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97 師妹留口信兄弟傳心意


   張越從里間出來的時候,恰看見屋內空空,杜綰和周王陳留郡主都不見蹤影,不禁有些納罕。四下里望了望,他方才看見角落里頭有個背影正在蠕動,微微一怔就走近前去,想看個究竟。
    
    “出來……你給我出來!”
    
    隨著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他本能地覺著不妙,遂往旁邊一躲。果然,下一刻,一個人影便四腳朝天地摔倒在地,手里恰恰抱著一只黑貓,正是之前那個男裝少女。沒搞清楚狀況的他微一愣神,卻不防對方陡然向他伸出了手。
    
    “愣著干什么,快拉我一把……嗚,該死的小黑,就知道欺負我!”
    
    心中好笑的張越只得順勢把她拉了起來,見她抱著黑貓異常寶貝的模樣,便干咳一聲問道:“敢問姑娘,杜小姐和周王陳留郡主都回去了么?”
    
    “別姑娘長姑娘短的,沒看見我這聲裝扮么?叫我小五就好,那是老和尚……唔,姚少師起的,小姐也這么叫。”小五說著便撇了撇嘴,打量了張越好一會兒方才說道,“你問周王和陳留郡主去哪我不知道,那是王公貴人,但小姐嘛……真奇怪,你也沒有三頭六臂,為什么太太會把你贊到了天上,老爺之前居然為了你有家不歸。”
    
    張越被她東一句西一句說得腦袋發懵,好一陣子方才明白這太太說的是杜夫人裘氏,只聽到最后一句時頗有些頭痛。好在小五沒有緊揪著他不放,好一陣子方才哼哼道,“這會兒已經不早了,小姐當然回家去了。小姐讓我轉告,今天雖是她求的少師,但你不用惦記著欠她人情,橫豎你也欠了杜家不少,來日總帳一塊算。唔,好像就是這些。”
    
    聽到這么一個口信,張越頓時愣住了。見小五又逗弄起了那黑貓,他忽然生出了一個疑問,遂徑直問道:“你怎么不隨你家小姐回去?”
    
    這時候,里屋卻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她和小黑都是我撿回來養大的,我老了快要入土了,想給她找個安身之處,偏她說話又沒個輕重,又沒個規矩,所以早先我只好把人托付給了杜家丫頭。杜家丫頭怕我住在棲霞寺沒人照顧,又怕那些小沙彌手腳重,就讓她作了男裝打扮留在這里。”
    
    說話間,道衍已經是從里屋緩緩走了出來。剛剛坐著的時候看著還精神,但此時他走路卻不得不倚著拐杖,那蹣跚老態再也掩藏不住。見到這情景,小五再顧不上黑貓,一把將其丟開,三步并兩步竄了上去,穩穩托住了道衍的右邊胳膊,又嗔道:“少師你又逞強了,要出來就叫我一聲,自己硬拄著拐杖出來,若是摔著了怎么辦!”
    
    張越本以為小五是杜家的丫頭,沒料到還有這層因緣。見道衍被小五攙扶著,蒼老的面上頗有些疲態,他又想起剛剛在里頭道衍的那番話,忙躬身告辭退出了屋子。一掀簾走到外頭,他方才看到房陵孫翰和萬世節站在那里團團轉。
    
    “元節,你可是出來了!我和小孫都急死了!”房陵一個箭步竄上前去,上上下下打量了張越好一會,確定友人的身上并沒有少了一塊肉,這才長長吁了一口氣,然后方才好奇了起來,“咱們都是一會兒就出來了,怎么你偏生耗費這么長時間?”
    
    萬世節的眼珠子更是死死盯著張越,那目光仿佛要從他身上挖一塊肉下來:“你在里頭呆這么久,莫非是得了姚少師傳授衣缽,成了他的最后傳人?”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張越沒好氣地瞥過去一眼,又皮笑肉不笑地說,“萬兄你可知道,你問了些什么,姚少師答了些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我剛剛問姚少師的問題是,我前頭的三個人都問了什么,請他告訴我……”
    
    孫翰立刻大聲嚷嚷了起來:“好你個元節,怪道你留在最后一個,原來你這么狡猾!”
    
    “我才不信姚少師那么個聰明絕頂的人,居然會上你這種老當!”房陵卻滿臉的不信,見萬世節也贊同地點頭,他又笑嘻嘻地說,“除了碰到那兩個討嫌的小子,今兒個運氣還不錯,回去了也不怕我老爹說我成天只會交狐朋狗友。對了元節,你大哥可是對外頭說,當日他能在小校場揚威,一舉博得皇上青睞,其中多虧了你某天在皇上面前舉薦。”
    
    “這話是我大哥說的?”看到房陵孫翰齊齊點頭,又想起張超爽朗魯直的性子,張越不禁心頭一暖,旋即便笑道,“你們也知道,那一日皇上正好微服駕臨楊士奇楊閣老家中,我不過是偶爾提了一句,哪里有什么舉薦的功勞。”
    
    萬世節卻插話道:“那天元節你和皇上說話的時候,我可是正好在場,你別想抵賴。”
    
    孫翰卻苦笑一聲,面上露出了掩飾不住的羨慕:“這要是換成別人,死命在皇上面前露臉還來不及,哪里記得自己家的兄弟?不瞞元節你說,我大伯父就是在宮中宿衛,上次皇上偶爾垂詢的時候他就舉薦了自己的兒子,半點沒想到我爹不過是閑職,我也至今只是一個監生。房兄的大哥也是入值禁衛,成天只琢磨如何上升,哪里想到過他?”
    
    房陵黯然點頭,旋即卻又笑著拍打了兩下張越的肩膀:“所以說,咱們真羨慕你家幾個兄弟。你大約不知道,你大哥得了皇上御賜錦袍之后,不但說要去金鄉衛從軍,而且在皇上笑問他是否有其他要求的時候,他還說自家三弟聰明好學,愿圣恩垂顧。單單是這一點,那一日陪伴在皇上身邊的小楊學士就很說了一番稱贊的話,皇上也高興得很。”
    
    這話張越卻還是第一次聽說,那一日張超歸來滿臉興奮,張輔也只是說了一番張超大發神威的表現,其他的都沒有多說。此時追問了幾句之后,他頗感到心頭暖意融融,見房陵孫翰頗有些沮喪,他便笑著開解道:“放心,機會總是會有的。上回我第一次面圣緊張得很,下次若還有機會,我決不會忘了你們倆。至于萬兄么……你是用不著我操心的。”
    
    “那敢情好,我和小孫指望不上家人,可得指望你了!你若是當上六部堂官或是入了閣,可別忘了給咱們倆一個大官做做!”
    
    “誰說我不用你操心?你可不能只顧小房小孫忘了我,我也要一個大官當!”
    
    四人彼此打趣出了棲霞寺,隨即一起上馬揚鞭馳去。那馬蹄聲混雜著陣陣笑聲,和那萬物復蘇的彼此映襯,恰是流露出無限生機。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