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139 心思忙


   下著綿綿春雨的夜晚很容易讓人憶起煙雨江南。在這春雨之中,有人已經疲憊地呼呼大睡,也有人正在床上輾轉難眠思量心事,更有人在纏綿后緊緊相擁。
    
    燈臺上點著一支蠟燭,微黃的火苗正上上下下輕輕跳動著,映照著梅花式雕漆幾上的那只邢窯白瓷花**愈發剔透。靠墻的描金螺鈿雕花大床上,青幔帳子已經垂落于地,內中隱約可見兩個人影,還能聽到竊竊私語聲。
    
    “操辦完超哥兒的婚事就該輪著起哥兒,之后便是咱們家越兒。我聽說老太太已經給二姑娘張羅婚事,可咱們家越兒的婚事究竟怎么個打算,老太太說還要聽英國公和夫人的意思。今兒個夫人也和我提過,說是她和晴丫頭看中了好些……這齊大非偶,咱們家越兒若是能真的平步青云也罷,可若是真的配公侯家的千金或是什么高門頭,我只怕……”
    
    “放心,晴丫頭自從嫁到保定侯府便一直管家,如今是一等一的精細人,看人的時候也并不是首選家世,超哥兒未過門的媳婦便是性情品格都好。嫂子就更不用說了,她二十年的當家主婦當下來,這眼力終究是不差的。我如今擔心的倒不是這些,而是……唉!”
    
    孫氏被丈夫這深深一聲嘆息鬧得心里發毛,忙一個翻身半撐著身子問道:“這北京雖好,可我初來乍到畢竟是人生地不熟,休說什么權貴人家,就是親戚那一頭我也認不全。你若是有什么擔心的千萬別瞞著我,咱們可就只有越兒一個兒子!”
    
    “看你急的!”張倬苦笑著將妻子攬入懷中,這才嘆了一口氣,“嫂子和晴丫頭看的幾戶人家都是好的,尤其是孟家那位四姑娘和杜家小姐。一邊畢竟知根知底,又有晴丫頭看過,越兒自己也見過兩回,印象大約不錯;另一邊是他授業恩師的女兒。這有其父必有其女,大約也是落落大方的閨秀。只是杜大人如今高升去了山東,很多事情都沒個準,至于孟家……”
    
    “保定侯家又有什么不妥?晴丫頭將來可不就是保定侯夫人?”
    
    “保定侯那邊自然是沒什么,但孟家那位四姑娘的父親孟賢卻是常山中護衛指揮。常山護衛是趙王的護衛,那彪悍在北地也是有名的。漢王如今被趕到了山東樂安州。這趙王早年也曾經……天家事務從來就是最難測地,怕只怕孟家會攪和那趟渾水。”
    
    孫氏雖不懂朝廷大事,但早年的靖難之役她還是經歷過的,那時候朝廷大軍和朱棣的靖難軍在北方打了一次又一次硬仗,如今想起來也讓人心驚肉跳。想到皇太子素來便不是身體康健的主兒,再想到一早就立了皇太孫,若是一個不好,竟是極有可能又是靖難時那般格局。她的臉唰地一下白了,兩只手忍不住緊緊抓住了丈夫的雙肩。
    
    “既然不是非孟家不可。不若那一頭就推了?”
    
    “好了好了,我不過是隨口一說,看你急得這般模樣!”張倬此時倒有些后悔說起這些。連忙岔開話題道,“再過些時日咱們就要搬了,那院子我曾經去看過,雖不如英國公府,畢竟昔日也是朱門甲第,比咱們家在開封城那座老宅更大更寬敞。我挑中了里頭一處清靜的院子,你有空了不妨帶著丫頭去看看,雖有公中添置東西,但細巧擺設總得自己來。”
    
    雖然還想問問兒子地婚事。但丈夫既然擺出一副胸有成竹地模樣。孫氏也就安了心。說起以后地住處。她不禁微微皺了皺眉:“如今大嫂和二嫂還不曾挑。老太太才來也沒去看過。你先選了。是不是不太恭敬?”
    
    “放心。那里頭東西南北有四個敞亮地院子。老太太和大嫂二嫂地地方我都讓高泉看過。她們那兒應當不會有異議。畢竟。咱們那個院子略小一些。卻勝在清靜。離著老太太那兒也稍遠一些。你看過之后就明白了。”
    
    張倬卻知道妻子謹小慎微地習慣因何而來。心中便有幾分歉然。斟酌片刻便又說道:“今兒個在貢院門口。有人好心借了兩把傘給咱們。是一位貴氣凜然地公子。我瞧著不認識。看越兒地模樣應當是見過地。我估摸著不是安陽王就是皇太孫。總之。皇上如今任人用事往往隨心所欲。所以越兒這一科大約能中。至于我已經決定了。若是今科不中。今后便不再考。”
    
    “這是為何?”
    
    “越兒資質在我之上。機緣更是在我之上。若是今次得天之幸一起考中也就罷了。若是不能。我便要又耽誤三年。哪怕是之后僥幸考中。這父親品秩若在兒子之下自然是不妥。我才干平平。若是不得升遷。豈不是要連累他一輩子?我只恨自己沒早些想明白。若是早想通了這理兒。我倒是寧愿今科不考。以后也不考……”
    
    第二天一大清早。張越起床洗漱后去父母房中請安時。卻發現張倬和孫氏精神頭都有些不濟。眼圈更是隱隱發黑。他滿心以為他們久別重逢纏綿了一晚上。面上便了幾分笑意。卻并不知道這下半夜張倬完全沒睡好。孫氏更是失眠了。
    
    一家人旋即又去顧氏處請早安,之后又去見了張輔和王夫人,回到自己房里已經過了大半個時辰。此時有管事媳婦送來了早飯,一家人自是一起用了。
    
    用過早飯,張越便想起如今會試已畢,殿試少說還有半個多月,這榜單還不曾出來,溫書卻也無用。他在貢院中憋了好些天,之前又有小半個月不曾出門,想到杜楨已經在他會試期間去了山東,他便打算往杜府走一趟。張倬對此自無異議,孫氏心中也樂意,只是猶自不放心,囑咐了一大通才放了他走。
    
    到了南院馬廄,張越剛看著連生連虎從中牽出馬來,卻聽見有人喚著三弟,扭頭就瞧見張超也帶著隨從過來。兄弟倆昨日沒來得及說上幾句話,這會兒碰見。他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張超就笑呵呵地走過來,一如從前那般抱住他地肩膀使勁拍了拍。這一拍之下他才駭然發覺,這長兄此趟從金鄉衛歸來,氣力愈發見漲,那臂膀猶如鐵箍。那手猶如鐵掌。
    
    嬉鬧了一會,他便笑問張超可是去拜訪未來的大舅子,卻不想張超面色一黯,旋即搖了搖頭道:“婚事既然已經是定下了,這會兒我上門去也不好。之前倭寇大舉來襲,雖說咱們將其擊潰,但衛所卻死了好些軍士。雖大多都是軍戶,但其中有一個總旗在我剛到金鄉衛時常常照應提點我的。他臨死前還有一口氣的時候托我送些東西到他家里,說是他那母親帶了妹子改嫁。如今那妹子在北京,算是民戶。今日有空,我便準備上門一趟。”
    
    心感張超重情重義。張越又詢問張超那一頭住在何處,得知就是離清水胡同很近的泗水街,他便說正好順道,索性便充了張超的向導。這一路上,張超說著金鄉衛抗倭時的慘烈,忍不住連連嘆息,提起倭寇打不過就跑,金鄉衛卻沒法用海船追擊時,他更是咬牙切齒。
    
    張越聽者有心。此時免不了心想,倭國之前已經和大明交惡,如今大明航海發達,這海船揚威西洋之外,何不設法也到東洋去逞逞威風?要說這倭寇本來就是打東邊過來,騷擾的又是大明沿海,這借口簡直是天經地義再完美不過了。
    
    “海門衛、松門衛、盤石衛、金鄉衛……但凡浙東和福建沿海,這倭寇是打都打不完,因為誰都不知道他的小船是打哪兒登陸。這次倭寇攻陷松門衛。皇上殺了浙江按察司僉事……要我說,我們金鄉衛這一年多來殺地倭寇少說也有數百人,可畢竟是治標不治本。我現在才知道,空有一身武力在戰場上著實無用,畢竟這出拳也得你打得到人才行。”
    
    張越對張超的說法極其贊同,更驚異的是這一年多來,自己這位初時還極其莽撞的大哥如今盡顯沉穩。兩人因著說話,這一路上自然走得慢,約摸大半個時辰才來到了泗水街。
    
    清水胡同那邊住著清貴的翰林院都察院等臺閣官員。而隔開三條大街的泗水街卻本來就是貧民聚居地地方。
    
    街兩側清一色是絕對談不上體面的房子。那一色低矮的房檐。那斑駁掉漆地院門,只有路中央十幾個追逐嬉戲的孩子還能給這里帶來一絲活潑的生氣。而這些身穿舊衣裳的孩子一看到張越等人就哄然散開。倒是幾個屋檐上抱著手沒事干的閑漢眼睛一亮望了過來。
    
    張越一看見這地方的光景就知道找人不是件容易事,坐在馬上四處一打量,他便用馬鞭指著一個瘦小地漢子道:“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那個被點名的瘦小漢子毫不猶豫地一溜小跑上前來,畢恭畢敬地把腰彎成了大蝦米:“公子可是要找人?這泗水街上的人家,小地都是一清二楚,只要……”
    
    他這一個要字才落地,眼角余光就瞥見馬上那位公子輕輕一彈指,一道銀光倏地朝自己拋過來。他敏捷地縱身一躍將那銀光納入手中,見是一個銀角子登時大喜,那臉上布滿了諛笑,信誓旦旦地說:“公子爺您要找誰?那怕是把這泗水街給翻過來,小地也一定幫您找到人!”
    
    看到這情形,周遭另幾個動作慢的頓時捶胸頓足。可看見內中有好些人腰佩刀劍,人們知道占不得便宜,方才打消了某些不切實際地心思。既然找到了向導,張越瞅著張超身邊幾個五大三粗的健壯家將,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自不用他再操心,笑呵呵吩咐了一聲,又和張超打了個招呼,他便帶著自己的人往杜家方向去了。
    
    ps:最近脾氣不好老是給大家添麻煩,真是不好意思。看到書評區那么熱鬧,大伙都在安慰我,實在是感激不盡。碼字不就是為了求個認同么,有反對總比沒反對的好,謝謝大家的批評指正。月票眼看就要破千了,俺非常高興,非常興奮,非常……以下省略一千字,總之也請大家繼續支持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