍事來。”
    
    眼看丈夫恨鐵不成鋼地嘮叨起了兩個小叔子,王夫人本想提一提張越收到的那兩份帖子,可權衡再三還是忍住了。楊士奇那邊正是當紅的閣臣,拜訪一下也有利于前途;至于那大德綢緞莊,大約是小孩子家惦記江南綢緞好,于是帶一些回去給長輩,沒必要大驚小怪。
    
    次日一大清早,三兄弟便分頭出了門。要去打獵的張超身穿一件青絹箭袖,外頭罩著大紅猩猩氈披風,頭上戴著紫貂皮暖帽,腳下蹬著鹿皮快靴,身上背一張雕漆柘木弓,顯得英武神氣。他跳上馬后,便沖著張越和張赳嚷嚷道:“回來之后,我一定讓你們嘗嘗我打來的獵物!”
    
    瞧見張超帶著人風馳電掣跑得沒影了,張赳方才撇了撇嘴,扭頭正要走,他忽然站住了,轉過身對張越恭恭敬敬地一揖到地:“先頭的事情我如今知道錯了,謝謝三哥的教誨。”
    
    張越沒料到這一遭,等到張赳上馬車走了,他方才笑著抱了雙手,心想小家伙雖說有時候可惡了些,究竟還有些真性情,不是那種無藥可救的貴胄子弟。他只希望以后永遠不要再有用這大巴掌教訓弟弟的機會,這打人的時候,他的手也怪疼的。
    
    雖說今日該當赴大德綢緞莊之約,張越卻沒有出門直奔地頭,而是先去了一趟杜府。年初二的時候他已經來過一趟,可那次杜楨正好受召入宮,他只好留下了節禮,更壓根沒敢提拜見師母的勾當杜楨拋下妻女在浙東張偃,卻在開封城教了他四年,他怎么想都有些心虛,于是今天就借著接到楊士奇帖子的機會又跑了來。
    
    然而,仿佛是老天注定,他匆匆來到杜家的時候,卻在大門口撞上了正要出門的杜夫人裘氏。這一回,他避無可避,只得硬著頭皮上前拜見。然而,裘氏非但沒有如他想象那般給他面色瞧,反而端著笑臉打量了他好一陣,然后方才和善地道了一番話。
    
    “你來的倒是不湊巧,老爺出門拜客去了,正好不在家。加上先頭你來卻沒遇上人的那一次,你倒是白跑了兩趟。要是我上回一早知道,也好和你說道一聲,這正月頭七天,老爺有空的日子不多,你既是他的得意弟子,拜年的心意到了就行,晚幾天也不打緊。不過,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既然在京城,平常閑著的時候你也不妨常來,老爺不在還有我呢。”
    
    張越雖覺著裘氏看自己的目光中除了慈祥還有些別的意味,卻感到對方并不是惺惺作態,心下不禁暗道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連忙躬身答應了。眼看裘氏上了轎,四個轎夫抬轎并幾個隨從護送著漸漸遠去,他方才回轉身上了馬,一時之間犯了躊躇。
    
    那大德綢緞莊究竟該不該去?
    
    連生和連虎瞧見裘氏和自家少爺親切交談的時候,那臉色都和苦瓜似的,這會兒方才有所緩轉。哥倆跟著張越好幾年,一看張越猶疑便猜出了為難之處,于是連生便策馬靠近了些,低聲提議道:“少爺,反正眼下時候還早,去一趟那兒也不耽誤什么。再說,小的聽說大德綢緞莊在江南遍地都是,最是有名,不如買幾匹蘇綢杭綢回去送老太太和各位太太。”
    
    盡管只是個借口,但有時候人就是缺少一個借口,當下張越便笑著應了。主仆三人一路打馬,按著帖子上的地圖標記,順順當當到了地頭。
    
    ps:強推了,今日第二更,繼續求推薦票……今晚還有第三更,零點還有更新,看在我努力更新的份上,所有票都給俺吧!!!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