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188 十年陌路


   如今已經是臘月,天自然是一日冷似一日,這縣城里的人們早就換上了厚實的棉襖,縣衙后衙中的三個丫頭也不例外,都是一色的月白色綾子襖兒。由于這是張越頭一回在外頭過年,靈犀少不得派人打點年貨,整日忙得是腳不沾地,屋子里的事情便都是秋痕和琥珀收拾。這天張越帶著人出門,琥珀便打開了針線包,預備縫補前幾天迸上了火星燒出一個小洞的那條裙子,誰知道還沒動上幾針,她就聽到外頭秋痕一陣嚷嚷。
    
    “琥珀,不好了,下雪了!”
    
    見秋痕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琥珀不禁一愣,手中那針線包和裙子就被搶了過去,旋即竟是不由自主地被人拉到了外頭。從燒了炕的屋子來到這冷颼颼的地兒,她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然后就看到天上星星點點飄落著雪花,地上已經鋪了薄薄的一層。
    
    “不都是說瑞雪兆豐年么,什么叫不好了?”
    
    看到琥珀滿臉納悶的樣子,秋痕不禁氣急敗壞,又連珠炮似的說:“這下雪天路上就不好走,更別提少爺如今還沒回來。今兒個早上走得那么急,少爺不過是罩了一件大紅猩猩氈的斗篷,那件來之前新作的石青姑絨袍子沒讓他穿上,而且又沒有戴雪帽!聽說這兒到青州得趕上兩個時辰,若是馬車回來還好,可若是騎馬…“姐姐,你還當少爺是小孩子么?這天冷天熱他自然有數,總不會沒事折騰自己的身子!”琥珀最初還好笑,待發現秋痕絮絮叨叨那關切模樣,心中卻是羨慕她一心一意都在張越身上,隨即便安慰道,“姐姐就放心好了,少爺提過,今次拜謁欽差大人未必是當天就回。指不定還會在青州府待上幾天,彭大叔也是有分寸的人,不會讓他冒雪趕路。”
    
    秋痕登時便陰了臉,悶悶地嘆了一口氣,心想還不如張越眼下冒雪回來,但旋即便將這個愚蠢的想法驅出了腦海。仰頭望了望依舊陰沉沉的天,她不由得雙掌合十默默祈禱了起來,希望這天趕緊放晴,仿佛這樣張越就能早些回來一般。
    
    一陣寒風襲來。原本就只是穿著貼身小襖的琥珀頓時又打了個哆嗦。見秋痕仍在那里怔怔地望天,她只好回到屋里,自己披了一件厚厚的大衣裳。又拿了一件出來給秋痕裹上,然后死活把人拖了進去。還不等她提起一旁風爐上的茶壺給秋痕倒上一杯茶,外頭又傳來了一個婦人的叫嚷聲。
    
    “琥珀姑娘在么?”
    
    琥珀連忙打起簾子出去。見是穿著寶藍色大襖,下頭圍著灰色圍裙地崔家媳婦,連忙含笑上前問道:“崔嫂子有事情找我?”
    
    崔家的手上還有水珠兒,就著在圍裙上一抹,因遞過一張紙笑道,“我剛剛才想起來靈犀姑娘交待過,先頭讓城東小南山藥鋪給少爺配了一劑膏方,還給咱們幾個都買了正宗的東阿阿膠。說是回頭讓我帶人去取。這天陰下雪。我的腿腳有些不利索,可一大早靈犀姑娘便帶著幾個人出去。到幾家南貨鋪采買東西,就連李姐姐也跟了去。其余的不是去酒樓里頭訂席面,就是去補辦一些柴炭綢緞之類的家伙。琥珀姑娘帶個差役去那邊取藥如何?”
    
    大宅門里頭內宅大丫頭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但既然出來了,頭一個打破這規矩的卻是靈犀,因此別人也就沒什么約束。琥珀問過之后,得知自家得力的人手確實是都派出去了,單單派差役又怕弄錯,便滿口答應,回房換了身衣服,旋即讓崔家的出去吩咐了一聲,很快便安排妥當了車子和跟車地人。
    
    小南山藥鋪乃是城東一家頗有些名氣地藥鋪。這阿膠也是直接從東阿送過來地。但凡家境殷實人家。女眷補血養氣或是身子虧虛地最愛用地就是這個。而每到大冷天。來這兒開膏方地也不少。大多都是本地各鄉地大戶。
    
    傍晚。眼看天色漸黑。掌柜便打算關門。卻忽地有兩個客人來抓傷藥。看來人都是一身半舊不新地灰褐色棉襖。他本想推托。可人家出手卻不是那一天一個價地寶鈔。而是一塊銀子。雖說這年頭朝廷明面上禁絕金銀交易。可民間最認地還是黃金白銀。因此他瞧著眼睛一亮。忙不迭地上前接過藥方。連聲指揮伙計們按著藥方抓藥。
    
    “掌柜地。咱們是安丘縣衙地。來取前些天制地膏劑和阿膠!”
    
    乍聽得外頭那高聲。正忙活地掌柜忙循聲望去。見打頭地乃是一個身穿號衣地衙門差役。后頭跟著一個戴著風帽地妙齡女子。他不禁上了心。一面迎上前去。他一面多打量了一眼。見那女子身著月白色綾子襖兒。下頭是淺藍色水綢裙子。手上還戴著一個海棠紋樣地絞絲鐲子。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這手戴金鐲。又是出自縣衙之內。莫非是新任縣太爺地家眷?
    
    想到這兒。他連忙陪上了殷勤地笑臉。忙說道:“這位姑娘和差爺暫且等等。這膏方早就熬制好了。阿膠也都是今兒個下午剛剛到地。小地立刻讓人去取!阿生。阿強。趕緊把手頭地活計放下。去里頭把阿膠拿出來。還有前幾天我讓你們炮制地那兩罐子。一塊取來!”
    
    兩個伙計也聽到了剛剛那句縣衙。誰也不敢怠慢。答應一聲便放下抓了一半地藥往里頭奔去。這時候。那兩個客人卻不依了。其中一個一拍柜臺就怒聲喝道:“你們是怎么做生意地。這總有個先來后到。這衙門里頭要地是補藥。咱們可是要抓藥回去給人治傷。你們懂不懂規矩!”
    
    一聽這話,陪著來的那差役頓時火冒三丈。這些天被新知縣收拾得服服貼貼,在外頭也不敢過分強橫霸道,但這回他陪著來的可是縣太爺身邊的大丫頭,指不定就是未來的正頭姨娘,豈能讓個衣著寒酸的泥腿子給沖撞了?
    
    當下他不問三七二十一,疾步走上前去打量了一番便冷笑道:“抓傷藥?你家里什么人受了傷,為著什么受了傷?是打架斗毆還是尋釁滋事抑或是干脆就打殺了人?居然對縣衙里頭的人說三道四。你好大的膽子……”
    
    “徐大哥,一丁點小事不要計較了!”琥珀見那差役越發兇狠,只得無可奈何地插話道,“咱們不過是來取東西的,晚上一時半會不打緊。人家既然是來抓傷藥,你便讓一讓吧!掌柜地,先給那兩位大哥抓藥,咱們等一等。”
    
    她那風帽戴得低,掌柜只能看清那服色裝飾。卻看不見頭臉。此時聽這聲音便暗自斷定是美人兒,少不得嗟嘆縣太爺這屋里人竟是如此通情達理。人家既發了話,他便對那猶自氣不過的差役陪了笑。趕緊打發了兩個伙計趕緊抓藥,又親自搬了椅子過來請琥珀坐下。
    
    雖然琥珀打了圓場,那其中一個抓藥的客人還想多說什么。卻吃另一個一手抓住,只得恨恨地閉了嘴,兇狠的眼神卻仍在那差役身上轉悠,間中也朝琥珀瞥過去兩眼。及至看到那掌柜又殷勤地捧了茶送給琥珀,他頓時低聲嘟囔道:“就知道巴結官府!”
    
    此時天上的雪愈發大了,由于天黑,路上也愈發冷清,就在兩邊還算消停的時候。那抓藥的伙計忽然驚咦了一聲。隨即抬起頭來詫異地問道:“兩位客官,這藥方子的分量似乎不對。瞧著像是傷藥,但其中幾味藥似乎分量多了些。這若是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那掌柜一聽人命也是一驚,疾步上前從那伙計手中一把搶過那藥方子,低頭一瞅便念道:“當歸二錢、丹參三錢、紅花三錢、二錢……”
    
    琥珀見那兩位抓藥地客人面色鐵青,心中不禁一奇。這既然是抓傷藥,萬一有事便是非同小可,這掌柜地仔細審一審方子也是平常。可聽著那一樣樣的藥名分量,她的面色漸漸凝重了下來。直到那差役堪堪念完一整張紙地時候,她忽然站起身來。
    
    “這藥方可是叫做千丁方?”
    
    小南山藥鋪的掌柜自忖平生見過的方子幾乎上萬,可這千丁方三個字卻從來沒聽說過,當下便犯了嘀咕。可扭頭一看,其中一個面色不善地髭須客人這會兒竟是變了臉,正死死瞪著那位發話的女子直瞧,他不禁更是狐疑。
    
    那髭須漢子片刻就面色如常,隨即沉聲問道:“這千丁方乃是在下家傳秘方,姑娘怎生得知?”
    
    “家傳……”此時此刻,琥珀緊緊抓著手中的絹帕,只覺得一顆心幾乎跳出了嗓子眼,整個人更是頗有些透不過氣來。良久,她終于從那種極度的震撼之中回過神,這才勉強解釋道,“我只是以前聽說過這方子,想不到時隔多年還能聽到。掌柜的,這方子沒錯,就是治外傷所用,你給他抓了就是。”
    
    那掌柜瞥了一眼那個呆若木雞的漢子,這心里就更納悶了。然而,活了大半輩子的他更知道什么時候該說話,什么時候該沉默,遂趕緊指揮伙計抓藥,手腳麻利地包扎好遞了過去,又用戥子稱了幾塊碎銀子找還了錢,催促著那兩個怪客走人,這才回過頭來幫著張羅這兒的膏方和阿膠。
    
    等到一切預備好了,他親自將琥珀送到門口地馬車上,轉身要回鋪子時,他卻發現先頭兩個急急忙忙抓傷藥地人竟是正掩映在對面鋪子的陰影中,待那馬車一駛動就跟了上去。瞧見這情景,他登時心頭大驚,有心打發一個伙計往縣衙報信,卻見對方忽地回頭朝自己看過來,頓時嚇得連忙進屋子,心里卻是暗暗祈禱。
    
    老天爺,那不會是歹人吧?若是人家看中了縣太爺家的女眷,到頭來牽連他這小小藥鋪就遭殃了!
    
    ps:晚上也許,或許……更不出來,七點半以后若是沒有大家就不用等了,下午有一個急件……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