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93 群英匯聚棲霞寺


   棲霞寺位于棲霞山,傳世至今已有將近千年,正是一座古剎。它在洪武年間經過大修,比南京城內另一座古剎雞鳴寺更為宏大壯麗。當然,相比如今大興土木拔地而起的敕建大報恩寺,它那點規制就算不得什么了。而由于棲霞寺并不在城中繁華地帶,除了虔誠的善男信女,有興致到棲霞寺一游的多半是文人墨客。
    
    抵達棲霞山下,張越等人就下了馬,房陵吩咐自己的兩個隨從留下來照看馬匹,領著其他人順山間小路往上走。不多時,一座宏闊的山門便出現在眾人面前,那匾額上棲霞寺三字龍飛鳳舞虬勁有力,卻沒有落款,也不知是哪位大文豪潑墨所書。
    
    除了張越,別人都是來了好幾回,因此口若懸河的萬世節便沿路為張越講解,充當了導游的角色。他從山門一側的明徽君碑說到棲霞寺在唐朝曾作為天下四絕寺之一的光輝歷史,又講到隋文帝于此造舍利塔,總而言之,每一處殿閣的歷史仿佛都刻畫在他的腦海中,一段段典故信手拈來,那份從容儒雅看得房陵孫翰直咂舌,張越更是嘆為觀止。
    
    他的這位友人,竟仿佛前世就是棲霞寺的和尚似的,這地上的某一塊磚都能說出典故來!
    
    然而,棲霞寺怎么都算是江南古剎,不說那些殿閣,就是僧房也有上百間,精舍更是無數。房陵不過是先頭從父親那里聽說過一句,并不能確定道衍究竟在何處,四人猶如無頭蒼蠅一般亂轉了一圈,最后就連興致最高的萬世節也有些垂頭喪氣。
    
    “這些棲霞寺的和尚一定是得了人吩咐。”孫翰雖年少,但早年曾經隨祖父見過道衍,其他的都不記得,但對于道衍那雙三角眼卻仍然留著深刻的印象,如今更想起了朝中的某些傳聞,于是便低聲提醒道,“自靖難之后,姚少師便幾乎不管國事,只曾經輔佐太子和皇太孫,和其他官員幾乎都沒什么往來,如今也是一樣。”
    
    房陵原比孫翰精明,這會兒也深悔自己沒事提起這一遭,便打起精神笑道:“咳,咱們今天來棲霞寺本就是這后山桃花開得好,又不是為了求神拜佛看和尚的。走走走,去后山桃花林去,那里的桃花乃是京城一絕,我和小孫每年都來,端得是人面桃花相映紅。”
    
    既然無緣一面,但張越本不是那種執著的人,當下就點頭稱是。萬世節雖失望,但他生性豁達,只一會兒便故態復萌,樂陶陶地笑道:“既然沒有得見高人的緣份,大家就只好希望今日能在桃林之中遇桃花了,否則可沒法補償咱們今日白跑一趟的遺憾。”
    
    四人一路說笑一路往后山桃花林而去,路過一處法堂時,里面正好走出來幾個人。為首的那個身著大紅錦袍,面目俊俏,臉色卻陰沉,仿佛剛剛遇上了什么不順心的事,正是安陽王朱瞻,再后頭的則是孟賢和一眾護衛。
    
    眼見是這么一撥人,張越微微一怔,卻已經是避不開了。就在此時,走出法堂的朱瞻也恰好看見了張越,微一詫異便換上一副笑臉走了過來,更搖手阻止了張越的行禮。
    
    “想不到今日居然在這棲霞寺遇見元節,還真是有緣。”朱瞻含笑點了點頭,卻看也不看一眼張越身后的其他三人,而是盯著張越的肩膀瞅了好一會,這才關切地問道,“說來慚愧,那一日我本想為你討個公道,無奈卻事與愿違。之后我還讓人送去了幾**太醫院精心調制的外傷藥,你可用過?如今你肩上的傷可好了?”
    
    張越萬沒料到朱瞻居然是這般熱絡的態度,連忙笑著稱謝,又道是傷勢已經痊愈,并無大礙。正說話間,孟賢卻走了上來,因笑道:“越哥兒,那天安陽王為了你的事情急匆匆入宮,結果正好遇見了英國公。英國公不愿以小事讓皇上煩心,所以才勸說了安陽王罷手。若非如此,只怕衡山王少不了一頓訓斥。”
    
    房陵孫翰此時終于品出了滋味來,不由得面面相覷。這又是安陽王,又是衡山王,張越進京沒多久,怎么各色人物全都招惹上了?瞅著這里沒有自個說話的余地,他們便彼此打了個眼色,又拉了拉萬世節的袖子,三人便躡手躡腳地退到了道旁的一棵柳樹下頭。
    
    孟賢不幫腔也就罷了,這一番提醒在張越聽來,他卻立時想起了當日朱瞻袖手旁觀,待到事情鬧大了方才出手的情景,因此很有些膩味如今的虛情假意,答話的時候便多加了幾分小心。當朱瞻問起他今日來棲霞寺的緣由時,他更是本能地避過了某個話題。
    
    “這春guang尚好,今日我和幾個朋友是來這棲霞寺踏青的。聽說這棲霞寺后山桃花乃是京城一絕,如今天色還早,安陽王可有興趣同游?”
    
    “原來元節是來看桃花的。”朱瞻頓時笑了,卻又惋惜地搖了搖頭,“我倒是想陪元節看看桃花,無奈早上父王還囑我下午出去拜客,只好等下次了。”
    
    張越本就是隨口一說,情知朱瞻不會有那么好的雅興,此時便也笑著道了一聲可惜,卻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番那法堂,心中頗有些計較。
    
    彼此之間又閑話了幾句,朱瞻便帶著眾護衛離開,而孟賢有意落在最后,等前頭的人走出稍遠一些,他這才笑呵呵地說:“安陽王鮮少對人青眼相加,元節你真是福分不淺。對了,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一聲,早先我和安陽王進了棲霞寺的時候,曾經碰見了你那兩個堂弟。雖說是親戚,但這些天你大哥名聲大噪,難保他們存什么心思,你可得多多留心。”
    
    人家既然提醒了,張越少不得答應了,等孟賢也走了,他方才四下里望了望,發現房陵孫翰和萬世節全都躲在那棵柳樹下頭,連忙快步走了上去,輕描淡寫地解釋了一下朱瞻等人的身份。房陵孫翰見慣了皇親國戚,雖咂舌張越初到京城就識人無數,但也沒怎么放在心上。而萬世節卻若有所思地望著那佛堂,隨即冒出了一句話。
    
    “剛剛我瞧見那安陽王走出法堂的時候臉色似乎有些不好。如果我沒記錯,這里既不是求簽祈福的地方,也沒住著什么可以斷福的高僧全真。能讓堂堂郡王鎩羽而歸,里頭的人必定非同小可,會不會姚少師就在里頭?”
    
    ps:很多人看這幾章不滿意,事實上我自己寫得也很不滿意,之前改了三次還是不好,發上來果然也是感覺不好。昨天被雪兒同學也批評了一通。畢竟是第一個出現的女主,而且道衍和尚也是重要人物,所以后面幾章先刪除了……今天之內會全部修改出來(其實應該說是全部重寫才對……)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