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88 老實的妙人


   伴君如伴虎,這句話張越以前還沒什么心得,但現如今他卻貨真價實體會到了。
    
    剛剛朱棣還是開懷大笑仿佛一個尋常長輩,這會兒忽然笑容一收問出了這樣的誅心之語,要是換成一個心理素質稍差的人,即便不嚇得心驚膽戰,那也多半是期期艾艾不知道說什么是好。即便張越心性沉穩,聞聽此語也不禁一驚,虧得他急智,電光火石之間竟是打點好了一番說辭。
    
    “皇上,學生幼年時身體孱弱,那時候看兩位兄長舞槍弄棒,心里曾經殷羨不已,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身體康健,能夠躍馬疆場立下戰功。待到長大一些身體一日日好了,英國公派了幾位家將前來家中教習,可我雖跟著勤學苦練,武藝卻不過稀松平常。那時候杜先生便教導我說,與其憑半吊子的功夫在戰場上落人笑柄,還不如勤奮讀書,也一樣能為爹娘博一個封敕誥命。”
    
    若是張越說什么報效國家心懷天下,聽膩了這種話的朱棣興許只會曬然一笑,可此時張越直接搬出了一個最簡單最通俗但也最可信的理由,他頓時笑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張越,他忽然又開口問道:“你既然練過武藝,可能開弓否?”
    
    “回稟皇上,學生能拉開一石的強弓,但準頭有限。”說出這話的時候,張越偷偷抬頭瞥了一眼朱棣,見他嘴角含笑并不以為忤,心中一動的他便有意加上了一句話,“不過學生的大哥不但能拉開兩石強弓,而且能百步穿楊,在武藝上頭,學生實在難追大哥項背。”
    
    “你大哥……唔,便是交趾參將張攸的長子么?”
    
    張越著實沒想到這皇帝居然會連自己家中的情形都一清二楚,愣了一愣方才點頭。
    
    此時,旁邊的士子們有不少都消去了原先那縷敵意,甚至還有不少人為張越扼腕嘆息這難得一見的大好機會,大展文才也就是了,說什么武事?倒是楊士奇楊榮隱秘地交換了一個眼色,頗為贊賞張越的淡定。連向來懶散不羈的萬世節也是微微納罕,看張越的目光多了幾分欽佩的意思在這種時候,有幾個人會想到自己的兄長?
    
    “好,改日有機會,倒是要讓張輔帶那個武藝不錯的小子讓朕看看!”
    
    朱棣原本就是存心考較張越,這一番問答下來,見他不卑不亢,更難得的是心地實誠,倒是生出了不少好感。他一向對于武將功臣頗多優容,昔日戰盛庸而亡大將張玉,他痛心疾首,所以之后才會厚待張玉的三個兒子,幸而張輔年少英杰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如今赫然又是一員名將。
    
    此時他生出了一絲惋惜此少年見識品行都不錯,倘若勇武,過繼給張輔嗣英國公倒是合適。張輔堂堂國公,又是武將重臣,年過四旬膝下無子,終究是讓人覺得不放心。
    
    趁著朱棣沉思的時候,張越也悄悄仔細打量著這位功過兩全的帝王。要說功,屢敗蒙古平定交趾安撫西藏,又有鄭和下西洋和永樂大典,無論哪一樁都是其他帝王根本拿不出的功績;要說過,靖難之役結束后誅戮方孝孺等人十族,之后更是重用錦衣衛大肆捕殺異己,這殘酷的手段幾乎不遜于其父朱元璋。只此刻站在面前,他便能感覺到一種懾人的氣勢。
    
    這是貨真價實的永樂大帝,可不是電視里頭那種唬人的演員!
    
    難得興致勃勃地來到楊士奇家里,又碰見一個有趣的小家伙,朱棣的心情愈發好。聽說今日的文會不過剛剛開始,他就示意眾人繼續,又吩咐張越坐下繼續謄抄。
    
    這旁人都沒有座位,哪怕朱瞻基楊士奇楊榮都是侍立一旁,張越這一坐簡直是難受得如坐針氈。等那墨磨開,他凝神提筆開始寫字,這些亂七八糟的心緒方才漸漸平了。
    
    朱瞻基平日在宮中有無數人看著,一舉一動都要符合皇家風范,這一日好容易瞅著機會,自是不肯安安分分呆在朱棣旁邊聽別人吟詩顯擺,便溜到了張越身后。瞧他聚精會神,筆下流轉出一個個端正圓潤的字,而且仿佛根本沒有注意自己,他不禁若有所思地摩挲著下巴。
    
    “皇太孫。”
    
    “啊,是楊大人。”朱瞻基回轉頭見是楊士奇,便笑吟吟的點了點頭,“難得看見皇爺爺這么高興,今天這一趟還真沒有白來。”
    
    他一面說一面又指了指旁邊充耳不聞只顧著謄抄的張越,上前一步低聲對楊士奇說:“那一日我去國子監正好遇上了元節,覺著他行事頗對我的脾胃。畢竟,如今沒幾個人說話不遮不掩的。皇爺爺既然頗為欣賞他,楊大人是否能尋一個機會引薦到東宮來?”
    
    這話聽著雖尋常,可楊士奇豈是尋常人?抬眼瞅了瞅笑得輕松自如的朱瞻基,他心里如同明鏡似的敞亮這漢王如今被囚,不日就要發落,但只要不死,其野心未必就此打住,再說還有一個趙王。張越不論怎么說都是英國公張輔的子侄,把人召進東宮無疑便是一個風向標。
    
    楊士奇自己就是鐵板釘釘的,然而此時他卻異常審慎。見楊榮正陪著朱棣說笑品評那些詩篇,并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形,他便微微搖了搖頭:“皇太孫,若皇上剛剛真有此意,早就召元節為你的伴讀了。此事還需從長計議,不必急在一時。他如今也算是我的晚輩,若是有機會,有些事情我自然會緩緩和他說解明白。”
    
    “那就好。”朱瞻基微微一笑,面上的深沉之意斂去無蹤,忽地又回頭瞥了張越一眼,眼神中閃過一絲惋惜,“我那幾個伴讀不是規行矩步的木頭人,就是心思深沉之輩,或者干脆就是心比天高才比紙薄的家伙,若是有他這么個老實的妙人,我就不會那么無趣了。”
    
    無論朱瞻基還是楊士奇都沒有注意到,當這番話說完,那邊應該正在聚精會神寫字的張越肩膀輕輕一抖耳朵極好的張越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有一天得到“老實的妙人”這么個評價。看來,他很有必要繼續老實下去。
    
    ps:第一更,求推薦票啦!
    
    嗯,那天一時性起給小魚同學的新書也寫了一首歪詩:繡色藏深閨,雄雌花容輝。諸君憑欄看,誰抱美人歸。請君觀賞《繡色》,書號1181356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