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92 朋友之約


   一夜之間,張超揚威小校場的消息猶如旋風一般刮遍了全城,成為了大街小巷議論的話題。人們紛紛津津樂道于少年貴公子的武藝高強志向高遠,紛紛議論著某個光鮮大宅門的繼承問題,甚至有好事的挖出了張超昔日那樁失敗的婚約,幸災樂禍地嘲笑金家人毫無眼光。
    
    “昨兒個皇上駕臨小校場閱軍,英國公家那個堂侄大展神威百步穿楊,之后更是力敵神策軍二十個力士的車輪戰,聽說皇上一喜之下連身上錦袍都脫下來賜給了他!”
    
    “咳,這事情都已經傳遍整個京師了,誰不知道!那位張大公子好生了得,皇上問他想要什么賞賜,他耿著脖子說要去金鄉衛從軍,皇上甭提多高興了!”
    
    “將門虎子,我看皇上這一高興,興許英國公的爵位將來也給他襲了。”
    
    “嘿,要真是如此,英國公家的那兩位兄弟只怕要不樂意了。畢竟要說親戚,他們可是英國公的嫡親弟弟,家里頭那幾個兒子是英國公的嫡親侄兒。要是這爵位落在次一層的親戚手中……說起來也是活該,誰讓那兩位揮霍無度只知道享樂,生出來的兒子也比不上人家!”
    
    “不過,最最失算的還是那位開封金知府。張家是什么門頭?就算是先頭張信大人被錦衣衛抓了,這還不是沒兩個月就放了出來,不過是被貶交趾。有英國公那尊大神,祥符張家穩當著呢!這會兒張大公子得了圣上青眼相加,那位金知府有的倒霉了!”
    
    這會兒火瓦巷臨街的珍珠樓中,臨窗位置三位衣著光鮮的酒客就說得唾沫星子亂飛。尤其是其中一個微微禿頂的藍衫漢子最為起勁,說到興起處更是連喝了三大碗酒,最后才醉醺醺地又撂下一句話。
    
    “那金家關鍵時刻落井下石捅了別人一刀子,任什么結局都是活該!只可惜那對如花似玉的孿生姐妹,恰恰錯過了一段好姻緣!”
    
    一旁的桌子上,聽了這么一番話,一個年輕人便笑呵呵地舉杯向對面的少年道:“元節,如今滿大街地都在念叨這些,更夸張的還說那張大公子彎弓射拂柳,而且一箭即中。其實當日要不是你那番話,你那位兄長就是有英國公舉薦,也未必能一舉入得皇上的眼。”
    
    他這番話說得極其低聲,自不虞外人聽見。張越卻在心中為金家姊妹嘆息,回過神來莞爾一笑,舉杯回敬之后,卻只是淺淺啜飲了一口。凝神又聽了一陣那邊的議論,他這才無所謂地說:“皇上愛武又不是一兩天的事情,那天皇上問的話萬兄也都聽在耳里,我舉薦我自己的大哥不是很正常么?”
    
    “這頭一回面圣,人家都鉚足了勁要突出自己,你卻舉薦別人,哪里正常了?”萬世節沒好氣地拿起酒壺給自己滿上,緊跟著就悠然自得地舉杯一飲而盡,將空空的杯底向張越一亮,又問道,“這樣的大好機緣卻歸了你大哥,你真的不在意?”
    
    “萬兄如今卻來問我這個,難道以為我沒看出你當日作詩也藏了拙?”
    
    見萬世節被自己輕飄飄一句話問得啞口無言,張越不覺想起了那一日萬世節忽然造訪英國公府的場景。別人來到這權傾一時的豪門,哪個不是穿戴得齊齊整整,而此人偏仍是一襲尋尋常常的布袍,差點被門子拒之于門外。得信前來的他把人帶進英國公府的時候,往來的下人都投來了古怪的目光,就連他都覺得扎眼,這萬世節卻并不在意。
    
    幾番交往下來,他方才知道這家伙是壓根不在乎別人的看法。覺著萬世節人直爽有趣,他認為此人可交,于是又把人引薦給了房陵孫翰。今兒個四人便是約在珍珠樓一同前往棲霞寺,卻不料離預定的時間過了小半個時辰,酒也喝了不少,房陵孫翰居然還不曾來。
    
    就在這時候,一陣噔噔噔踩踏樓板的聲音忽然傳來,不一會兒,滿頭大汗的房陵和孫翰便出現在了樓梯口。眼看兩人仍在東張西望,張越連忙站起身招呼。
    
    房陵來不及坐下就嚷嚷道:“哎呀,你們兩個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里優哉游哉地喝酒,難道不知道出事了?”
    
    張越思來想去也不覺得這當口會有什么大事,于是詫異地問道:“出什么事?”
    
    “皇上剛剛下旨,令漢王前往樂安州,今日便要起行!”孫翰一屁股坐了下來,壓低聲音憋出了一句話,見張越和萬世節同時一怔,他趕緊又加了一句,“這可是剛剛打宮里傳來的消息,外頭人都不知道。聽說漢王氣怒之下差點把囚禁他的那座宮殿給掀翻了,皇上卻仍是不肯收回成命。那位衡山王在大殿門口跪了一個時辰,最后硬是給人叉走了。”
    
    衡山王……這報應倒是來得快!張越心頭冷然,面上卻不動聲色。
    
    萬世節雖不比三人都是世家子弟,但處變不驚的功夫卻不弱,很快便恢復了剛剛那幅閑適的表情,自得其樂地又拿起了酒杯。倒是旁邊的房陵沒好氣地按住了他拿酒杯的右手,又聲音低沉地說:“對了,咱們不是說今天去棲霞寺么?你們知不知道,姚少師最近因為身子不好,一直住在棲霞寺休養?”
    
    一聽這姚少師三個字,孫翰瞪大了眼睛,張越愣了神,然而誰也比不上萬世節的反應。一直以來都猶如山野閑人對所有事都漫不經心的萬世節竟是被這樣一個消息嗆得連連咳嗽,好容易止住了之后,他竟是一把抓住了房陵的手腕,兩只眼睛里頭恰是光芒閃閃。
    
    “姚少師?就是那個輔佐皇上贏了靖難之役,之后上朝穿官服,下朝穿僧衣的姚少師?他……他今天在棲霞寺?想不到竟然這么巧,眼下不早了,咱們趕緊去棲霞寺吧!”
    
    他這反應不但驚得張越一愣一愣,就連房陵孫翰也覺得頗不可思議。孫翰甚至盯著那張臉死死看了一會,這才面色古怪地說:“江南士子不是都說姚少師德行有虧么,就連那本《道余錄》也被人罵得半死。姚少師的嫡親姐姐都不肯見他,你怎么還這么趨之若鶩?”
    
    “那些腐儒懂什么!”萬世節本能地冷笑了一聲,話一出口,見對面三個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瞪著他,他方才干咳一聲,急忙改口道,“我只覺得姚少師運籌幄于千里之外,乃是靖難時皇上身邊唯一的謀臣,其心志膽略著實讓人欽服……咳,你們究竟去不去棲霞寺?”
    
    張越自己對于那位名聲赫赫的道衍和尚也很有些好奇,但看到萬世節如崇拜偶像的小粉絲這般模樣,還是覺得很有些不可思議。而房陵有意提起僧道衍,自然是為了激起別人的興趣,孫翰又是無可無不可的。于是,四人便緊趕著會鈔下了樓,牽出坐騎就往棲霞寺趕去。
    
    ps:今日第二更……雖然這兩天貌似又有點忙,但俺一定會保證天天三更……各位,推薦票拿來吧,月票也別忘了給俺留著
    
    嗯,推薦《共嬋娟》,書號1121703,一個大宅門中有悲有喜的故事……同樣,也是俺女友寫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