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98 挑撥和鬧事


   太平里原張府前。
    
    最后看了一眼那大宅子,張赳的眼中流露出了難以掩飾的悵惘。他畢竟是在這座大宅中出生長大的,盡管在開封城的張家老宅呆了四年,但相形之下,這里對他的意味卻重要得多。現如今,父親張信貶謫交趾,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歸來,他自己又不得不親手處置了一件件家產,最后甚至連這座大宅院都不得不賣掉,那種痛心的感覺只有自己知道。
    
    老管家高晟見張赳面色不好,感同身受之余卻不得不勸道:“少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今朝廷正在營建北京,到時候這京師就不再是往日光景了。等到老爺回朝或是少爺入朝做官的時候,咱家在北京再買一座大宅子,到時候接了太太過來,一家人還不照樣是其樂融融?”
    
    張赳抬頭望了望頂上的藍天,竭力忍著心頭那股悲傷,隔了許久方才重重點了點頭:“你說的是,今日丟掉的東西,以后總有一日能再拿回來。走吧,如今這已經是別人的家了。”
    
    上了馬車放下車簾,張赳便從袖子中取出了賬冊,一頁一頁仔仔細細地審視了起來。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以往他什么都不用理會,衣食住行不用算賬,就連月錢也都是丫頭收著,不過是為了備著零碎開銷罷了。可如今變賣家產,看著一樣樣東西都變成數字,即使都是老管家高晟經手,他不過是跟著看,但他仍是聽到了不少話,知道了不少世情。
    
    “合鈔十七萬貫,合銀一萬七千兩……就算把宅子和家產都賣了,卻仍然及不上當初帶來南京的那些金子……”
    
    他喃喃自語的同時,終于領悟到父親那時候堅持要變賣家產的用意。他起初并不懂得那兩千兩黃金的價值,但現在卻明白,為了替父親脫罪,從祖母到兩位叔父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錢,著實是竭盡全力。此時,他將那賬本緊緊捂在了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馬車也不知疾馳了多久,正當張赳思量著事情已經辦完,行裝也都打點完畢,再過幾日就應該向張輔和王夫人告辭起程動身的時候,忽然只覺得身下一陣顛簸,險些從座位上跌倒下來。心中氣惱的他猛地掀開車簾,厲聲喝問道:“怎么回事?”
    
    “少爺,有別人的儀仗!”張赳此前已經遣散了家中的大部分仆人,只留下了幾個來自祥符張家的世仆,這馬車夫便是其中一個。此時,望著前頭那服色鮮明的一群人,他臉色陡然又是一變,慌忙誠惶誠恐地說,“是神策衛指揮使張二老爺,咱們需得往旁邊避一避?”
    
    進京這么久,除了在除夕夜那一回之外,張赳只和張見過一次。而哪怕是他當初還在南京的時候,和這位二堂叔也并沒什么往來。此時任由車夫駕車避往道旁,又吩咐老管家高晟和幾個隨從也一起退避,他便放下了車簾。
    
    本以為對方過去也就算了,誰知道那馬蹄聲卻忽地嘎然而止,緊跟著外頭就響起了一片問安的聲音。心知不對的他忙一掀車簾,正好看到了騎在高頭大馬上的張。
    
    “二堂叔。”
    
    “都是自家人,遇上了有什么好退避的。”口中說著親切的話,但張的臉上卻仍然帶著不加掩飾的傲然,“聽說赳哥兒你要回去了?哪有這樣的道理,正兒八經的長房長孫要回開封那個破地方,庶出二房三房的兒子反倒鳩占鵲巢地住在我那大哥家里。任誰都該知道這嫡庶兩個字在長幼前頭,我那大哥真是老糊涂了!”
    
    若是來南京之前的張赳,聽著這話必定會以為理所當然,但連著遇到了那么多事情,他早就表示以前那個養尊處優不懂世事的少年。這時候,他便只是微微笑了笑,沒有開口附和,也沒有發話反駁。
    
    張卻以為張赳的沉默不過是因為心有顧忌,當下便又加重了語氣說:“你父親貶謫交趾,你這一房在家里說話難免會沒有底氣,若是讓二房三房蓋了,那會是什么滋味?除卻你的那個庶出弟弟,你是家里頭幾兄弟里頭最小的,可卻自幼就有神童之名,我那大哥不管你,卻一味舉薦老大老三,你也該好好想想其中緣由,別一味軟弱讓人出盡了風頭。”
    
    又教訓了好一通,見張赳只是點頭并不說話,張不禁有些意興闌珊,旋即便喚起隨從風馳電掣地去了。而等他走后,張赳就收起了那幅恭謹乖巧的模樣,冷冷笑了笑。
    
    一旁的高晟好容易覷著空子,生怕張那番話讓少主子生出什么不好的念頭,忙上前說道:“少爺,老爺臨走時說過,希望少爺和大少爺三少爺和和睦睦,一切都聽英國公吩咐……”
    
    “這話你不說我也知道。”張赳隨手放下了車簾,喝令車夫起行,卻沒有說出已經到了嘴邊的另一截話,“二堂叔挑唆我忌恨大堂伯和大哥三哥,難道我就會這么傻?”
    
    一行人駛入戶部街時,日頭已經西斜。還沒到地頭,張赳就聽到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眉頭不禁一皺。他匆匆探出頭,遠遠就看到那往日威嚴肅穆的國公府大門一團亂糟糟的一個身穿秋香色蟒袍的少年正提著馬鞭氣勢洶洶地叫嚷著什么,那模樣極其驕縱跋扈。
    
    就在這時候,他陡然之間聽到后頭一陣馬蹄響,抬眼望去時,卻見張越帶著幾個隨從恰恰趕了回來。
    
    “三哥!”
    
    “小四你也回來了!”
    
    張越輕輕松松從那匹大黑馬上一躍而下,見到遠處門上那一片混亂的光景也是一驚。待到他看清某個氣急敗壞揮鞭朝幾個門子頭上打去的蟒袍少年時,他眼中登時厲芒一閃就是化成灰,他也認得那就是當日的衡山王朱瞻圻。他原就知道這是個驕橫跋扈卻沒腦子的角色,卻沒想到對方敢公然鬧到英國公府來。
    
    張赳卻不認識衡山王朱瞻圻,實在看不慣那驕狂模樣,捏著拳頭本想上去呵斥,卻不料斜里伸出一只手將其攔住。不解地看了一眼張越,他便疑惑地問道:“三哥就放任這樣一個狂徒在堂堂英國公府門前搗亂?”
    
    張越沒有回答此言,朝高晟打了個眼色,吩咐其先繞道把馬車駛到后門去,自己也帶著幾個隨從避到了一旁某條不起眼的小巷中。眼看那邊大門前連一個看熱鬧的都沒有,他方才對迷惑的張赳低聲解釋道:“那就是衡山王。”
    
    一聽說是衡山王,張赳頓時想到了上回張越挨的那兩鞭子,目光立即落在了兄長的左肩上,緊跟著就明白了張越為何攔他,面上不禁一紅。
    
    朱瞻圻打了張越都可以像沒事人似的,這會兒他若是上去決計也要倒霉。可是,倘若任由這樣一個草包皇孫大鬧英國公府,那豈不是丟人?
    
    ps:下強推了,現在開始就靠大家了,求推薦票……另:發誓從今往后再不改文……
    
    順便推薦《月好眉彎》,書號1281629,一篇關于大家族的文,寫得不錯。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