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85 一個名字


   學子們寒窗苦讀十幾載,絕大多數人都不是為了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往虛里說那是為了強國富民,一展胸中抱負;這往實處說,其實不過是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然后謀求賣一個好價錢罷了。
    
    于是,今兒個除了楊士奇之外還來了一個楊榮,幾個人頓時憋足了滿身的勁頭,就想待會在說話文辭上壓倒其他人拔得頭籌,也好博得兩位閣臣兼翰林學士的青睞。
    
    張越最年少,此時自然是敬陪末座。眼瞅著上座的楊士奇和楊榮彼此打哈哈,仿佛相談甚歡,內中卻流露出某種不那么對付的意味來,他便知道,這閣臣之間并不是那么和睦的。當然這也完全可以理解,大臣之間要是全都抱成一團,那就該皇帝老兒緊張了。
    
    楊士奇原本只是想給張越介紹幾個友人,先前并沒有對人直言他英國公堂侄的身份。結果今日楊榮不請自來這么一攪和,那幾個士子竟是流露出某種同仇敵愾之意。此時此刻,他一面和楊榮談笑風生,一面掃視著書房中眾人,見張越坐在那里安之若素,并不介意無人理會的窘境,他不禁暗自點了點頭。
    
    “今日趕巧,在士奇兄這里遇到這么好些年輕才俊,我倒是想起了咱們當年在翰林院的時候。也已經十多年了,那時候大伙兒聚在一塊飲酒論詩文,好文章好詩篇竟是無數,如今諸事繁雜,卻是有心動筆卻再也寫不出來。”
    
    話雖這么說,楊榮的面上卻是露出了幾分自矜之色來。當初的翰林院編修和如今的翰林院學士原本就是天壤之別,更不用提他眼下還在文淵閣參贊機務了。再說圣眷這東西和品級無關,他并不羨慕那些和他年紀相仿,品級卻在他之上的六部堂官,相形之下,他反倒提防著那些可以和皇帝談笑無忌的武官功臣們。
    
    此時,座上一個三十出頭的書生忽然拋出了一句義正詞嚴的話:“詩詞文學原本就是末學小道,二位學士如今位居臺閣,日理萬機造福天下,這方才是真正的大道。我等他日若能金榜題名,自當以二位學士為楷模。”
    
    “這又不是朝堂奏對,你說得這般正經做什么?”
    
    插話的乃是一個二十六七的年輕人,和別人的正襟危坐不同,他卻是翹足而坐面色閑適。說這話的時候他還瞥了一眼末座的張越,這才笑吟吟地又說道:
    
    “要我說,二位學士當初談詩論文,如今決斷國事,無所謂高下之分,不過是心境各有不同而已。當時難以料到現在,現在追憶當時,心境不同,當然做不出當時那樣的詩文,可誰敢說兩位學士如今的詩文不好?要我說一句實話,若是拿著咱們的詩文署上兩位學士的名字拿出去,還不是一時間洛陽紙貴?”
    
    頭一個人那裸的奉承張越聽著吃不消,后頭這個年輕人的做派他倒是覺得有些意思,尤其是最后一句話煞是大膽。見楊士奇笑容淡然,楊榮啞然失笑,全都不以為忤,倒是座上其他人俱是色變,于是,他不由也笑了起來。
    
    這一笑卻是正好讓楊榮瞧見了,他微一皺眉,旋即朝旁邊的楊士奇問道:“對了士奇兄,今日這許多人我都還是頭一回得見,你就不介紹介紹?”
    
    楊士奇剛剛只顧著瞧看在座眾士子的言行舉止,卻是忘了這一遭,此時便從左手第一人說起什么浙東顧萬川,湖南莫北海,福建萬世節,皖南廖昌金……這些人都是往日走動最勤的,他不過三言兩語就道盡其人來歷擅長,臨到張越的時候他卻微微一頓。
    
    “這是英國公的堂侄,祥符張越張元節。他剛來京師不多久,不過,勉仁一定認得他老師杜宜山。當初我們翰林院一群人一起聚會的時候,論經史乃是我第一,論軍略你第一,但論文章詩詞卻是他杜宜山第一。宜山賢弟如今重回翰林院,他這弟子你我不得照應一二?”
    
    楊榮看張越年輕,原本還以為因著對方是英國公張輔的子侄,楊士奇方才會另眼看待,等到聽說是杜楨的弟子,他方才真正詫異了。當下他也不坐了,站起身徑直走到張越跟前,從頭到腳看了好一陣子,這才面色古怪地問道:“你居然是宜山那個千年冰山的學生?”
    
    張越沒料到楊榮有此一問,而聽到那千年冰山四個字,他想笑卻又知道場合不對,好容易忍住了,這才起身恭恭敬敬地答道:“杜大人正是我的授業恩師。”
    
    “授業恩師……”
    
    楊榮念叨著四個字,臉上仍是充斥著某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直到落座之后仍是臉色怔忡。這旁人看得納悶,楊士奇卻知道此位同僚的脾性,于是便干咳一聲解了這尷尬的局面,又笑呵呵的對眾人說道:“大家不要看元節年輕,他十三歲便中了秀才,去年府學歲考一等,今年大約就要參加鄉試了。你們閑居京師,以后也可多多往來。”
    
    自古文人相輕,但文人之中也更喜歡串聯結社,干些吟詩作賦之類的風雅勾當。這座上眾士子都是彼此熟絡,其中既有楊士奇的遠房親戚,也有他朋友的子侄或是同鄉晚輩。他們隔三岔五地聚會,甚至還在楊士奇不當值的機會把文會開到了他的家里。此時聽他這么說,眾人無論心中所想如何,都是各自點頭答應,同時亦是再次仔仔細細打量了張越一番。
    
    一番說笑之后,楊士奇提起后花園梅花開得正好,楊榮便興致勃勃地提議眾人移步一觀。幾個士子都知道楊榮在內閣眾臣之中最得永樂皇帝朱棣愛重,早就鉚足了勁露一手,這會兒誰也不會掃興。于是乎,七八個人各自穿上了御寒的披風和皮袍,齊齊往后花園走去。
    
    楊士奇瞥見楊榮頻頻目視張越,仿佛有話要說,便有意揀了個話題叫了其他人上前,單單把張越留在了后頭。當一側頭看到楊榮朝張越那邊走去的時候,他更是莞爾一笑,心想某人剛剛心中憋著的那些話這會兒應該都會倒出來。
    
    “元節,你和我說說,杜宜山那個千年冰山怎么會收你做弟子的?”
    
    面對楊榮那張掩飾不住好奇的臉,張越頓時啞然。他著實沒想到楊榮特地落后幾步是為了問他這個問題,沉吟片刻,他就原原本本道出了當日之事,連那茶聯比拼也沒有漏過。
    
    “好個沈民望,當初那么一件趣事,回來之后居然不曾對我提過!”
    
    埋怨了一番之后,楊榮便收起了起初那幅總有幾分譏誚的笑臉,猶如熟絡的長輩那般輕輕拍了拍張越的肩膀,笑著說道:“元節,別看你前頭那些少說也是個舉人,卻都不及你的福分。能夠拜在宜山兄門下乃是不小的機緣,他面冷心熱,既然收了你做學生,必定用心十分,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他的期望!”
    
    ps:一大早下來周推榜名次居然掉下去了……今天第一更,大家眼瞅著多給我一點推薦票吧,俺一定會多多更新!!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