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91 兄弟各有途


   去交趾上任的張信只帶了四名身強力壯的張家世仆,而張輔又挑選了十二名經驗豐富的家將隨行。一應行李也極其簡單。除了幾箱籠衣物之外,便是隨時隨地都用得著的金銀,那些累贅的飾物擺設全都不帶。臨走之時相送的也只有自家的親人,張晴張赳姐弟自是痛哭了一場,然而卻只能無可奈何地目送著父親的馬車徐徐遠去。
    
    張超張越張赳三人來南京的最大任務已經完成。無論英國公張輔還是其他人都已經竭盡全力,這也已經是眾人能夠得到的最好結果。
    
    在送走了張信之后,張赳跟著張輔處理自家家產,仿佛一下子長大了好幾歲,行事也漸漸沉穩;張超除了補入軍中當值,依舊是和一群公侯伯家的貴胄子弟打獵聚會,在圈子里人緣極好;而張越則是依照杜先生的吩咐閉門讀書鮮少出門,結交的幾個朋友也時不時登門造訪一番,日子過得很是逍遙。
    
    轉眼間嚴冬已經過去,如今已經是三月春guang明媚的時節。英國公府上下都脫去了冬裝,換上了輕薄的春裝。王夫人原本預備給張越三人重新添置幾套,兄弟仨卻都說衣裳已經夠穿了,于是她也只得作罷。英國公張輔自從去歲冬季從交趾回歸之后,還不曾往五軍都督府任職,一直都是閑居家中,有三個侄兒陪著倒也愜意。
    
    這一日,一家人晚飯過后在上房捧著茶閑聊的時候,張輔便笑道:“如今擔任交趾總兵官的乃是豐城侯李彬,他也算是一代名將,攸弟在他麾下為將,我也沒什么好擔心的。他和我交情還算不錯,我托他另外照顧信弟,他滿口就答應了。如今也就只有金鄉衛還在鬧倭寇,不過皇上已經命當地衛所指揮部署迎擊,這天下總算是太平多了。”
    
    別人聽到倭寇也就罷了,可張越一聽到這倭寇兩個字立刻皺起了眉頭。他進京之前,鄭和的艦隊踏上了第五次下西洋的路途,這大明海軍空前強盛,然而浙東沿海的倭寇之亂始終沒有消停過。倘若在如今大明軍事強大的時候不下死力,以后的事情就很難說了。
    
    正當他尋思如何開口的時候,張超卻忽然放下茶盞霍地站了起來,一臉鄭重地說:“大堂伯,我進神策軍也已經有兩個月了,雖說結識了不少好朋友,但每日點卯訓練終究不是我的所愿。我習練武藝多年,一直想征戰沙場。如今我的資歷還上不了什么大陣仗,但浙東既然鬧倭寇,還請大堂伯讓我去那里歷練歷練,哪怕是當一個小兵也好。”
    
    張輔沒料到張超忽然會提出這樣一件事,頓時愣住了。而張越盡管知道張超的脾性,此時也著實吃了一驚,但更生出了一絲佩服在神策軍中按部就班地提升,總比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搏軍功容易多了。更何況,和大明北征南征相比,殺倭寇算不上多大的功勛。
    
    “超哥兒,你過了年才剛剛十八,就算要上戰場也太早了。”
    
    “可是大堂伯初戰上戰場,也只有二十出頭,何嘗怯過陣?”
    
    聽到張超這不服氣的口吻,張輔不禁啞然失笑。他雖然少年入軍,但真正意味上的第一次上戰場卻是在建文元年靖難之役開始的時候,而且一上陣就是指揮同知。在此之后父親戰死,他卻無法盡人子的孝道,孝服未除便再戰沙場屢立戰功,也曾有過年少英氣勃發的時候。此時此刻,瞅著昂首挺胸的張超,他最后點了點頭。
    
    “你既然有此心意,那倒是有一個機會!”他一邊說一邊看了一眼張越,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前次你三弟恰好有緣面圣,在皇上面前說你能拉兩石強弓,箭法百步穿楊,皇上倒也好奇地問過兩回。后日皇上會到小校場閱神策軍,你若是能以武藝打動皇上,別說浙東金鄉衛,就是想去哪里也使得!”
    
    “啊!”張超頓時喜形于色,高興了好一陣子方才想起張輔前頭那句話,連忙轉過身去對張越深深一躬,認認真真地說,“多謝三弟的舉薦!”
    
    張越連忙將張超扶起,笑道:“倘若大哥這次能夠得償心愿,到時候再來謝我也不遲!”
    
    張赳在旁邊看著,忽然站了起來,竟也是一本正經對張輔一揖到地,旋即誠懇地說:“大堂伯,爹爹之事已了,我想過幾日回開封去。雖說已讓人捎了回信,但個中詳情祖母和娘畢竟都不清楚,再者我也不能一直在這里給大堂伯和大伯娘添麻煩。父親不在,我是張家長房長孫,如今小半年未盡孝道,該回去奉養祖母和娘了,也該將那些變賣折下的金銀帶回去。”
    
    這話說得極其妥貼,和他平日的沖動大相徑庭。張輔心中滿意,見張越也站起身來,他卻輕輕抬手壓了一壓:“我之前也去信和嬸娘提過,原就打算過兩個月讓赳哥兒你回去。如今你既然如此有心,早些回去侍奉長輩也是應當的。但越哥兒你不妨留在京師,一來你的老師杜宜山如今在朝為官,二來也是為了你前程計。這事情我已經和你父母說好,嬸娘也答應了,所以你不必提什么回去的話。”
    
    眼看張輔三言兩語安排好了三兄弟的去留,此時此刻,王夫人也站起身來笑道:“這小半年大伙兒吃住都在一塊,我也看著你們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按我的本意,原是不愿意超哥兒和赳哥兒離開,不過你們一個有心上進,一個要孝敬長輩,這都是正經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攔著。你們兄弟三個來京師這些時日,在大事上頭都是一條心,我和你們大堂伯看著很欣慰,以后就算分開了,也不能忘記了兄弟情分,不能忘了自己是張家的人,明白么?”
    
    這都是應有之義,三兄弟自然是齊聲應下。等到出了上房前往芳珩院的路上,張超看了看已經昏暗下來的天色,忽然扭頭對張赳說:“小四,以前我看你不順眼,那有你的緣故,但大多是我的偏見,總之是我這個大哥不對。家里的事情就都交托給你了,二弟和我一樣是個爆栗性子,他說什么你別往心里去。”
    
    “大哥……”張赳停頓了一下,這才囁嚅說道,“你若是真去了金鄉衛,千萬小心一些,戰場上刀劍無眼,唔,一路平安……”
    
    仿佛覺著說得太多太不著邊際,他急忙轉身來到張越身側,仰著頭說了一句“三哥也保重”就逃也似地跑了。站在原地的張越莫名其妙地撓了撓頭,心想又不是明天就走,何至于現在就說保重之類的話。
    
    望著天上忽隱忽現的那一抹月牙兒,他不覺笑了起來。不論怎么說,這一趟南京之行,他們三兄弟的關系比之前親密了許多,單單是這一點,也算是此行不虛了。
    
    ps:第一更求推薦票啦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