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89 順路蹭飯


   偷得浮生半日閑,朱棣在楊士奇這家里很是逍遙了這大半天,隨意評點了一番詩詞,卻沒有留下來用午飯,而是說要帶著朱瞻基去幾位功臣家逛逛。
    
    楊士奇和楊榮勸阻不下,原本要帶著眾士子送到門口,卻被朱棣以不要驚動太廣為由攔住,只能送到二門為止。饒是如此,哪怕是那一行人已經消失在視線中,眾人仍是多等了一刻鐘,估摸著朱棣等人應當已經出門離去,這才各自揣著不同的心情回轉了亭子。
    
    天上的雪此時愈發大了,甚至已經在紅梅的枝頭壓上了好一層,可幾乎全都未穿避雪之衣的眾人卻興奮莫名。尤其是那幾個詩詞得到了些許贊賞的人更是連走路都能飄起來,顧盼之間神采飛揚。然而,更多的目光卻都投在了張越身上,盡管他在后頭再未有出彩之舉。
    
    張越倒是已經打點好了那首經典的《卜算子詠梅》,但最終卻沒有用上,這也讓他長長出了一口氣他一來就搶占了不小的風頭,倘若之后再來一個一鳴驚人,那風頭太甚就過猶不及了只是,那幾個初見時有意無意冷落他的書生學子都不再端著一幅冷面孔,甚至或多或少表現出了親近,他卻覺著沒多少趣味,也就是和萬世節多交談幾句。
    
    回到亭中,楊士奇和楊榮見眾人無不是興奮過度,自然能夠體諒,于是一個笑著鼓勵了幾句,一個告誡了一番。此時已近中午,眼看天色,幾個學子便一個個起身告辭,楊士奇也并不挽留。而張越忖度片刻便落在了最后一個,當他站起身的時候,楊榮卻搶在前頭笑呵呵地說話了。
    
    “皇上對文臣武官的小一輩很少留心,今日元節你算得上是緣法獨到。如今皇上大約是往英國公府或是成國公府去了,你若是匆匆回去,難免會再次撞上。這一次碰巧那是機緣,兩次碰巧就難免有人要多心。如今時候尚早,你不如去你老師那里坐一坐。他今日正好輪休,你也可以蹭他一頓午飯,這師生倆說說今天的趣事,也是一樁佳話。”
    
    楊士奇沒料到楊榮眼巴巴搶在他前頭,竟是為了說這樣一番話,頓時啞然失笑。然而他不得不承認,在內閣中楊榮最得信賴靠的便是這絕佳的審時度勢功夫。此時此刻張越若是急急忙忙回到英國公府,再次撞上那至尊一行,興許會弄巧成拙。于是,他也不開腔,而是對面露詫異的張越微微頷首。
    
    張越并不是笨蛋,盡管楊榮的戲謔讓他頗有些窘,但細細一思量,他便知道這提醒恰到好處,于是連忙答應了,這才躬身告退。
    
    然而,跟著那管家楊忠來到大門口,瞅了瞅自己那匹吃飽了喝足了精神奕奕的大黑馬,再仰頭瞧了瞧鋪天蓋地壓下來的雪花,他不禁冒出了一個念頭這大中午,又是絕對不適合拜客的大雪天去拜訪杜楨,還真像直奔午飯去的。
    
    所幸貢院街和徐府街相距很近,打馬飛奔不過一盞茶功夫,他就到了杜府門前。只這么一會兒,他身上的披風就幾乎都被雪給沾濕了,那皮帽子也鉆進了不少雪片,戴在頭上讓人陰冷得難受。好在門上的岳山一眼就認出了他,一面打發同伴老魏前去報信,一面則是慌忙把他請進了門房,手忙腳亂地幫著解下了那件濕了一半的披風,口中還埋怨不迭。
    
    “公子這是打哪兒來的?這么大的雪,出來的時候怎么也得披上蓑衣戴上斗笠,這酡絨披風和皮帽看上去暖和,這種天卻根本不頂用!好在公子大約沒趕多遠的路,否則連帶里頭的衣服都得濕了。就算早上出門的時候沒預備,這從別人家出來的時候也得借上一套。”
    
    聽岳山絮絮叨叨一說,張越方才記起自己在楊府門口風風火火上馬之后,后頭似乎有人嚷嚷什么。那時候風大雪大,他回頭瞟了一眼卻沒看清,也就忘在了腦后。如今想來,人家指不定已經準備好了避雪的用具,偏生他跑得快,竟是錯過了。
    
    說話間,老魏已經是一溜煙回轉了來,手中卻是多了一套避雪的行頭。張越戴上青箬笠,披上綠蓑衣,再套上一雙棠木屐子,卻不肯撐那青綢油傘,一陣風似的出門往二門那邊去了。岳山跟著出了門房,見張越居然穿著棠木屐在雪地上行走如飛,忍不住叫了兩句。
    
    “公子慢些,小心腳下打滑!”
    
    “我說岳老哥,你也太殷勤了,這要是外人看見還以為那是咱家少爺!”
    
    一聽這話,岳山頓時轉過頭沒好氣地瞪了一眼老魏,這才神秘兮兮地嘿嘿一笑:“雖說那不是咱家少爺,但也和咱家少爺差不多,難道你沒聽到內院那些個丫頭傳的閑話?太太都已經看準了七八分的事,那老爺點頭還不是遲早的?”
    
    “真的假的……你這么一說我倒記起來了,前幾天確實聽人提起過……”
    
    這門上兩人閑磕牙的時候,張越已經在一個下人的指引下來到了杜楨的內書房。這已經是來過一次的地方了,他在廊下解了那身避雪的穿戴,又拍打了一下身上存留的雪花,這才輕輕推開了門進去。然而,書房中并不止杜楨一個,他上次見過一面的杜夫人裘氏竟是也在。
    
    杜楨瞅著張越那被雪水微微濡濕的頭發,忍不住皺眉道:“這大雪天的跑過來做什么?”
    
    “老爺,人家這大老遠跑過來看你,看你這話問的!”裘氏卻是慈眉善目地嗔了一句,繼而往張越身上打量了一番,又關切地走上前道,“這天冷風大,又下著雪,看你身上這狼狽樣子。有什么事待會再說,先去換一身衣裳,這正好是大中午的,留下吃了飯再說!”
    
    張越萬沒有料到,自己還沒來得及和杜楨說上兩句話,就被裘氏攆著去旁邊屋子換衣裳,甚至連蹭飯的事情都給解決了,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是好。當他在那間燒著炭火的屋子里脫下那身冰冷的衣裳,在墨玉和鳴鏑的服侍下換那身新行頭的時候,他更是吃了一驚。
    
    這衣服尺寸大小和他的身形恰好吻合,哪有那么巧的事?
    
    此時此刻,一向多嘴的鳴鏑便咧嘴笑道:“三少爺這身形果然是和墨玉差不多,也虧得他去當了一回衣架子。這衣裳太太預備了四套,原打算正月十五元宵節送給三少爺的,這會兒卻用上了,到時候的東西可又得重新備辦!”
    
    墨玉卻沒注意衣裳好壞畢竟這些衣裳他都穿過看到張越左肩上綁著的那白紗,他不禁關切地問道:“三少爺,您左肩可是受傷了?”
    
    “不礙事。”張越輕輕用右手在左肩按了按,露出了一個漫不經心的笑容,“不過是被馬蜂蜇了一口。”
    
    ps:今天被某件事打擊了一下,索性也就看開了。嗯,不說這些,這是第二更,晚上還有第三更,繼續伸手討要推薦票啦,拜謝拜謝
    
    以下是廣告:昭宣中興的時代有什么?早慧的少年天子、浪漫的故劍情深、權傾天下的輔臣、四夷賓服的榮耀……錯!奸情,一切都是奸情!不然,你來解釋為什么歷史會是那個模樣!
    
    《長樂夜未央》作者:易楚,書號:1226527
    
    別怪偶廣告多,都是群里的姐妹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