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95 巧人巧事


   ps:發現那幾章我雖然刪除了,但前后鏈接有時候可能有問題,不知道咋回事。這是今天第三更,也是重新寫的第三章,之前兩章只要從這里直接上翻兩頁就好。我發現似乎從目錄進去直接往后翻頁會出問題,真是了……繼續去碼字,接下來還有……
    
    xxxxxxxxxxx
    
    張越在開封城中住了這么些年,對于周王朱自然不陌生。
    
    永樂皇帝朱棣當初打的是奉天靖難的旗號,可一旦坐穩龍庭,手段卻不比建文帝軟。那些個曾經以為兄弟當權比侄兒當政更好的藩王們一個接一個地倒了霉,就連曾經借兵給朱棣的寧王也被封到了南昌,手中的兵權幾乎被消奪殆盡。倒是從云南回歸的周王朱因著是朱棣的同母胞弟,又不管政事,日子還過得比較逍遙。只看此回新年朝覲,其他藩王都回了封地,周王卻仍留在南京,便可見朱棣對這胞弟仍有所不同。
    
    前幾年張越還曾經跟著父親前去周王府拜壽,但王府內眷自然不可能見到,因此今天還是第一回見這位陳留郡主。雖只是第一次,但觀其言知其人,有那一通猶如疾風驟雨卻字字在理的數落在前,這陳留郡主的人品脾性自然一清二楚。眼見張斌張瑾一瞬間變成了啞巴,狼狽不堪地被人掃出了涼亭,他不禁微微笑了笑。
    
    撞到了一塊了不得的鐵板,張斌張瑾惟有自認倒霉,可看到張越那嘲諷的笑容,兩人卻吞不下這口氣。張斌狠狠踢了那個一把就被人推開的護衛一腳,厲聲喝道:“還愣著干什么,郡主既然說了要騰地方,還不把這幾個杵在這里礙事的小子統統趕開!”
    
    聞聽此話,剛剛蔫得猶如打了霜黃瓜似的兩個護衛頓時有了精神,氣勢洶洶地就朝張越四人逼了過來。就在此時,斜里卻冒出了一聲輕笑:“郡主剛剛說的是把涼亭中的人趕出去,把涼亭騰出來,可沒涉及其他人,兩位越俎代庖,莫非沒聽見郡主鈞命?”
    
    說話的正是那頭戴紗羅花飾巾的少女,而陳留郡主在聽到這話之后,立時柳眉倒豎喝道:“本郡主是讓你們滾,誰讓你們捎帶上別人!若是你們再不知好歹,休怪本郡主讓人幫你們滾回去!”
    
    發覺今日已經吃定了虧,張斌張瑾即便心中再怨毒,此時也只得打碎了牙齒往肚里咽。兩人看也不看那些被人扔出涼亭的東西,對陳留郡主微一躬身,氣咻咻地帶著護衛小廝回身就走。礙于有惹不起的人在場,兩人也不好撂下什么狠話,臨去時也就狠狠瞪了張越一眼。
    
    “河間王和英國公俱是英雄蓋世,家里怎么會出了這樣沒用的家伙!”
    
    陳留郡主余怒未消,沖著那幾個離去的背影又惱火地瞪了一眼,旋即又轉過身來。她只是隨眼一掃房陵孫翰和萬世節,卻在張越臉上打量了許久,這才正色道:“唔,那兩個家伙既說你是祥符張家的人,那我們也算是同鄉。不過,要不是剛剛你那兩句話說得頗有些骨氣,我才懶得多事。希望你今后真能做到功名直中取,別讓那兩個沒出息的小子看了笑話!”
    
    說完這話,陳留郡主便不再看張越,也沒有往那涼亭中歇息的意思,而是轉身親密地挽住了那頭戴紗羅花飾巾的少女,卻是不復剛剛的正經,而是露出了天真爛漫的笑容:“綰兒妹妹,我父王一向自負棋下得極好,平素就只服姚少師,誰知道今兒個竟在你手上連輸三盤。你可得好好教教我,以后我也能多贏他幾盤,省得他老說我一手臭棋……咦,你在看什么?”
    
    被一個身份尊貴年紀卻比自己還小的小郡主給勉勵了一番,張越著實好笑,卻又覺得這小郡主頗有些可愛。他和其他三人打了個眼色,此時正準備走,他卻忽然發現那個頭戴紗羅花飾巾的少女正在看他。而下一刻,對方更是沖他問了一句話。
    
    “張公子可是單名越,字元節?”
    
    張越著實有些奇怪,遂點了點頭。此時那陳留郡主卻犯了好奇,連忙問道:“他剛剛又不曾報名,綰兒妹妹怎么知道他的名字,莫非認識他?”
    
    那頭戴紗羅花飾巾的少女不禁莞爾,隨即對陳留郡主笑道:“好叫郡主得知,我和張公子這還是初次見面,至于為何知道他的名字,卻因為他是我爹爹唯一的學生,算起來我該稱師兄的。我那爹爹倒罷了,我娘卻常常嘮叨他,這名字可是如雷貫耳。”
    
    說完這句,她便對張越襝衽施禮道:“小女杜綰,拜見張師兄。”
    
    張越此時方才明白面前這位竟是杜楨的獨女,他的小師妹,一瞬間更想起了之前往杜家避雪蹭飯時杜夫人裘氏的異樣熱情,于是驚異之外也隱約有些尷尬。兩廂廝見之后,他忽然想起陳留郡主剛剛曾提過下棋,更提到過姚少師,照此說來,周王和道衍應該都在這棲霞寺,而且極有可能正在那法堂,所以剛剛安陽王朱瞻才會碰了釘子。
    
    先前沒有冒險進那法堂,此時既然有機會,他便對陳留郡主問道:“郡主,我今日和三位友人同來棲霞寺,游桃林看桃花固然是一樁,同時也是因為直到姚少師最近住在這棲霞寺。我剛剛聽你提到姚少師,不知道……”
    
    “你們是為了見姚少師才來的?”陳留郡主頗為納罕地看了看張越,又掃了一眼那邊的三人,因笑道,“這可是奇了。姚少師雖說在朝中地位尊隆,皇上也很是體恤,可民間對他卻沒多少好話,士子們對他也是詆毀居多。唔,少師只是不肯見朝中官員,對于后輩卻一向和氣,見你們應當無礙的。再說了,就是少師不買別人的面子,也至少會買綰兒妹妹的面子。”
    
    張越此時更覺得奇了,杜楨一向不理釋道,女兒怎么會和道衍有深交?正疑惑的時候,那陳留郡主卻已經點點頭拉著杜綰走了,于是,他招呼了房陵張翰和萬世節一聲,連忙追了上去。眾人出了桃花林沿原路回到寺中,陳留郡主等人果然進了剛剛安陽王朱瞻出來的法堂,后頭的四個人彼此對視一眼,心中都道今兒個碰見了巧事。
    
    法堂中空空蕩蕩并沒有人,等出了后門方才豁然開朗。一座幽靜的院子掩映在郁郁蔥蔥的竹林中,近前一看那院子里不過是一個花圃,沿墻卻是簡簡單單的三間房。比起棲霞寺其他殿閣的重檐飛角,這里卻是簡樸得幾近簡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