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157 大家子的責任


   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盡管張超張越誰都沒能占全這兩件事,但他們仍然成為了無數年輕人欽慕的對象。一個娶了襄城伯的妹妹,一個高中進士前途無量,人家一輩子都未必能企及的事情,兄弟倆卻一人一樁享用了去,試問誰不在心里嘀咕著,希望那主角變成自個兒?
    
    然而,張超的洞房花燭夜中,張超自己固然處于一種恍惚失神的狀態中,張越也是一晚上翻來覆去睡不好,腦海中閃過了那時候金夙異常決絕的面孔和口吻,閃過了張超那時候面對空房時悵惘的表情,甚至不期然閃過了孟敏的一顰一笑,杜綰的巧笑嫣然。
    
    次日一大清早,眾人都早早地來到了顧氏的上房。按照規矩,新媳婦過門之后便是拜見諸位長輩,這本就是該當的禮兒。東方氏乃是再乖覺不過的人,生怕兒子媳婦有什么緣故起不來,早就讓心腹丫頭玲瓏帶著幾個婆子守在了門口。此時等在上房之中,想到剛剛玲瓏提過那一對小夫妻正在梳洗,她不由得浮想聯翩。
    
    盼星星盼月亮,這婚事一波三折,總算是盼到大兒子娶了媳婦。眼下她最大的企盼就是新媳婦早日給自己生一個孫子,到那時候就真正圓滿了。不過,李蕓畢竟是伯爵家出來的,雖說是庶出,第一眼看上去性情也好,但焉知這不是假象?倘若新媳婦骨子里是悍妒跋扈的品格,這娶媳婦只怕會變成娶麻煩……
    
    頂著黑眼圈的張越站在母親后頭,竭力按捺著打呵欠的沖動。就當他感到上下眼皮子直打架的時候,外頭終于傳來了丫頭的通報聲。
    
    “大少爺和大少奶奶來了!”
    
    張越抬起了頭,就只見外頭一個丫頭高高打起了簾子,隨即就是張超與一個年紀不過十四五的女子跨進了門檻,料想便是大嫂李蕓了。
    
    李蕓面上猶帶著幾分新婦的紅暈,她頭戴金絲八寶髻,額前勒著南海明珠鑲就的箍兒,一邊發上插著幾支珠釵和掠子。身上穿著大紅灑線繡百子圖對襟衫子,底下亦是一條大紅縷金縐紗長裙,腰中系著綴有玫瑰色宮絳的白玉佩兒,胸前地五彩纓絡項圈熠熠生輝,形容雖奢華,但被那靦腆羞澀的模樣一襯。卻又絲毫不顯過分。
    
    顧氏和馮氏三人昔日也都是從媳婦熬過來的,見她隨著張超恭恭敬敬地下拜,說話聲不高不低,敬茶恭謹溫文,答話絲毫不失禮節,卻沒有尋常新婦那種戰戰兢兢的意味,不禁全都在心里慶幸這回張超娶著了一個好媳婦。
    
    孫氏更是在心里盤算起了張越的婚事。張晴先前說過孟家被貶,那樁事兒只怕沒法能成,既然如此便該是杜家了。雖說媳婦門第高貴在外頭聽著名頭好聽。如今這侄兒媳婦瞧著也不像是河東獅吼的性子,可以后地事情誰說得準,還是娶一個書香門第的媳婦來得穩妥。
    
    東方氏面上也盡是喜色。此時媳婦一打扮起來。比當初那家常模樣更耐看。但容貌只是一樁。最最難得地是性情仿佛確實很平和。而且也不是一味綿軟。此時此刻。她自是對促成這樁姻緣地王夫人和張晴感激不盡。
    
    等到李蕓給長輩們全都敬了茶。之后便是輪到了三個小叔子。三兄弟雖然各有各地思量。但在這種事情上卻不敢開玩笑。雙手捧茶之后都是鄭重其事地回禮。一旁地張超始終不吭聲。只在李蕓回身腳下稍有些踉蹌地時候攙扶了一把。這樣地小錯處自然無人在意。顧氏瞧著小兩口地恩愛。反而是莞爾一笑。
    
    李蕓雖算不上長房長媳。但畢竟是頭一個進門地媳婦。顧氏自然不會小氣吝嗇。敬茶之后便朝靈犀使了個眼色。等靈犀捧上了一個小巧玲瓏地雕漆匣子。顧氏便拔下頭上地金簪挑開了蓋子。從中拿出了一對翡翠手鐲。只看那一汪清澈純凈地綠色。馮氏三人便都是輕輕吸了一口氣。同時想到自己進門那會兒地見面禮還不如今次厚重。心底少不得有些嘀咕。“你以后便是三個兄弟地大嫂。這家里頭雖有你婆婆和伯母嬸娘。但這么一大家子事情多。你該學地也不妨學起來。以后總要給她們搭上一把手地。”顧氏渾然不顧三個媳婦聽到這些話時地表情。又笑呵呵地說。“想來你在伯爵府也學過這些。自然容易上手。你兩個小姑子一個悶葫蘆似地寡言少語。一個還小。以后你這個大嫂也多看顧她們一些。”
    
    見李蕓點頭答應。她又轉向張超。口氣卻帶上了幾分嚴厲:“超哥兒。你既然是娶了媳婦地人。以后做事情更得好好思量。不要凡事都由著自己地性子。哪怕你不記著我這個老婆子。也得想想你爹娘和弟弟。想想你媳婦!既然是大家子。生來便是養尊處優。便得記著責任這兩個字。別自以為是自作主張!有些事情做錯了還能補救。有些事情卻是一步都錯不得!”
    
    這新婚地頭一日顧氏便教訓了這樣地話。不但東方氏聽著一驚。屋子里其他人也是摸不著頭腦。張越卻是知道內情地。心里隱隱約約猜到了一些。不禁暗驚。看到張超那一瞬間變得頗有些慘白地臉色。他便知道。先前那樁事情只怕和祖母有些干系。
    
    張超在呆了許久之后。面色亦是漸漸有了一絲血色。他屈膝跪下。認認真真地對顧氏磕了三個頭:“祖母地教誨孫兒記下了。以后絕不會再犯。”
    
    “明白就好。先前家里遭了那么多事,你這個大哥和弟弟們都是一條心,又知道用心上進,知道戰場殺敵立功,沒道理在這種事情上想不開。”
    
    顧氏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繼而便招手示意張超起身。待到他又上前來,她便從那匣子中又取了幾樣物事,不由分說地塞在了張超手中:“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自然需得有擔當。你爹不在,你是你娘的天,也是你媳婦的天。至于你二弟。須知長兄為父,長嫂如母,日后當怎么做不用我說。你如今乃是新婚,這就是我送你的賀禮了。”
    
    張超低頭瞅了一眼手中那幾張薄薄地紙,看清了那是什么,臉上一下子漲得通紅。許久。他方才憋出了一句話:“孫兒定不辜負祖母的期望。”
    
    東方氏見李蕓面露詫異,自己也不知道老太太這敲打提醒究竟是沖著什么事兒,心里就有些不高興。可當她看到張超跪下說了那么一些話,又有些不安。及至顧氏給了張超什么,她倒是格外留心。等張超退回來,她悄悄不動聲色地瞥了他手上一眼,登時大喜。
    
    要知道,此次張超辦婚事,公中雖然拿出了五千兩銀子。但因著對方是伯爵府,連彩禮帶其他都是不好馬虎的,她自己也貼出來不少。心里早就有些不樂意了。如今有了張超手中那幾張薄薄的紙,雖看不清是多少產業,但老太太出手又豈會是少的?兒子有了這些,日后也不至于被媳婦地豐厚嫁妝比下去。
    
    張越此時看著那只雕花妝盒,忍不住想起了自己上次得到的那個大田莊,不禁暗嘆祖母行事確實公道。在和父親提過之后,他早將此物交給了母親保管。畢竟,田莊雖然值錢,卻是不動產不可輕易發賣。他又無人經營,自然還是有父母代管更為穩妥。
    
    “老太太,英國公府的鐘姨娘來了!”
    
    聽到外頭這個聲音,顧氏便笑著說快請,其余人也是心里有數。在英國公府住了那么些時日,人人都知道惜玉如今算是半個當家主婦,昨日喜筵上張輔雖也過來送了賀禮,但今日這一大清早惜玉巴巴地趕來,多半是為了替王夫人給新婦送賀禮。
    
    果然。一身桃紅的惜玉一進來先是團團見禮,隨后便有兩個丫頭捧上了一個罩漆匣子和一對汝窯青瓷花**,卻是王夫人送給新婦地禮物,和之前地賀儀又有不同。顧氏笑著讓李蕓收了,又讓惜玉坐,惜玉卻百般推辭,最后仍是緊挨著顧氏站了,眼睛又在張越臉上一瞟。
    
    “今兒個老爺和夫人讓我過來,原是還有另外一件事。吏部之前在新科進士之中選官。如今總算是告一段落。老爺一大早去上朝之前得了訊息,說是越哥兒放了山東安丘令。所以特意讓我稟告一聲。老爺說,山東雖說比不得江南富庶,卻向來是北邊極其要緊地地方,再說越哥兒地先生杜大人正在那兒當布政使,卻也正好有個照應。都指揮使司那邊老爺已經打了招呼,能通融的以后必定都會給個方便。”
    
    由于這是惜玉轉述張輔的話,因此由顧氏以下,人人都是聽得仔細,張越更不例外。只惜玉說到這兒,微微頓了一頓,旋即又露出了幾分笑意。
    
    “不知道皇上如何知道咱們家正在給越哥兒談婚事,因而王貴妃派人給夫人傳話,說是婚事不著急,越哥兒未必在山東一呆三年,等有了政績回來再定再辦,那樣更體面。老爺夫人琢磨著也是這個理兒,所以讓我和老太太通告一聲。”
    
    這話張越聽得直皺眉頭,心中不由想永樂皇帝朱棣這回是出什么妖蛾子。顧氏和張倬孫氏卻都是大喜。小小一個進士能夠讓皇帝惦記著這些,這婚事拖個一年半載,就是再拖兩三年那也是使得。若是有了前程,還擔心什么終身大事子孫后代?一時間,眾人全都忘了關心山東那地方究竟如何,在他們看來,有皇帝的寵眷在,到了哪兒自然都是所向無敵。
    
    ps:今天早上被一個夢給嚇醒,居然說兩個月暑假放完該開學了……老天爺,我都大學畢業幾年了,為啥老是做考試和上學的夢,難道真是十幾年的好學生生涯受刺激太深了?慶幸日后基本上和考試上學之類的東西絕緣,而且還能干自己喜歡干的事,luky…
    
    月末七天倒計時中,謝謝大家近幾天地大量月票支持,繼續笑瞇瞇地要月票,嗯,我會繼續努力更新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