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90 先生家的一頓飯


   杜府給張越準備的行頭并不奢華。此時,他身穿一件青緞八團花對襟衫,底下則是尋常的青緞褲子,外頭罩一件鑲白色領湖綠色云紋綾里的披風,底下蹬著藕合色黑絨云頭履,看上去好不精神。只是跟著鳴鏑墨玉前往杜家正堂的時候,他總覺得心頭怪怪的。
    
    等到了飯桌上,他倒是打消了心里頭的顧慮。
    
    杜家也是浙東張偃的大族,自然講究一個食不言寢不語,吃飯的時候更沒有什么布菜的勾當。飯桌上統共四菜一湯,醋溜鮮魚、冬菇豆腐、韭黃雞絲、玉絲肚片、鮮蝦羹,俱是家常菜,而裝盛的盤碗卻是元青花瓷。平日山珍海味也吃了不少,此時見著這家常菜,又是在不必有所顧忌的杜家,于是他竟一口氣吃下了兩碗香米飯,就差沒打飽嗝了。
    
    杜楨平日冷臉,這一餐飯吃完,丫頭奉上茶來的時候,見張越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他卻少有地露出了笑臉道:“若是讓英國公看到你今兒個這模樣,只怕會以為你平日在家里不曾吃飽,回去了就得質問家里頭的廚子!我家里頭可都是平常菜,偏你吃得風卷殘云。”
    
    張越和杜楨相處久了,也習慣了老師時不時的調侃,此時便笑道:“這平日里在外應酬的人素來都惦記家里的菜,不就是為了家常菜暖心暖胃?再說了,我這大雪天的巴巴趕來先生這兒蹭午飯,別說這一餐有魚有蝦有肉,就算都是白菜蘿卜絲,那也是人間美味。”
    
    “好好好,以后你若是再來,我就讓你師母吩咐廚下做白菜蘿卜絲!”
    
    裘氏平日看慣了丈夫淡然的面孔,此刻見這師生倆斗嘴不禁莞爾,忙嗔道:“老爺,今兒個是我特意廚房做些清淡可口的浙東家常菜,元節原在北方長大,頭一回用這些覺著新鮮,也就是多吃了一碗飯罷了,你竟是尋出這許多話!”
    
    見杜楨啞然,她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張越,最后滿意地點了點頭,因笑道:“你是老爺的學生,前次又送來了那樣一份厚重的節禮,所以你這執拗的老師原打算送筆墨紙硯還有新書給你,我卻死活攔了。老爺教你四年,看著就和自己的兒子差不多,這還有什么客氣的?我讓家里人給你做了四套衣裳,今兒個你穿了果然是好,還有三套待會一起帶回去好了。”
    
    饒是張越確實沒把自己當成外人,這會兒仍是被裘氏一番話說得面上微紅。他悄悄瞥了一眼杜楨,見自己這位先生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便知道這做衣服之類的勾當都是師母安排,于是愈發心中惴惴。然而,既然是飯后閑聊時分,這便注定他得面對裘氏層出不窮無所不包的問題,到最后總算告一段落時,他幾乎感到自己滿腦門子都是油汗。
    
    這怎么像是準女婿見丈母娘……等等,杜先生據說只有一個女兒,難道這真是……
    
    就在他后背心開始冒冷汗的時候,裘氏終于放過了他,站起身說后頭還有事,讓他在家里多坐一會,這才笑瞇瞇地離開了屋子。直到人走了好一會,張越方才抹了一把額頭,不出意外地發現帕子上一片油膩膩,于是便長長噓了一口氣。
    
    “你師母就是這個脾性,有什么說什么,這好惡都不藏在心里。”杜楨這時候方才開了腔,面上卻露出了幾許悵惘,“當年我貶官之后不多久,這江山便易主了。我是建文舊臣,雖遭貶謫,心里頭卻難免有些芥蒂。為防朝廷征辟,我便拋開家小在外游學,一直都不曾和家里通音訊,誰知這一走就是十年。你師母在家里一等十年,是我對不起她。”
    
    盡管是杜楨唯一的學生,但張越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段往事。此時此刻,望著杜楨那專注而又惘然的側臉,他覺得楊榮面冷心熱的形容很貼切他這位老師并不是無情冷漠,只不過喜歡端著無情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實質上卻的的確確是熱心腸。
    
    否則,他會在張家族學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待上好幾年?當初會在乎他這么一個資質決計算不上拔尖的幼年童子?如今在眼看又要飛黃騰達的時候,還惦記著他這個出身武勛世家的學生?好容易壓下了心中那種莫名感觸,他便說起了今天的那番巧遇,連帶把上一次在國子監的那番巧遇也一起說了。
    
    即便是聽到這樣離奇巧合的機緣,杜楨卻仍是不動聲色,甚至連眼皮子也不曾多眨一下,而只是淡淡地說:“楊榮能夠在內閣大臣中最得圣心絕非偶然,今日他這提醒對你大有裨益。楊士奇和我相交莫逆,他和我卻不過是泛泛之交,今日在皇上面前有意提起你,卻不是因為看我的面子,也不是因為你投他的緣法,多半是想試試英國公張輔的反應,也是為了投皇上所好。你這樣的性子,哪怕沒有他那番話,大約也是能投皇上眼緣的。”
    
    張越還以為這又是一個對自己另眼看待的人,此時此刻聽杜楨如是一說,那心頓時冷了下來,旋即暗諷自己進京之后順風順水,看著誰都像是提攜自己的貴人,竟是忘了昨日那兩鞭的教訓。施禮謝過老師的教訓指點之后,他忽然覺得外頭似乎有一個人影閃過,不覺好奇地瞥了一眼,但旋即便給杜楨的話拉了回去。
    
    “既然已經在皇上和皇太孫面前露了面,接下來你最好收心養性。你大伯父畢竟是貶謫,送走他之后,你就在英國公府好好呆著,不要成日里外出,若有好友要結交,邀到府中去就是了。你如今不在府學,我這兒也暫時顧不上你,但你的課業卻也不能丟了。我這兒擬十個題給你,一個月之內,把這些文章做出來我看。”
    
    面對這樣一個嚴格的老師,張越哪里還有話說,自是只有答應的份。然而,就在他跟著杜楨踏出房門前往書房的時候,他忽然感覺不對,于是往某個方向瞅了一眼,結果竟瞧見那邊廊下有兩個俏麗的丫頭正悄悄看他。見他發現,兩人全都閃到了廊柱后頭。
    
    此時此刻,根據自打進了杜府之后除了杜楨之外其他人的表現,他終于隱隱約約感覺到,某種設計仿佛已經離他很近了。
    
    ps:今日第三更,推薦票招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