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87 面圣


   楊士奇雖然是參贊機務的閣臣,官階卻不過正五品,自比不上六部堂官,就連大理寺國子監之類的掌事官也不及。因此,相較英國公府的富麗堂皇庭院深深,他這座府邸不過是整齊大氣,用的仆人也就二三十人。平日固然是滿夠使了,一遇到大事不免有些捉襟見肘。
    
    楊忠匆匆忙忙跑來報信,園子里的眾人登時亂成一團。然而,還不等楊士奇開口吩咐什么,花園門口就已經擁進來數十個身穿錦衣的漢子,卻是訓練有素地以最快速度占據了各個險要之地,將這座后花園牢牢拱衛了起來。幾乎是同一時間,一個高大健壯的身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繼而龍行虎步地朝這邊走了過來。
    
    張越一眼就瞅見了那人背后某個熟悉的身影,心想這真是趕得巧。眼見楊士奇楊榮已經疾步奔出亭子,他連忙也跟著其他人出去,按部就班地跪在了最后頭。
    
    此時地上已經積了薄薄一層雪,天上還飄著一片片雪花,眾人倉促之下誰都來不及穿什么避雪的大衣裳而且也怕穿上了不恭這會兒往地上一跪,那股子陰寒冷冽順著膝蓋直竄上來,幾乎讓人忍不住打哆嗦。饒是如此,除了楊士奇楊榮這兩個見慣了皇帝的,其他人都是激動莫名,張越甚至能看到有人卡著地上石子縫的手在那里微微顫抖。
    
    “臣拜見皇上!”
    
    “學生拜見皇上!”
    
    雖說略有些參差不齊,但那聲音卻洪亮得很。而這樣的聲音在朱棣聽來也覺得頗為滿意,他今日心情不錯,便不像往日對待朝中文官時那樣陰沉著臉。目光在人群中一掃,他淡淡點了點頭道:“都平身吧,這天上雪下大了,且到亭中說話。”
    
    亭子中的仆役們此時也跪了一地,眼看皇帝進來一擺手,眾人方才躡手躡腳地爬了起來。眼疾手快的楊忠從一個仆人手中抓起一件厚實的皮裘,小心翼翼地鋪在了當中的太師椅上,這才垂手退到了一邊。朱棣欣然坐了,這才笑道:“大冷天的,士奇這家里倒是熱鬧。”
    
    張越聽著這話平常,但深知皇帝秉性的楊士奇卻不敢等閑視之,忙答道:“勉仁是我平日請都請不來的客人,今天卻當了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碰巧臣的幾個子侄晚輩都湊在這里,大伙兒興致高,就到了此地賞梅會文,誰知道皇上竟也是和皇太孫一同來了。雖說皇上勇武蓋世,但這微服之舉實在是……”
    
    “你們今天興致高,朕今日興致也好,所以帶著瞻基出來走走,一點小事你別揪著不放。朕當日在燕王府的時候,哪天不出門巡視個幾遭?”
    
    不等楊士奇說完,朱棣卻笑著擺手打斷了他的話。瞅見案桌上有一張墨跡淋漓的紙,他便好奇地拿起來端詳了一番。此時此刻,做了那兩首詩的士子皆是兩眼放光,臉上更露出了希冀的表情,而其他人則是后悔莫及早知道天子會忽然駕臨,剛剛就不該為了拔得頭籌而字斟句酌,結果卻錯過了這大好的機會!
    
    朱棣在那兒細看的時候,站在他身旁的朱瞻基也悄悄偷瞥了幾眼。他自幼便受朱棣疼愛,這點子小事自不怕會受苛責,見那兩首詩格調雖還不錯,卻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絕代好詩,他不免有些意興闌珊,很快便移開了目光打量起了周圍的人。待看到張越時,他微一詫異,旋即露出了微微笑容。
    
    “這詩也還罷了。”
    
    盡管是一句算不上夸獎的評語,但那做詩的兩人仍是趨前一步誠惶誠恐地跪下謝恩,楊士奇楊榮卻是對視一笑,心中卻都是曬然。要說文采風liu,誰能及得上昔日解縉,結果那樣的大才子還不是活活凍死在雪地上?至于張越則更是沒時間理會別人的小心思,發覺朱瞻基認出了他,甚至還給出了某些善意的表示,他不禁心中一跳,知道人家還記著當日情景。
    
    然而,朱棣用輕飄飄一句話評判了那首詩,隨即卻指著那墨跡淋漓的紙笑道:“倒是這筆字很不錯,圓潤秀氣卻又不乏風骨,有些沈民則的神韻在,看得出是經過勤學苦練的。唔,今天這謄抄的人是誰?”
    
    即便沒料到這意外的一遭,但張越還是急忙站出來,上前行禮下拜道:“回稟皇上,是學生謄抄的這兩首詩。”
    
    楊榮見朱棣若有所思地打量著張越,忙笑道:“皇上果然是目光如炬,張元節確實是臨過大沈學士的帖子,還曾經仿小沈學士懸腕練字于壁上,這才有了今天這一手字。”
    
    朱棣原本瞧著張越年輕,倒沒留多大心思。因著解縉的關系,他對于那些生來便是神童,之后卻又恃才傲物自以為聰明的人物并不熱衷。而此時楊榮這么一說,他倒是打消了那些顧慮,心想年紀輕輕就能有這般毅力,倒是頗為難得。
    
    楊士奇眼見楊榮搶先把剛剛張越說過的那番話倒手賣了出去,心里不覺好笑。然而,他和杜楨相交莫逆,自不肯讓楊榮專美于前,此時少不得也添上了一番話:“皇上別看張元節年少,他可是自幼名師教導。他師承翰林侍講學士杜宜山,經史學問也扎實得緊。”
    
    張越自忖臉皮極厚,但此時被這兩位楊姓達人如此稱贊,面上也不禁有些紅了。然而,這赧顏的表情在別人看來無疑是謙遜的表示,至少朱棣就因為楊士奇楊榮的連番好話而生出了愛才之心。然而就在這時候,又有人在天平上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皇爺爺,您大概不知道,這張越張元節可是英國公的堂侄。”
    
    朱瞻基一句話引來了朱棣的注意,便笑著將當日在國子監巧遇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也不知道是他記性極好,還是當日的那番交談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總而言之那兩段極其重要的話他幾乎是復述得一字不差,就連張越本人也是心中驚嘆。
    
    兩個近臣再加上自己最愛重的孫兒全都贊不絕口,朱棣頓時更動了心,當下就大笑了起來:“朕昨天還問過張輔,說是家中子侄有誰可加恩的,誰知道他竟然回答朕說,兒孫自有兒孫福,晚輩們還年少,需得自己打拼,卻原來是雪藏了這樣一個侄兒!張越,你且起身上前來,讓朕看看你是不是三頭六臂,居然讓朕的二位楊學士和皇太孫都說你的好話。”
    
    這話語中便帶上了幾分開玩笑的意思。張越急忙站起身來上前,頭一次面圣的他根本不知道該在多遠處止步,竟是徑直走到了那案桌前。而朱棣卻不以為忤,饒有興致地打量一番后,忽然撂下了一句語驚四座的話。
    
    “你張家素來是將門世家,你棄武從文,莫非是因為如今太平盛世,當文官好升官么?”
    
    ps:第三更送上,繼續求推薦票。另外,原定于明天上架的,但今天下午我去找了編輯,把時間推遲到下周一了,也就是說還有五天才會上架。這五天我都會盡力一天更新三章,還請大家把七月的月票預留給我,沒有月票的留下推薦票也行,俺在這里拜謝了!!
    
    嗯,順便推薦女友梨花的書《鳳飛來》,書號1240704,一個紈绔男和樂觀女的故事,敬請觀賞。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