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99 攔駕和擋駕


   戶部街北街有好幾座豪門大宅,里頭全都住著朝廷勛貴。按理說這有人大鬧英國公府,別說這邊自個的家將下人,就是別個府邸中也會出來瞧瞧情況。然而,這時候無論是國公府還是侯府伯府,總之家家戶戶都仿佛人死絕了似的,個個大門緊閉連個人影都不見。
    
    而這條往日人來人往煞是熱鬧的大街這會兒也是少有人經過,縱使有個把人非得經過這兒不可,一看英國公府門前圍著這么些兇神惡煞的人,也全都嚇得繞了道。而遠遠望著這情形的張家兄弟倆,那臉色也是越來越陰沉,仿佛黑沉沉的烏云般能滴下水來。
    
    張赳捏緊了拳頭又松開,松開了又再次攥緊:“大堂伯難道就放任衡山王這樣胡鬧!”
    
    張越知道張輔雖素來是謹慎人,卻不應該在這當口當縮頭烏龜。忽然,他想起今日房陵神神秘秘說出的那番話,頓時悚然一驚,旋即就把還在探頭探腦的張赳一把揪了回來。
    
    “我今日早先聽說漢王被勒令前往山東樂安州,這會兒衡山王跑到這來,十有是尋大堂伯求情。這四面里的功臣府邸全都是大門緊閉,大約也是生怕找到自己頭上。我記得大堂伯早上說過要入宮,此時大約真的不在。不管怎么說,咱們都得回去看看,從后門走吧。”
    
    張赳雖說聰敏,畢竟是貨真價實的十二歲孩子,想通了衡山王朱瞻圻為什么跑這里來,卻想不通府中家將眾多,怎么不把人打出去,更想不通朱瞻圻居然會用這樣的法子大鬧功臣家。不情愿地點了點頭,他忽然想起一事,忙提醒道:“可大哥還沒回來!”
    
    經這一提醒,張越方才想到那個脾氣最急躁的兄長如今還沒回來。一想到張超倘若是和朱瞻圻起了正面沖突,他哪敢耽誤,慌忙吩咐連生連虎前往戶部街兩頭,務必把人堵截住。待到這兩個機靈的貼身跟班一溜煙騎馬跑了,他又觀望了一會那邊動靜,想起張輔和王夫人今日都不在家,遂生出了一個念頭,一把拉過張赳匆匆吩咐了一番話。
    
    “這……管用么?他們能管住一位郡王?”
    
    “若是以前和平時那當然不管用,可今天卻不一樣,放心,一定管用!”
    
    張越趕著兩個家將跟隨張赳騎馬一起走,等到人走之后,他方才瞇起眼睛瞪著那門前,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眼下一沒權二沒勢,自然治不了一個郡王,但他沒法治卻有人能治。朱瞻圻,這回看你還能輕輕松松蒙混過關!
    
    約摸等了小半個時辰,他終于聽到耳畔傳來了一陣疾馳的馬蹄聲,從聲音辨別少說也有幾十騎。他小心翼翼地探頭往外望去,見那風馳電掣般奔來的果然是自己想象中的人,這才大大松了一口氣,心想這一回還真是賭對了。
    
    須臾,幾十騎人從自己的面前呼嘯而過,那為首的人高踞馬上,恰是他想忘也忘不了的袁千戶。除了袁千戶身穿錦袍之外,還有兩個錦衣軍官,余下的全都是身著藍色棉甲的小校,個個看上去都顯得極其驍勇。再加上他們身下的高頭駿馬和那齊齊奔馳而來的馬蹄聲,頗有一種錦衣一出何與爭鋒的氣勢和威懾力。
    
    這當口,所有人都是目不斜視,倒沒發現這邊小巷子里頭的玄虛,就連袁千戶也是一心一意望著前方,眉頭緊鎖成一個川字。
    
    這么多人忽然氣勢洶洶地跑了來,自然有護衛慌忙報了衡山王朱瞻圻。不一會兒,他便提著鞭子從英國公府那扇角門處轉了出來,面色陰冷地瞅著齊刷刷下馬的錦衣衛,眼中直冒兇光。在這里都鬧了許久,他料想張輔就是再能忍也會出來見他,到時候威逼利誘總能有辦法,誰知道這會兒張輔依舊不見人,卻招來了錦衣衛!
    
    他一向驕縱慣了,哪怕錦衣衛前來也是夷然不懼,站在臺階上便居高臨下地喝道:“本王前來拜會英國公,你們錦衣衛管的是宿衛和偵緝,跑到這里來做什么?”
    
    袁千戶疾行幾步便笑容可掬地行下禮去:“下官錦衣衛指揮使袁方拜見衡山王!”
    
    “錦衣衛指揮使?”朱瞻圻滿面狐疑地打量了袁方片刻,面上的驕色少許收斂了一些,口氣卻仍是倨傲,“本王的事情只怕你這個錦衣衛指揮使也無權管吧?你別忘了,錦衣衛指揮使去年年底才剛剛死了一個,你可莫要自以為是當了下一個!”
    
    “王爺的教誨下官謹記。”袁方的面上卻依舊是那殷勤的笑意,但那話語就沒有那么客氣了,“下官怎敢管王爺的事?下官此來乃是請王爺前去雙橋門和漢王爺會合。這原就是宮中的命令,下官雖正好帶人在辦案子,可卻一丁點也不敢耽誤,所以只好特地帶人趕了過來。”
    
    見朱瞻圻那張滿是傲氣的臉一下子變得刷白,袁方卻愈發恭敬了起來,上前一步又低聲說:“恕下官多嘴,衡山王今兒個這一鬧著實是沒有必要。據下官所知,英國公和成國公這會兒都在宮中陪伴圣駕,太子皇太孫和趙王安陽王都在。”
    
    起頭在皇宮被人叉著趕了出來,這會兒又得知英國公不在家里,再聽得自己的伯父叔父堂兄堂弟都在宮中,自己卻可能要陪著倒霉的父親前往山東樂安州那么一個鬼地方,朱瞻圻幾乎咬碎了滿口銀牙。他生來便繼承了父親的暴戾作風,做起事情來自然不顧后果,想到自己這么大鬧一場居然是如此結果,氣急敗壞的他頓時狠狠將馬鞭擲在了地上。
    
    由于隔著老遠的距離,因此張越只能看到袁千戶和朱瞻圻交談了一些什么,只能看到朱瞻圻怒氣沖沖地丟了馬鞭帶著大批護衛走了。此時此刻,他不知道談話的具體內容,更不知道所謂的袁千戶已經升格成了袁指揮使,只想著兩撥人盡快散去。好容易盼到兩邊的牛鬼蛇神都走了,他忽聽得背后有響動,見是張赳和兩個家將滾鞍下馬,這才放下了所有心思,于是便帶著他們匆匆趕到了英國公府大門前。
    
    適才在遠處看不分明,這會兒到了門前,張越方才發現今日之事代價非小。雖然門上成功擋住了朱瞻圻,可幾個門子滿身是傷,門房里頭也一片狼藉。
    
    即使院子中一字排開猶如樁子一般的數十名家將亦是不能幸免,身上衣衫盡被鞭得破破爛爛,臉上手上隱約可見處處血痕。而這些家將中間,他愕然發現了久不曾見的彭十三,只見這個素來大大咧咧的漢子恨恨地將一口帶血的唾沫吐在地上,其中赫然是一顆牙齒。
    
    ps:晚了一點,不好意思……電腦最近頻頻故障,今天好好的開了,結果忽然死了,再重啟居然沒蜂鳴聲,害的我折騰了好久。而且qq出了問題,這兩天一上線就斷,要找我的人抱歉,等我想辦法弄好了上來再說……以上,求推薦票和今天十二點之后的推薦票,順便預定月票……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