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145 祖母的饋贈


   “那邊如今都已經整治得差不多了,這花園中少幾棵樹,房中少幾樣大家伙暫時也不打緊,所以老大媳婦和老二媳婦先帶著人搬出去,把你們選中的那屋子好好再看看,缺什么少什么一樣樣添補起來。你們大堂嫂如今有喜,我這個老婆子少不得替她坐鎮著照顧一二,再留下老三媳婦也就夠了。超哥兒的婚事你們盡心些,那邊畢竟是伯府,別讓人笑話了。”
    
    英國公府雖好,但住在別人家中畢竟是客人,因此馮氏東方氏對于盡早打點好搬出去都并無異議,只在顧氏留下孫氏的時候露出了驚容。兩人一個是官宦世家出身,一個家里頭豪富,對小門小戶出來的孫氏總有些瞧不起。如今看著這個原先不起眼的妯娌一下子在老太太面前有了臉面,雖還不至于壓過她們,但足以讓她們心里不痛快。
    
    顧氏見馮氏東方氏強顏歡笑,孫氏則微微露出了喜色,哪里不知道她們心中思量什么。只她們妯娌之間勾心斗角的小勾當,她不想管也不耐煩去管,于是她們起身告退的時候,她不過是微微頷首,沒留下任何一個。想想親生的長子正在交趾那種叛亂不斷民心不服的地方,一年到頭也難能捎回幾封信,她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
    
    往南京走過一趟之后,張赳如今看著已經漸漸有了小大人模樣,只他固然是自小被人稱贊的神童,科舉上卻遠不如張越那般好運,之前院試又名落孫山。雖說張赳身上還看不出什么心灰意冷的跡象,可她難免憂心,更想到倘若長子還在朝,張赳若能直接蔭補為官,她也就不用這么操心了。
    
    “老太太,剛剛有小丫頭來報,說是趙王府和安陽王府派了兩位媽媽來探望英國公夫人,不合三少爺也去了那兒道喜。兩邊就撞上了,據說還說了好一陣子話,兩位媽媽對三少爺都極其客氣,三少爺應對得也得體。之后英國公夫人又留著少爺說了一陣子話,如今人應當是往這邊來了。”
    
    顧氏微微點了點頭,接過了靈犀捧來的茶。略喝了一口方才笑道:“他小小人兒哪里有什么面子,不過人人都看在英國公面上罷了。好在他曉事,英國公沒看錯他,我也沒看錯他。這狂傲之人從來就沒個好下場,以后在這朝中要立得穩,就得學英國公那般,不能讓人挑出一絲錯處來。對了,昨天英國公夫人讓人送了一匣扇子,你且去取來。還有。拿著這把鑰匙打開我那個雕漆妝盒,把其中那個錦囊拿來。”
    
    靈犀不料顧氏這頭說著正事,那頭忽然會想到扇子。好在顧氏的東西她都收得好好的。這一時半會尋起來也不難。到里屋的幾個小抽屜里翻了一陣,不多時她就找到了扇子。而那雕漆妝盒就是她也不知道里頭有什么東西,此時拿鑰匙打開了,看到里頭那個半久不新的錦囊,她拿在手中卻有些疑惑,但終究不敢打開來看。
    
    打起簾子到了正室,她方才發現張越已經來了,別的小丫頭已經都被打發了出去,顧氏身邊只留著一個尚未留頭的小丫頭捶
    
    “再過十日就是殿試。雖說都是進士,但一甲二甲三甲卻各有不同。這一甲著實太顯眼,你小小年紀地若是拔入一甲別人也不服氣,可落到三甲卻也沒什么趣味。你且好好用心,奪一個二甲回來也罷!”
    
    這考試的事情,誰能說得準?張越心中苦笑,但祖母都這么吩咐了,他只好應是。接下來又聽祖母說起殿試之后吏部銓選授官的事,他心里想起英國公張輔之前的話和楊士奇的忠告。沉吟片刻便揀那些能說的,一一對顧氏說了一遍。
    
    顧氏頻頻點頭,心里卻著實感慨。誰能想到當初那個病殃殃地小人兒,才不過幾年居然長成了這般模樣?
    
    “有師長為你操心。有長輩給你指點。你這福分著實不淺。既然大楊學士也這么說。又有你大堂伯坐鎮京城。這在外磨練磨練也好。我一個婦道人家。這朝廷上地大事不甚了了。你這前途我也幫不了什么。更談不上教導。能幫你地也有限。”
    
    說到這兒。顧氏便從靈犀那里接過錦囊。輕輕拉開那拉繩。從里頭取出了一張票據。隨手遞給了張越。口中卻說道:“你大堂伯應該對你提過。咱們張家地產業其實大多都置辦在北京。統共都在我這里收著。你大哥要成婚。以后若靠他地俸祿和月錢自是不夠。所以我已經預備了一處大田莊給他。你雖還沒成婚。但既然是要出仕。身邊沒個備辦也不行。”
    
    張越低頭仔仔細細一瞧。發現這赫然是一張地契。只是。比起張輔先前送他地那兩百畝地小田莊而言。這上頭地數字卻是大多了。那赫然是通州附近地五十頃良田。當初北京地地價乃是三兩銀子一畝。賤賣地時候甚至一二兩也有人脫手。如今已經是十二兩。價格卻仍在上漲。僅這五千畝地。價值便是一個相當駭人地數字。
    
    “這些都是地產。不過是讓你收些租子。日后在當官地時候也好開銷。其它地錢等你中進士派官之后。再由公中拿出來。”顧氏說著便收起了笑容。口氣也變得有些嚴厲。“我大明對貪贓枉法事向來處置極嚴。你大伯父那時候就是受了手底下人地蒙蔽。于是才吃了大虧。你潔身自好是一條。但將來還得記著約束好身邊地人。總而言之。咱家人還不至于需要靠伸手撈銀子來維持生計地地步。切記切記!”
    
    手里拿著那地契。張越便站起身肅然答應。人家地祖母都是寵溺孫兒。顧氏平日卻頂多有些偏寵。從未有一個溺字。所以這番話他自然是聽進去了。又坐著陪說了一會話。見顧氏面露倦色。他忙將那地契貼身藏了。正要告辭時。心里卻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想當初大伯父和二伯父踏上仕途地時候。是否也拿到了這樣地財產?
    
    顧氏忽然瞥見了靈犀手中的扇匣,不禁想起了這另外一樁事,遂笑道:“對了,這是前時你大伯娘讓人送來的扇子。你大姐那邊有,我打發人給你二妹妹送了一把,你三妹妹還小用不著,剩下地這些我留著沒用,你大伯母二伯母和你娘也不能用這個,你留著送人好了。”
    
    這話卻說得古怪,張越接過靈犀遞過來的扇匣時不禁一愣。只這時不好打開看看,他忙謝了,遂起身告辭。這出了顧氏的院子,他掂量著這手中的扇匣子,心頭愈發奇怪留著送人……他能送給誰?那一瞬間,他的面前頓時浮現出了孟敏的笑顏,腳下頓時一滯。
    
    回到自己一家的院子,他一眼就看到琥珀秋痕回來了。這會兒東廂房門口,琥珀正扶著梯子,秋痕則是站在上頭,正往房門口的橫梁上系幾串紅穗子。他遠遠看到秋痕搖搖晃晃,不由得趕緊上前。果然,秋痕好容易掛好了下來,這臨到最后還剩幾格梯子的時候卻是一腳踏空,結結實實地摔在了他地懷中。見她滿面通紅的興奮模樣,他著實是又好氣又好笑。
    
    “你這忙忙碌碌是做什么呢?”
    
    秋痕忙躲開了兩步,臉上便有些訕訕的:“不就是因為英國公夫人身邊的惜玉姐姐說掛了這紅穗子,殿試一定能獨占鰲頭么?幸好少爺您回來了,否則剛剛那一跤就跌得狠了。咦,少爺您拿了什么回來?”
    
    琥珀看見秋痕跌在了張越懷中,忍不住莞爾,此時也看見了那扇匣子。她從張越手中接了過來,打開蓋子一看便笑道:“這泥金面小檀香細骨的折扇可是金貴,再加上這扇面仿佛是名家畫的,這么一把興許就得十幾二十兩銀子。這是那些大家閨秀最喜愛的,少爺居然買了這么一匣子回來,可真是大手筆。”
    
    “我哪有這閑錢,這是大伯娘送給祖母,祖母又給了我,讓我留著送人的。”
    
    “這么一匣還真只有英國公府才拿得出來。”
    
    秋痕在旁邊直咂舌,緊跟著卻想起如今大少爺要成婚,緊跟著便是二少爺和自家少爺,這東西興許就是送給未來的少奶奶,面色就有些發僵。偷瞥了一眼琥珀,見她面色依舊沉靜,她不禁有些訕訕地。
    
    張越此時卻已經有了主意,當下也沒注意秋痕面色不好,遂吩咐道:“明天找個穩妥地管事媳婦跑一趟,挑幾把扇子去送給孟家四妹妹,再挑幾把送給杜小姐。剩下的收著也是收著,你們隨便揀一把玩,別讓人看見就是了。”
    
    聽著要送給孟敏和杜綰,琥珀忙點頭,可聽見讓自己和秋痕也挑上兩把,她頓時愣住了。她這么一呆,秋痕卻是巴不得,搶過扇匣子就笑道:“這可是少爺您說地,奴婢記下了。您就放心好了,我和琥珀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賣弄。琥珀,還愣在這兒干嘛,趕緊到里頭去尋裝禮物的盒子,送給孟小姐和杜小姐的禮物總不能就這么光禿禿的。”
    
    ps:最近都是連續高溫,大家切記防暑降溫,別熱壞了話說回來,先前沒注意打賞和催更那兒居然有那么多票那么多錢,更沒注意很多人花了不少錢進去,我著實過意不去,謝謝大家的好意。但我的本意只是希望大家訂閱投月票就夠了,畢竟大家的錢也來得不容易。就算是月票,我也不希望大家為了湊月票花更多的錢,只要大家瞅瞅個人書屋,把本來就有的月票投給我就行啦!!另外通告一件事,水蘭已經正式成為書評區副版主,沒事的時候會幫忙管理書評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