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179 自尋死路莫怪人


   縣丞羅威和主簿趙明在安丘縣當了好些年的佐貳官,這油水撈得盆滿缽滿,甚至在青州府都置辦了大宅子,然而平常卻窩在這兒死都不肯動彈。然而,原本打定主意要在這兒老死的兩人如今卻全都在緊急收拾東西,心里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就算張越對他們臨陣脫逃心有不滿,大不了他們不當這個官,這不就結了?再說了,這張越靠山再硬,文武不容,他能把手伸進吏部或是都察院去?這白蓮教收拾不了朝廷那兒過不去,收拾好了也未必是光彩的功勞,與其被張越丟出去當炮灰,當然三十六計走為上!
    
    當然,兩人還不至于把張越吐露那白蓮教的事隨口亂說,只下定決心立刻就走。但有道是貪心不足,他們這七八年都在安丘縣內當著縣丞主簿,雖在外頭置辦了田地屋子,可一時半會不曾想到會這么快離開這兒,于是此番打點行裝竟是無論如何都快不起來。
    
    如今寶鈔一天賤似一日,銅錢也不值幾個錢,因此兩人平素所得都是兌了金銀,或是換成了別的值錢玩意,這細軟就是幾大箱子不止。兩家的正房娘子都不樂意走,待磨不過丈夫,便不依不饒地要帶上家里頭那些笨重卻值錢的家伙。羅威和趙明一想到日后沒了前途,興許只有當個富家翁,一時財迷心竅也就答應了于是,原本還只是關上大門收拾東西。轉瞬間卻鬧得動靜絕大,一時間,整個衙門中的小吏和差役都知道了。
    
    能在縣衙里頭當差地人幾乎就沒一個老實的,一個賽一個地會琢磨。尤其是一些個吃了一輩子衙門飯的老差役老吏目,眼看幾任縣太爺走人,偏縣丞主簿典史屹立不倒;眼看這回張越上任連一個月都不到,偏走的是這兩人,誰人心中不犯嘀咕,誰人心中沒有算計?
    
    打聽清楚明細,原本還處在猶疑觀望之中的人立刻都選擇了立場。明面上升堂時一個賽一個的精神抖擻。辦事情一個比一個利落;私底下雪中送炭去給兩位送行送儀程的一個都沒有,相反全都是往張越那兒去表忠心,其中自然多半是落井下石。
    
    尤其是早中晚堂的間隙,那求見張越的差役和小吏竟是在三堂之外排起了長龍。進去的都是戰戰兢兢,出來地都是抬頭挺胸,生怕別人看不出自己的得意似的。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吏一進門之后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結結實實地磕了三個響頭:“老爺,先前可都是羅縣丞指使小地告假病休,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萬不敢違逆他的話。小的精通錢糧比較,以后一定好好為老爺做事。”
    
    一個渾身是消息的年輕差役則是滿心為張越著想的嘴臉:“老爺,這羅縣丞和趙主簿在安丘縣經營了這么些年。說是家財萬貫都是輕的。他們這一走必定是大禍患,老爺可千萬別放過他們。”
    
    一個掌管吏房,算是羅威心腹的小吏則更是直接,滿臉堆笑直接從臃腫的衣服中掏出一大疊帳簿,恰是早有預備地光景:“老爺,小的這兒記過一些賬簿。還請老爺看看能否用上。”
    
    短短數日間,安丘縣衙中那群魔亂舞的架勢自是不足為外人道。即便是自忖張越已經奈何不了自己的羅威和趙明也是漸漸惴惴然,頗有些后悔不曾收拾細軟直接走,卻聽家里婆娘念叨收拾那些大家伙耽誤了時間。當他們好容易收拾好了大批行李家伙,剛剛出了縣衙那忠義坊的大牌坊時,卻看到了身著深青色絲袍子,腰束素帶的張越正站在那兒。
    
    “彼此同僚一場。按理說羅縣丞和趙主簿此時一走。我正是應該送一送。就是送出縣城之外也是使得地。只不過。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如今別過也是應當。兩位這搬家地動靜倒是不小。瞧這十幾輛大車地光景。嘖嘖。兩位就不想想百姓們看到會怎么說?”
    
    張越若是單單說風涼話也就罷了。羅威趙明這隱忍功夫都是非同小可。自然不會因為這個而氣急敗壞。然而。看到張越背后那一排藍色棉甲腰挎佩刀地軍士。兩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心道張越莫非是仗著在軍中有背景。故而調動了軍隊要和他們過不去?
    
    趙明一想起青州知府那時候輕描淡寫說出地英國公三個字。小腿忍不住直打顫。使勁吞了一口唾沫方才乍著膽子開腔道:“大人。卑職當初確實有眼無珠得罪了您。可您別忘了。這私調軍隊截住朝廷命官。這可是了不得地大罪!”
    
    羅威一聽趙明如此說。陡然之間也挺直了腰桿。語氣中便了幾分破釜沉舟地威脅:“這是大庭廣眾之下。四周還有無數百姓。大人還請不要自誤。”
    
    聽了這話。張越望著那長長地車隊和兩家上下幾十口人。目光又瞥了一眼周遭地百姓。見不少人地臉上都充斥著某種難以名狀地興奮。但更多人則是用一種憂心忡忡地目光看著他。他這心頭卻也妥貼。此時。他往側里跨出一步。恰將身后一個軍官模樣地漢子讓了出來。臉上依舊是笑容可掬。
    
    “想不到二位還如此為本官著想。看來本官還真是要感謝兩位。本官自然沒有私自調集軍隊地權力。也不可能這么做。這位乃是錦衣衛山東衛所地陳千戶。據說他偵得二位貪贓枉法地實證。想不到匆匆趕來正好遇到二位闔家預備上路。這還真是巧。”
    
    當羅威和趙明聽見張越說那是錦衣衛山東衛所的人時,兩個人先是感到不可思議,然后就覺得一盆冰水兜頭澆下,竟是欲哭無淚。天地良心,他們何德何能,居然能驚動錦衣衛?
    
    圍觀百姓此時也是一片嘩然,無數聲驚嘆在剛剛涌出喉嚨口時,就被一雙雙手全都堵在了喉嚨口。須知錦衣衛兇名在外,在民間甚至可止小兒夜啼,問題是尋常百姓也只是聽說過不曾看到過。這一回錦衣衛出動了百多人,竟是來抓羅威和趙明這兩個貪官的?
    
    直到那一幫如狼似虎的軍士將人五花大綁堵了嘴壓上囚車時,一眾圍觀的人方才回過神來,一時間爆發出無限歡呼,更多的人則是將憤恨的眼神投到了羅趙兩家的家人身上。瞧見那一幫男女老少也統統都被押走,不少小孩還撿起石頭追著砸,口中笑著跳著,最后竟是連一些大人也加入了這行列,錦衣衛卻也不阻止。
    
    看到這一幕,張越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頭那一絲微微的不忍。這年頭講的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平日里他們跟著羅威趙明養尊處優享福,一旦頂梁柱倒了霉便都成了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僅此而已。若是他當初被這兩個家伙架空,或是干脆和那位倒霉的錢知縣一般下場,以后至少也是一輩子抬不起頭來,還不是會殃及父母?
    
    這世上既有自以為聰明得計的人,也有識時務善于進退的人。
    
    馬成之前的一番話裸地表明了心跡,他知道自己有些急切,但照他看來,張越剛剛控制了知縣權力,更需要本地有經驗的官員幫著出主意鎮局面,他即便算不上雪中送炭,但總比那兩個猶如躲瘟神一般的家伙強。而且,他沒多少劣跡,撈錢也一向是極有節制,人家知縣應該會留著他使用。
    
    于是,當張越派人知會他今日一同送行時,他自然也到了場,但此時站在歡呼雀躍的人群中,他卻是兩腿打顫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中一千遍一萬遍地念叨著祖宗保佑。他當然想過張越不會這么輕松地放過那兩個家伙,可誰能想到,人家的手段竟然會這般狠辣?
    
    像羅威趙明這樣的小人物,進了錦衣衛的大牢還能囫圇出來?
    
    大口大口地吸著冰涼的空氣,但馬成還是覺得這胸口猶如火燒似的。直到有人在他面前立定,他方才一個激靈回過神,慌忙恭敬地躬身道:“大人。”
    
    張越左右瞧了瞧,見百姓們有的去追著瞧被押走的羅家和趙家人,有的在原地議論紛紛,便向馬成打了個手勢便往衙門中走。馬成此時已經把張越當成了殺人不眨眼的煞星,哪里敢有半點違逆,慌忙跟了上去。兩人一路來到了書房,馬成斜簽著身子還不曾把椅子坐熱,看到彭十三跟上來掩門,他便覺得呼吸有些困難。
    
    “你不用慌張,這羅威和趙明若只是單單貪贓,還不至于驚動錦衣衛。本縣共有巡欄兵十名、直堂直廳隸兵共三十名,我也是昨日方才得到錦衣衛通報,羅趙二人他們這數年間假造文書,謊稱他們手中的兵器需要調換,累次換過三撥一百二十套兵器,這些兵器卻偏偏都不知道上了哪兒去,單單這一條便是死罪,至于入股膠萊私鹽買賣就更不用提了。他們乃是自尋死路,你那些不過是小過失,無需戰戰兢兢。”
    
    調換隸兵兵器和倒賣私鹽這樣的隱秘事居然也被張越知道了?羅趙二人做事,馬成自然聽過一些風聲,此時更覺腦袋一陣陣發脹,心里著實擔心自己的那些勾當。于是乎,之后張越不論說什么,他全都是連聲應是,臨到告辭出門,他跨過門檻就是一個踉蹌,險些摔個狗啃泥。
    
    ps:頭里幾天,繼續要一下保底月票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