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120 狼心狗肺


   割肉飼鷹的故事張越聽過,割股奉親的事情他也聽過。雖說那其中彰顯的是慈悲和親情,可無法掩蓋的還有一股撲面而來的血腥。頭一個是佛教故事暫且不提,后者卻被后人指斥為愚昧愚孝,但在如今這種神鬼讖緯之說深入人心的年代,割股奉親自然就是純孝。縱使張越不信那種神奇療效,對于敢這么做的人卻還是有著深深的敬意。
    
    沒有那些先進的止血診療設備,那該有多大的決心和意志,才能往自己大腿上或是手臂上割那么一刀?
    
    回去之后,他從榮善那里得知張還沒有回來,思來想去便又去了張輔處,卻站在廊下沒有進門。正沉吟間,只聽門簾一陣響動,他一抬頭便看見那中年太醫史權從內中走出,忙上前問道:“史太醫,我大堂伯現在如何?”
    
    太醫院中各色人都有,史權卻是那種一心浸淫醫道不問外事的人,所以昨日方才會耿著脖子死死攔住張父子。瞧著張越一向溫文有禮,他自是對其態度稍稍和緩些,此時便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先頭幾個太醫用藥太過謹慎,卻不知道英國公素來太康健,這一病來勢洶洶,就該用猛藥來治,一味縮手縮腳反而耽誤了。如今我雖然用了對癥的藥,但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倘若英國公能熬過這一冬,等明年入春了應該會徐徐好轉。”
    
    雖說沒聽到什么太好的消息,但人家至少給了一個明確的說法,因此張越總算有了些底氣。見史權說完這話徑直往旁邊的耳房走去,他忖度片刻就快步追了上去。
    
    “史太醫,我聽人說,割股奉親能治百病,可是真有這事?”
    
    話音剛落,史權便忽地轉過了身子,面上先是露出了一絲詫異,旋即便笑了:“醫書上確有以人肉入藥的記載。只不過能治百病卻是未必。英國公的病并不需以人肉入藥,不過公子只是英國公堂侄,卻有如此孝道,倒是難得了,只是如今卻不必這么做。”
    
    眼看史權說完這話便進了耳房,站在那里的張越只覺苦笑不得。他不過就是隨口一問罷了。人家居然誤解成了他準備割股奉親!這真要割,張父子說不定會爭先恐后,怎么也輪不著并不惦記那個爵位的他。想著這事,他搖搖頭便回了自己房間。
    
    如今已經入秋,北方的天氣便和夏日不同。這白天天氣依舊炎熱,到了晚上卻有些涼了,所以秋痕已經是換下了床上的葦席,又讓琥珀去尋管事媳婦領一床綃紗被。這時候她正忙著鋪床,冷不丁瞅見張越進來。便擱下這邊地事情,上前為張越脫去了外頭的大衣裳,見他滿頭大汗。她又忙著去打水擰毛巾。張越雖想親力親為,但哪里攔得住她。
    
    等到張越通身大汗落了,秋痕倒是滿頭大汗,此時面上雖笑,口中卻埋怨道:“咱們昨日才到,今兒個奴婢和琥珀居然在外頭撞見過幾個壯年男仆,這怎么使得?這家里總該有家里的規矩,人手不夠不要緊,但規矩總得立起來。內外也不能就這么串來串去的,沒來由讓人家笑話。少爺是不是和榮管家去商量商量?”
    
    張越雖不至于對男女大防看得那么嚴重。卻知道這內外若是沒個分際并不是好事。于是也沉吟了起來。他知道張父子屬于那種驕橫不管事地。所以本不打算初來乍到就攬事上身。如今看來他若是不出面。那兩父子哪怕是這家里亂成一鍋粥也不會理會。
    
    “眼下大堂伯病著。榮管家大約也是無心管這些事。你說得對。我待會就去找他好好計議。就算不立家規。好歹也得擬定幾個條陳出來。否則沒個賞罰那些人也不盡心。”
    
    秋痕見張越聽了自己地。心里也頗為高興。又說了一會話。見琥珀還不曾回來。她不禁納悶了。當下就說道:“怪了。我讓琥珀去找管事媳婦要一床綃紗被。都已經小半個時辰了。怎么人還沒回來?這家里亂糟糟地。別是碰見什么人了吧?”
    
    張越略一怔便記起昨日晚上睡著確實有些涼。不禁微微一笑。秋痕地周到他自然是領教了多年。此時想起這家里上下還沒個條理。他倒有些擔心琥珀。便站起身道:“既然你不放心。那我就過去看看。你在這里好生看著門就是。”
    
    眼看張越撂下這話就掀簾出了門。秋痕倒是瞪大了眼睛。不一會兒便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重新回去鋪好了床。她便從箱底翻出那件和琥珀一起趕出地活計來。摩挲著上頭地繡工。她面上便流露出幾分歡喜。隨即又有些怔忡。竟是喃喃自語了起來。
    
    “這好容易趕出來。偏偏碰到了一樁又一樁地事情。少爺到頭來還是誤了鄉試。本想等著少爺考上了舉人再拿出來地。如今卻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用上。”
    
    走在火辣辣的太陽底下,張越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腳步。這雖是內院,但他這一路上他碰到了好幾個男仆。若單單是這樣也就罷了,偏偏這些人都是仿佛無頭蒼蠅一般無事可做,他漸漸便有些惱怒,及至來到冷清的庫房那邊時,卻聽到里頭傳來了兩個人說話的聲音。
    
    “一床綃紗被算什么?這里沒有,我那里有地是,你跟我走一趟,我讓我那幾個丫頭找出來給你就是了。”
    
    “多謝斌少爺好意,柳家姐姐既然說沒有,那奴婢回去和少爺復命說沒有就是了。”
    
    “咳,你和柳家的在這庫房里找了小半個時辰,回頭復命說沒有,豈不是回去遭怪罪?嘖嘖,這么一幅好模樣,卻跟著那個無能的家伙,他可是委屈你了……你躲什么躲……這里又沒人,柳家媳婦說到別處找找,她人都走了,你還巴望能走?”
    
    “斌少爺請自重!”
    
    “自重個屁!少爺我告訴你,你就算現在跑了,我向你家少爺要人,他敢不給?”
    
    “我當然敢不給!”
    
    張越聽得心頭火起,提腳狠狠一踹門就闖了進去,見琥珀已經是被逼到了墻根角落,張斌僵著臉回過了頭,那只不老成地手此時離著琥珀的臉不過幾寸許,他登時更是氣怒。眼看旁邊有一張條凳,他頓時上前一把就抄在手上,想要丟出去時卻又停住了。
    
    張斌起初用暗示的眼神支走了管事的柳家媳婦,萬沒料到張越會在這時候闖了進來。此時見張越一進來便抄起了那張條凳,他頓時嚇了一跳,慌忙一個閃身躲開,色厲內荏地嚷嚷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這句話仿佛該我問你才對吧?”
    
    張越瞅見琥珀臉色發白,衣衫卻完整,想必并沒有真正吃虧,心中稍微放了一點心,但那怒火卻難以消解。他緩緩踱步上前,見張斌一步步往后退,眼神閃爍不定,仿佛一個不對就要開口呼救,他又瞇起眼睛笑了起來:“你剛剛把琥珀堵在這兒,不就是看著這地頭清靜別人不會過來么?那柳家媳婦既然被你支走,大約也會攔著別人過來,你說是不是?”
    
    他說話間又上前了幾步,面色愈發的冷:“我說斌弟,你不是一心想要繼承英國公爵位么?倘若英國公重病的這當口,他的嫡親侄兒做出些不三不四的事情,若是讓陳留郡主知道了,只怕那位郡主氣怒之下會立刻稟報皇上,你說是不是?”
    
    張斌這時候貨真價實陷入了慌亂,他自忖天不怕地不怕,但兩次碰到陳留郡主都是鎩羽而歸,這回還因此被父親狠狠教訓了一頓,自不想再沾惹那位小郡主。好容易回過神,他便昂頭瞪著張越道:“你別信口開河,我就不信你能隨隨便便找到陳留郡主!”
    
    “我那老師的女兒乃是陳留郡主地閨中密友,我當然能找到她!”張越一面說一面朝琥珀努了努嘴,見其跌跌撞撞沖到了自己背后,他才晃動著那條凳冷笑道,“琥珀是我身邊的人,你休打主意!要是再讓我看到聽到什么事情,別怪我不客氣!”
    
    言罷他惡狠狠地丟出了手中的條凳,只聽砰的一聲,那凳子砸在墻壁上,頓時飛揚起了一陣塵灰。張斌哪里料到張越說砸就砸,那一瞬間著實嚇呆了,隨即捂頭蹲在了地上。好半晌發覺沒動靜,他方才站起身,卻被那灰塵嗆得連連咳嗽,再定睛看時張越和琥珀卻已經都不見了。氣急敗壞的他站在原地破口大罵,罵了好一陣子便自覺無趣,便索性一跺腳出門走了。
    
    此時張越已是拉著琥珀穿過月亮門上了夾道,走出老遠,他方才停下步子,轉頭看見琥珀面色仍有些發白,只咬著嘴唇不作聲,他方才放開了手,一字一句地囑咐道:“這不是開封,也不是英國公府,萬一我沒趕來可怎么好?以后再碰見柳家的那種趨炎附勢的無恥之輩又怎么辦?以后若是再出去記得拉上秋痕一起,最好叫上榮管家。”
    
    ps:嗯,如今新書月票榜第一的位置并沒有坐穩,后頭追兵無數,這下算是被火烤了。要說不在意名次那完全是假話,所以,俺繼續在這兒誠懇地請求月票,上架一周每天更新九千,這是我貨真價實做到的,因此俺覺得自己能夠理直氣壯地要月票,畢竟咱地人品還是不錯的。嗯,羅嗦了這么多,我碼字去也,希望晚上上來還能坐在第一名,謝謝大家……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