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86 梅林


   不過是須臾之間,天上那輪紅日便消失不見,天地間便籠罩著一種陰沉沉的光景。楊士奇和楊榮仰頭一瞧,都說是要下雪,此時其他人便也湊趣地笑了起來。
    
    有的說這白雪紅梅恰是應景,有的則說瑞雪兆豐年來年必是好收成,更有的搖頭晃腦感慨起了這時節城中那些貧苦百姓,還有人說什么漕運封凍交通不便……總之,不過是一個尚不曾落下來的雪字,便讓此時的氣氛真正活絡了起來。
    
    張越此時遠遠地已望見那紅梅林。隔著一道矮矮的圍墻,但只見無數胭脂般的紅梅火紅火紅地在那里閃耀,在這肅殺的冬季流露出一種別樣的精神抖擻。及至近前,他方才看清那后花園中全都是梅樹,那紅梅一朵朵在枝頭綻然怒放,一陣呼嘯寒風吹過,無數花瓣散落塵埃,卻依舊散發出紅艷艷的光彩。
    
    此時,起初那笑說自己等人的詩詞署上二楊之名就能洛陽紙貴的福建萬世節擷起一支紅梅,放在鼻尖輕輕一嗅,這才笑呵呵地說:“這紅梅開得如此艷麗,卻沒有白雪相托,落在泥里卻可惜了。怪不得放翁當日有詞云,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此時別人都已經到了亭中,張越落在最后,恰聽到這話,他心中一動就笑道:“這有什么可惜的,這落花固然零落成泥,卻澤被一方土地,明年還能開出更鮮艷的紅梅來。再者,這紅梅眼下不被寒風吹落,也總有凋謝的那一天,既然如此,早與晚有什么不同?”
    
    那萬世節只是隨口一嘆,沒想到張越會接口,愣了一愣方才大笑道:“說得好說得好,我倒是著相了!天下萬物都有枯榮,何必苛求一世榮華。想不到元節你小小年紀,倒想得開。”
    
    說到這里,他忽然壓低聲音,擠眉弄眼地說:“大伙兒今日聚在一起本就是為了會文,既然是到這梅林來了,多半就是什么詠梅詠雪之類的老勾當。古往今來這種詩詞數不勝數,也沒什么新意。只你是新來的,那些個家伙少不得要揪著你起頭,你可得做好準備。”
    
    眼瞅著萬世節瀟瀟灑灑背手進了那亭子,張越苦笑一聲便跟了上去,心里盤點了一下古往今來的詠雪詠梅名篇,然后愕然發現在這個時代,他能夠記起來的兩首竟全都是毛爺爺的驚世之作。自打重生到現在,除了茶聯那一次,他還沒有進行過剽竊大業,此時只得算計待會若是不打緊,他就拋磚引玉作一首湊數,真要有人擠兌,那就只能臉皮厚一把了。
    
    此時外頭已經漸漸飄起了雪花,風也有些大了,涼亭中早有仆人準備好了炭爐茶水,又在周圍放上了一道風圍,這冷意便消減了許多。楊士奇楊榮都是閣臣,平日雖辛苦,閑來的時候打熬得好筋骨,卻也不覺寒冷,竟是都脫下了避雪的鶴氅。于是,其他士子也不好在這種情形下擁裘而坐,這大衣裳一脫,周圍幾個仆人的手上就多了一大堆大氅披風皮裘。
    
    張越剛剛在路上的時候吃楊榮那番話一嚇,倒沒注意別人都是什么衣裳。這會兒稍加留心,他便發現自己那件天青色酡絨披風根本算不得什么,畢竟,在姑蘇一帶,這絨是最好尋的。而那些貂鼠鶴氅、灰狐貍皮裘、銀鼠對襟袍子……俱是頗為奢華,唯有萬世節乃是一襲家常舊衣,此時脫無可脫,他卻非但沒有赧顏之色,反而談笑照舊。
    
    “元節過來。”
    
    見楊士奇招手,張越連忙上得前去,卻見那邊的案臺上已經鋪開了一張白紙,旁邊有小童正在磨墨。他正有些奇怪,卻聽楊榮笑道:“你是宜山兄的得意弟子,這做詩文的本事大約師承于他,我們就不讓你顯擺了。今日你是新來,又最年少,這詩文謄抄的事情便交給你。倘若都是好詩詞,興許還可以送去付印。”
    
    這謄抄從來都是個苦伙計,聞聽此言,其他人便都輕松地笑了起來,萬世節更是朝張越投來了一個同情的眼神。而張越笑著在那案后坐定之后,心里卻犯起了嘀咕。他倒沒想過在這里一鳴驚人,反倒是楊榮說杜楨詩詞精通很讓他奇怪。要知道,他拜在杜楨門下整整四年,卻從來沒有聽這位老師吟詩作賦,學問倒是扎實得緊。
    
    既然身在一片紅艷艷的梅林之中,題目自脫不開詠梅,楊士奇楊榮二人又道是不限韻,詩詞皆可。他們這最好的評判往那里一坐,唯一不知根底的張越又在那里負責謄抄,旁人哪有不盡情展才,紛紛絞盡腦汁要從那無數千古名句中突出重圍另辟蹊徑。
    
    只一會兒的功夫,張越便在紙上謄抄了兩首。
    
    “逢花卻遇故園梅,雪掩寒山徑不開。明月愁心兩相似,一枝素影待寒來。”
    
    “皓態孤芳壓俗枝,不堪復寫拂云枝。從來萬事嫌高格,莫怪梅花著地垂。”
    
    和盛唐那些意境雄闊的詩句比起來,這兩首不過中平,而且如今科考也不考詩詞小道,因此作為評判的二楊自然不會吹毛求疵,不過是隨意品評了兩句。倒是楊士奇見其他人仍在冥思苦想,便笑吟吟地往正在謄抄的張越那邊看了一眼,見那一手字端正圓潤,絕非一蹴而就,竟有些沈氏兄弟書法的神韻在其中,他心中不禁稱奇,遂輕輕拉了拉楊榮的袖子。
    
    “勉仁你看。”
    
    楊榮隨眼一瞥,頓時笑問道:“元節是不是臨過大沈學士的字帖?”
    
    正專心謄抄的張越聽這一問,便止筆答道:“當初杜先生曾經說小沈學士在壁上懸腕練字,說這可以鍛煉臂力,我便在家里如是練了兩年,確實臨過大沈學士的《四箴銘》。先生說見字如見人,所以除了學問也曾嚴格督促我練字。”
    
    “果然是杜宜山的作風!”楊榮此時不覺啞然失笑,拿起那墨跡淋漓的白紙又端詳了一番,旋即感慨道,“皇上最愛大沈學士的字,皇太孫也常常臨大沈學士的帖子。就是我和士奇兄,往日也曾經在這字上頭煞費苦心。”
    
    “老爺,老爺!”
    
    話音剛落,遠處就傳來了一個嚷嚷聲。沒過多久,就只見管家楊忠沿著小徑跌跌撞撞沖了過來,三兩步奔上了臺階。
    
    “皇……皇上帶著皇太孫微服到了,已經進……進了二門!”
    
    張越這時候真正懵了說曹操,這曹操居然就到了?
    
    ps:第二更……繼續求推薦票,嗯,永樂大帝即將登場了……
    
    推薦一本新書《怒蒼》,書號1277730。貌似我不是第一個推薦的人了,汗,不過確實是寫得很有感覺的文,看那么多大神推薦就知道了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