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149 皇太孫的賀禮


   清水胡同并不是一條很寬敞的大街,若不是坐落在此地的這座大宅子清靜幽深,永樂皇帝朱棣絕對不會把這樣一個去處賜給英國公張輔。
    
    相比其他公侯伯府門口那寬敞的大街,清水胡同英國公府大門前素來只容兩輛馬車相對進出,好在這很符合張輔為人低調的習慣,往日并沒有造成什么麻煩。但往日歸往日,今日是今日,當張越和父親帶著隨從一路打馬回來的時候,卻發現清水胡同門前馬車塞滿了整整一條巷子,竟是進不去了!
    
    有道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但如今這英國公府偏偏是數喜臨門雖說張倬張越父子嚴格來說不算是英國公府的人,可張輔和王夫人都這么看,別人自然更會這么看前些天王夫人有喜的消息驚動了趙王府和安陽王府,緊跟著便是宮里和無數公侯伯家的內眷,要不是顧老太君坐鎮擋駕,這林林總總的探望者不但會踏破府中門檻,王夫人也決計不勝其擾。誰知道這分明已經過了幾日,如今人卻仿佛愈發多了。
    
    張越望著那洶涌車流直犯嘀咕,當下便咂舌道:“那些難道都是來探望大伯娘的?”
    
    “未必,也有可能是沖你來的。”張倬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兒子,見張越滿臉的不信,他便笑了起來,“我不過說笑而已,人家都是沖著英國公的面子方才看重你三分,你還不至于是那樣炙手可熱的香餑餑。既然這里不好走,繞道走后門吧!”
    
    一行人疾馳從另一邊來到了后門。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這里竟也是一派熱鬧的景象。和清水胡同那邊出入的各色奢華馬車和名駒不同,這兒進進出出的雖都是遍體綾羅綢緞的婦人,卻也都是坐車乘小轎而來,一看便是豪門仆婦。心中納罕的張越隨父親下馬,吩咐連生連虎把馬匹牽進門,就打算從后門進去。
    
    “哎呀。叔老爺和越少爺回來了!”
    
    后門里頭住的都是英國公府的幾房老仆,這時候開腔地卻是一個老態龍鐘的老婦。張越定睛一看,見是張輔的乳母楊氏,便不好失禮,忙上前笑呵呵叫了一聲楊媽媽。這一聲原本很平常,但卻引來了剛剛進門幾個仆婦的回頭端詳。某些目光看得他心里直發毛。
    
    張倬卻見機得快,和楊氏打了個招呼,隨手拉起張越便急匆匆地往里頭走。男人的腳步原本就比女人快,幾個轉彎便甩掉了后面那些人。及至從夾道上了通往顧氏上房的穿廊,他方才松開了拽人地手,似笑非笑地說:“要是給那些女人糾纏上,你一時半會別想脫身。所幸她們這會兒還不知道你中了二甲進士的消息,否則我拉著你走都難。畢竟,就算你大伯娘十月懷胎產下麟兒。要等到婚配還不知道多少年。”
    
    想到剛剛那些人的目光,張越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人家是在看準姑爺!雖說他相信祖母和父母不會像馮蘭那樣淺薄,更不會如同待沽的牛羊一樣來決定他的婚事。但他心里總有些七上八下,又往前行了幾步便開口問了一句。
    
    “爹,那事兒你們究竟看得怎么樣了?”
    
    “那事兒?什么事兒?”張倬異常好笑地看著兒子。見他理直氣壯地看著自己。當下便輕咳一聲道。“你就放心好了。你大伯娘和大姐早就回稟過老太太。說是孟家四小姐和杜家小姐最合適。別家都會一家家委婉回絕。我和你娘只有你這一個兒子。老太太如今又看好你這個孫子。這婚姻大事斷然不會草率。只不過你也別太心急。總得超哥兒起哥兒之后才會輪到你。”
    
    眼看父親說完這話便笑吟吟地朝前頭走。張越頓時氣結。這心急地分明一直都是張晴王夫人。還有自己地祖母父母。這會兒父親居然安慰自己不要太心急?
    
    父子倆來到顧氏地上房。這兒卻早就是滿屋子地人。那些報喜地確實是腿腳飛快。早在張倬張越回來地半個時辰之前就登門道喜。緊跟著各家府上也是都來了道喜地人。再加上前門那些來給懷孕地王夫人送禮地客人。今日英國公府地門檻都幾乎被人踏破了。
    
    顧氏此時坐在右手邊地炕上。面上赫然是笑意盈盈。這中了進士是一大喜事。能夠排在她預想之中地二甲更是一大喜事。于是。她懶得敷衍外頭那些奉承話一摞摞地訪客。索性讓二媳婦東方氏代替見著。徑直在這兒等著一同登科地兒子和孫子。然而此時端詳著張倬和張越。她縱有千言萬語。最后還是化作了一番語重心長地囑咐。
    
    “明日便是金殿傳臚。你們今兒個晚上早點睡。明日早上好好填飽了肚子。這傳臚并非一時半刻能結束。而且那是御前。百官云集。若是有一星半點地差池便是失儀之罪。日后前途就不好說了。好在越哥兒先后見過皇上三回。不至于怯場。倒是老三你得留心些。”
    
    張倬張了張口正想說什么。誰料顧氏皺了皺眉。當下便不由分說地決定等張輔晚間回來。再好好提點他一遍面圣須知。張越在旁邊瞧著這大陣仗。心中忍不住想起了自個第一回見朱棣地情形。旋即又想到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卻已經深悉施恩之道地朱瞻基。然而。這個念頭剛剛閃過腦際。門外就有人通傳。緊跟著一個管事媳婦匆匆走了進來。
    
    “老太太,外頭又有……又有送禮的人,說是……”那管事媳婦原是極其精明利索的人,這會兒卻有些口吃,深深吸了一口氣方才好了些,“是皇太孫打發人送來了文房四寶,說是賀越少爺高中二甲!”
    
    這個消息頓時給屋子里的眾人帶來了莫大的震撼。別說張越,就連顧氏也是蹭地站了起來。她的二品太夫人誥命本就是因張輔特請加恩而得的,所以哪怕張信遭了貶謫,卻無損她的誥封。住在英國公府地這些天,因著她是長輩,王夫人又有身孕,她常常在小花廳接見各家女眷,若有公侯伯夫人來訪則是在大花廳。然而,這一次又該如何?
    
    “老三。你帶著越哥兒,去前頭的武英堂見客。知會榮善一聲,讓他在旁邊陪著,他是外管家,平素見多識廣,有他便不至于出紕漏。”
    
    這座宅子本是朱棣昔日為燕王時的別院。一應規制都是相當奢華,他早在北巡之初就想到要將此地賜予英國公張輔,因此便讓人拆了原先的正堂另造,因此這武英堂可稱得上是貨真價實地敕建。此時,那受命而來的黃太監踏入武英堂,面上立刻堆上了燦爛的笑容不說別的,若不是代表皇太孫,這武英堂他自是進不來。
    
    有父親在,張越這個正主兒自然只有侍立一邊的份。好在那黃太監并不裝腔作勢。說話更極其爽利痛快。說是文房四寶,其實比起別人送來地,朱瞻基這些卻并不值錢硯不是什么端硯。墨不是什么徽墨,筆不是狼毫,紙也不是什么泥金銀繪。然而看著這四樣禮物,張越不禁想起了朱瞻基那一回在貢院門口送地傘,頓時心中一動。
    
    眼見那黃太監要走,他忙說道:“公公且慢行一步,我還有東西要送還皇太孫。”
    
    他也來不及對父親解釋,連忙對侍立另一邊的榮善低聲囑咐了一番。那黃太監果然是笑嘻嘻地止步,半點不心急。直到急匆匆奔出去地榮善捧著兩把油紙傘回來,他方才吃了一驚,心里大為奇怪。
    
    這張越若是感皇太孫盛情,送什么回禮也不奇怪,可這油紙傘是怎么回事?
    
    “黃公公,這是在貢院門口皇太孫派人所贈。那天多虧了這兩把油紙傘,我們父子倆方才免了風吹雨淋。還請您帶回去送還皇太孫,并代為轉告一聲,雪中送炭好過錦上添花。之前種種我一一銘記在心,不敢忘懷。這文房四寶都很合用,我以后無論在哪都會隨身攜帶。”
    
    黃太監原以為張越還會寫什么書面的帖子回贈,卻不料是帶這樣一番話。他在宮中呆了大半輩子,倘若是帖子他是大字不識,但這話他自然聽得懂,細細一琢磨便明白大半。于是,當張越親自將他送出英國公府,隨即更是熟絡地送給了他一串楠木香珠的時候。他毫不推辭就笑瞇瞇地收下了。心中覺著這年輕人知情識趣。
    
    于是,等回了長春宮向朱瞻基繳了差事。他便一五一十地將張越的話說了一遍,既不曾添半句,也不曾減半語。當朱瞻基問起對方看到那文房四寶時如何反應時,他略一沉吟便靈機一動地說:“張家父子看到的時候很是驚訝了一陣,但小人瞧著那張越繼而仿佛有些驚喜似的。橫豎是皇太孫的賞賜,于他們那是天大地體面。”
    
    朱瞻基別的沒留心,黃太監說張越驚喜,他頓時笑了起來。看著那兩把特意被送回來的油紙傘,他心里更是敞亮明白。
    
    這送和賞完全是兩個念,他送給張越那些東西地意思,對方應該是完完全全明白了。
    
    ps:關于種馬的問題貌似書評區討論得異常激烈,這個……我不會為了種馬而種馬,但也不會像克己的老夫子那樣假道學。而且,明朝和唐朝本來就不一樣。
    
    另,謝謝大家的鼓勵和安慰,雖說好多投了月票的同學都不留名,我只能在心里感激了。其實俺這本書肯定不算是月票榜里頭那些書中最好的一本,只不過做人總有虛榮心,所以看著希望很大就想爭個第一。再說,俺要表現一下,女人的好勝心是不輸給男人的,握拳,大家把月票投給我,我要死爭第一!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