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125 天意


   明制,宮中宦官分十二監四司八局,所謂二十四衙門,太監之稱實際上指的是各監司局的頭頭腦腦。中明晚明鼎盛一時的司禮監如今雖是十二監之首,但永樂皇帝朱棣精力旺盛,內閣不過是備咨議贊襄之用,太監更不得干涉政務,所以其時只有司禮監太監,并沒有什么掌印太監秉筆太監之分,哪怕是鄭和張謙這樣煊赫的太監,在百官面前也素來恭謹。
    
    張謙下西洋雖然不如鄭和那般聲勢浩大,也不如鄭和走得遠,但永樂六年、永樂九年、永樂十年下泥,此次回國又帶來了蘇祿東王、西王、峒王朝覲,見識談吐自然非比尋常,行事更講究雷厲風行。跟張越回到英國公別府,他馬不停蹄地指揮下人們出去采買各色用具,又指點張越服喪期的種種要務,最后到張輔住處前,他卻止住了腳步。
    
    “我是皇上藩邸舊人,后來有一次觸怒皇上,該當杖刑。張娘娘為人和善寬厚,那時便以我有功為由從旁勸解,這才消了皇上雷霆之怒,因著我是同姓的緣故又頗多照顧。誰想我如今再使西洋歸來,還不及見上娘娘一面,娘娘便已經英年仙逝。”
    
    張越沒料到還有這樣一段隱情,見張謙站在那兒慨然長嘆,卻是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他站在那兒正犯躊躇的時候,卻看見太醫史權出了耳房,臉色沉重地朝這邊走來。
    
    “張娘娘真的薨了?”史權本就是不茍言笑的精瘦人,此時看到張越點頭,他那臉色頓時更黑了。沉默了半晌,他方才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英國公病勢稍好,也不知道能否經得起這打擊。罷了,我陪著三公子一同進去,見機行事就是。張公公你……”
    
    “史太醫和張公子一同進去就是,我乃是奉皇上之命協理英國公別府家務,就不進去見英國公了。”張謙說了這么一句之后。頓了一頓又說道,“不過若有什么事,我自與你們一同承擔。”
    
    這世上有福共享的人多,有難同當的人少,張越起初聽張謙說留在外頭倒沒多想什么,但人家加上這么一句話。那就異常難得了。即使是一心沉迷醫術不管其他事的史權也流露出幾分敬意。此時張越知道說什么感謝的話都是空的,沖張謙點點頭就轉身進了屋子。
    
    由于之前老是躺著,張輔此時倒是醒得炯炯的。一個丫頭正坐在床頭,剛剛伺候他喝完了燕窩粥,見著有人進來,她慌忙起身襝衽施禮,見張越輕輕擺了擺手,她便手腳利索地收拾了東西出了屋子。而張輔看到張越后頭還跟著太醫史權,不禁笑了起來。
    
    “我這點病不礙事。你不用每次來探視都拖著史太醫在后頭。”言罷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張越身后地史權身上,又嘆道,“此次我這一病。勞動太醫院上下奔忙,這實在是太過了。尤其是史太醫更是幾乎住在了我這兒,我心里頗為過意不去。”
    
    “英國公國之棟梁,我盡心也是應當的。”
    
    史權的醫術在太醫院數一數二,雖不會逢迎,但朱棣卻很是器重他的醫術,往日給王公大臣診病的次數也很不少,倒是張輔一向身子骨硬朗,這回還是頭一次。他平日見慣了那些倨傲的王公貴族。張輔如此說話,他納罕之外更頗為欽服,此時笑答了一句之后又說道:“不是我夸口,若是好好調養,到了明年開春地時候,英國公上馬開弓又是一把好手!”
    
    “好好好。那我就承史太醫吉言了!”
    
    覷著張輔心情極好。張越幾次想要開口。可這話每每到了嗓子眼卻又咽了下去。這時候他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起了那位永樂皇帝別地壞消息可以拐彎抹角設法弄點手段。可這種噩耗豈是能夠插科打諢胡說八道地。還不是得直截了當!可問題是長痛不如短痛固然是至理名言。用在如今病情剛有些起色地張輔身上是否有效?
    
    張輔雖在和史權說話。目光卻也不經意地瞥著張越。瞧見他猶豫不決。臉色很不好看。不覺止住了話頭。良久。他方才淡淡地問道:“怎么。越哥兒可是有事要和我說?”
    
    “大堂伯。確實是有一件事……而且是壞消息。”張越沒想到張輔病中還感覺那樣敏銳。當此之際只得深深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道。“南京捎來信說。說是……說是大姑姑薨了。”
    
    那一瞬間。張越地心簡直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張輔。生怕他聽聞噩耗而栽倒下來。旁邊地史權手中早就扣著幾根金針。預備一個不好就上前急救。腦袋里更是想著那幾個丫頭是否聽從吩咐預備好了那些湯藥。然而。兩人正在擔憂地時候。張輔卻只是深深嘆了一口氣。并沒有如他們預料那樣支撐不住。
    
    “她地病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早就預備著這一日。誰知道竟是在眼下這個時候。”
    
    話雖這么說,張輔的臉上卻露出了毫不掩飾地黯然,頭更是轉向了帳子里頭。名將最要緊的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但那是在戰場上,在決定軍策的大帳中,卻不是在家里。父親張玉戰死地時候,從來沒掉過眼淚的他平生第一次失聲痛哭。但之后他卻無暇安撫弟妹,孝服未除便隨朱棣上陣,因為那時候若朱棣輸了,張家便是族誅之禍。
    
    其后妹妹入宮為妃,他南征北戰,難免朝中有人攻擊,兩個弟弟不曉事,身為帝妃的妹妹身體一向就不好,卻得承受最大的壓力,竟是一生無法生育,膝下無人承歡。她為了他和張家苦苦捱了這么多年,如今終于捱不過去了。
    
    對著那青幔帳,他忍不住低聲喃喃自語道:“惠妹,是大哥對不住你……”
    
    張越看著張輔的后背微微起伏顫抖的模樣,忍不住想起了正在開封的母親和妹妹。他一直覺得張輔睿智沉穩低調,一向都是鎮定自若,然而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鐵打的漢子亦有傷情時,張輔果然亦不例外。他此時不敢相勸,便朝史權打了個眼色。
    
    史權身為太醫,看慣了生死,此時倒沒有張越那么多感觸,他上前一步微微彎腰,一只手輕輕搭在了張輔的右手腕上,凝神診斷了片刻便低聲道:“英國公,死者已矣,生者猶存,還請節哀順變。你地病如今正有轉機,若是因哀思再有變化,不但家人,就是皇上也放心不下。如今腕脈已呈沉滯之象,用藥之后還是先休息一會吧。”
    
    張輔這才回過神來,見床前的張越滿面焦慮,史權面色鄭重,他便微微點了點頭。及至外間有丫頭送來了藥,他二話不說喝完之后便躺下了,不多時就沉沉睡去。
    
    看到這一幕,張越著實瞪大了眼睛,最后竟是被史權拖出去的。來到廊下,看見張謙猶在,他使勁吞了一口唾沫便對史權問道:“大堂伯如今究竟怎么樣?怎么一碗藥下去他就睡著了?這究竟是真的睡著還是……”
    
    “英國公仿佛是早有準備,脈象雖有沉滯,倒是沒有什么太大的波動。”史權見張越愈來愈激動,只好打斷了他,又解釋道,“那碗藥中我加入了寧心安神的成分,能夠讓英國公好好睡上一覺。你放心,這些藥對英國公的病有利無害,此時與其讓他想太多,還不如讓他好好睡一覺。至于其他的我們就是再多考慮也沒用,英國公自然該知道其中利害。”
    
    臺階下站著的張謙也聽得連連點頭,上前問過英國公并無太大地激烈反應,他長長噓了一口氣,拱了拱手便出去安排一應事宜。他這么一走,史權自然也是回到耳房去忙著記錄他的醫案,另外還要掂量怎么改藥方。于是,那廊下空蕩蕩地就只余下了張越一人。
    
    “還好,這回大概不會被唯我是問了……”
    
    張貴妃既是貴妃,薨逝自有禮部題奏。朱棣令仿太祖成穆孫貴妃禮制治喪,病中的英國公張輔雖一力上表辭謝,他卻堅持不允,又賜張輔珍貴藥材和金銀綢緞無數。念及張輔帶病服喪,他少不得命太醫史權每日奏報醫案。最后,還是御史臺的幾個御史實在看不下這赫赫恩寵,上了折子勸諫,楊榮等人又不得不站出來婉轉陳詞,朱棣這才算是罷手。
    
    秋去冬來,過了臘月之后,張輔的病情一日比一日好了起來,到年關時分竟是已經能下地走動,一家人自是喜不自勝。由于王夫人和張張兄弟一樣都得服喪,因此也只有書信捎來北京,人卻一時半會過不來。于是,這諾大的大宅門依舊只有張越一個張家人操持內外。虧得他打熬得好筋骨,張謙也多留了幾日,這一番下來總算是幾乎沒出差錯。
    
    然而,眼看張輔病情好轉,他心中的另一抹擔心卻猶未散去梁潛至今仍然關在錦衣衛詔獄之中,而之前袁方承諾給他的說法則是到現在仍然沒有蹤影,他依舊不知道是誰在背后出首告他,即便是次抽空拜訪杜楨也是無果。
    
    事實證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張輔固然是挺過了這關,但他自己的事情卻是無果。杜楨并不是神仙,料不準所有事,自然不知道誰會是背后地告密者。
    
    紛紛揚揚地大雪中,新的一年即將拉開帷幕。
    
    ps:今早難得睡到七點多起床,之前都是六點多就醒……今日仍將更新九千字,大家月票拿來吧,這樣我碼字也能更有動力,拜謝拜謝!!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