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189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北方的臘月天素來寒冷,這一到傍晚路上便沒了行人,府城的民居中透射出星星點點的燈火,但大多數人卻是吃完晚飯就早早上炕睡了。這雪倒是剛剛停了,但屋檐上路上已經露出一片白色,知府衙門前頭的兩盞燈籠照在雪地上,給這肅殺的冬夜添了幾分暖意。衙門前等著一個皮衣皮帽裹得嚴實的差役,卻仍架不住這大冷天,不時跳兩下跺跺腳。
    
    終于,他瞧見里頭有一個人影出來,定睛一瞧便是大喜,忙一溜小跑迎了上去,畢恭畢敬地說:“老爺,剛下了雪路上不好走,您小心些!這么晚了,您可用過飯了……”
    
    這三角眼差役絮絮叨叨,一副忠心下屬的模樣,哪里還有當初的強橫?張越見他的皮袍子上仍有雪珠子,臉上凍得通紅,便笑著說道:“大冷天的讓你在外頭等,著實辛苦了,待會到了地頭好好燙一壺酒暖暖身子。老彭和其他人呢,已經住客棧了?”
    
    “老爺可是知縣,自然得住青州驛。起初其他各縣的老爺也都在那兒候著,誰知那位張公公派人傳話,說是不能耽擱公務,就留下樂安知縣,其他人都讓他們回去了。如今彭大哥已經指使人收拾出了屋子,差我來迎候老爺。”
    
    一聲辛苦便讓那三角眼差役心里燙貼,待他聽到燙酒御寒更是眉開眼笑。眼看張越上任這兩個月把盤據縣衙七八年的羅縣丞和趙主簿一塊收拾了,他生怕縣太爺抓自己的錯處,小心謹慎了許久,如今方才發現這位主兒其實很好伺候。此時,他一面說一面牽過了馬,本還想服侍張越上馬,見人家自個利落地翻身上了。他方才吐了吐舌頭,忙上馬跟了上去。
    
    青州驛原本就是大驛,凡登萊境內的官員上任大多都得由此地過,驛丞每月支領的錢糧柴炭便是一個不小的數字。迎來送往的人多了,縱使是官員。在他眼里也就分了個三六九等,逢迎接待各有不同。所以,白天那位倒霉地樂安知縣被送了這里來,兩個漢王府護衛又丟給他一個銀餅子讓他買藥伺候。他笑著應了之后,等到那兩人一走便是心里有數。
    
    看那位知縣滿身狼狽的模樣,定然是撞在了那位壽光王手心里。而且人固然是被王府護衛送回來,可人家那輕蔑臉色卻是明擺著的。以后在樂安當官,這倒霉的日子還在后頭呢!
    
    于是,他回屋里隨便找了幾貫錢吩咐人去找大夫抓藥,那銀餅子卻是自個藏進了錢箱中。到午間又來了好些知縣,他少不得一一伺候著。結果傍晚人都走了,倒是那位安丘知縣的下屬仍然留著,本人卻不見蹤影。他悄悄打聽之后。方才得知那一位竟是被御用監太監張公公帶去了樂安縣探望遇刺地漢王,登時不敢怠慢,連忙讓雜役將敞亮的東廂房收拾了出來。
    
    直到戌時一刻,那驛丞方才等到了姍姍來遲的張越。他眼睛卻毒,瞅見張越進屋解開了那一襲斗篷后的穿戴,又在腰間瞥了一眼,立刻就知道這位主兒家中非富即貴,決不止小小一個知縣地前程。于是更是打疊了精神逢迎。一會兒打發雜役去添柴炭。一會兒命人到廚下催酒菜,及至張越笑吟吟地道了一聲謝字。他那額頭上的皺紋都好似舒展開了。
    
    然而,就在里屋外屋俱是送來了酒菜。幾個差役看著滿桌子好東西正樂和的時候,一個不速之客卻忽然闖了進來。他也不管外屋里那幾個差役,踉踉蹌蹌來到里間,見張越正坐在炕上,炕桌上赫然是四盤熱炒一壺酒,彭十三和那驛丞陪坐下手,他頓時就冷笑了起來。
    
    “我那里冷屋子冷炕,就連飯菜也是溫的,連個人影都沒有,這屋子卻好熱鬧!不愧是張大人,人人都來奉承!今兒個張大人仗義出手,我還不曾謝過,好在眼下謝還不遲!”
    
    張越見來人左頰上還有一道鮮紅地鞭痕。便知道這是白天自己攔下朱瞻圻鞭笞地那位知縣。可這時候人家那語氣地。他頓時有些不快。細細一打量。他忽然發現人有些面熟。仿佛是見過地。再一想便恍然大悟。這不就是先前斗文地時候那一位酸溜溜地家伙么?
    
    話雖如此。他卻不想和這個早上剛剛倒過霉地家伙一般見識。遂笑道:“原來是孫大人。大家同在青州府為官。就算我那時候不站出來。應該也會有人打抱不平。”
    
    孫亮甘瞧著這亮堂堂地屋子。想到自己那兒連個應聲地差役都沒有。叫破了嗓子也不見人來。滿腹委屈怨恨頓時再也難以憋住。見張越照舊是那副笑容可掬地模樣。他更是面露憤恨:“張大人這話莫非是說笑話吧?那些人看到壽光王猶如老鼠見了貓躲還來不及。誰會為我出頭?先頭幾個上來拉地只做了個樣子。一看到鞭子比誰躲得都快!就是張大人。你也不是見我挨了好幾下子方才上來出手相助。不也是看了我老大地笑話么?”
    
    說到這兒。他陡然踏前一步。愈發陰陽怪氣地說:“我沒有張大人地好福氣。沒有那樣一個煊赫地親戚。所以壽光王對我這么個小角色自然是說打就打。所以漢王世子殿下事后對我這個挨打地不聞不問。對你卻是關心備至!張大人。今日之恩我永生永世都會記著。來日必有厚報!”
    
    言罷他冷哼一聲。轉身拂袖而去。就在他臨到門邊時。背后卻響起了一聲怒喝。
    
    “你給我站住!”沒頭沒腦地聽了這么一番怪話。彭十三心里既膩味又惱怒。一蹬腳就落了地。“合著你這話。咱家大人幫你那還是幫錯了?我還以為這世上讀書人怎么也是懂道理地。想不到還有你這樣是非顛倒黑白不分地。我看咱家大人是幫錯人了。那時候就該袖手旁觀由著壽光王去折騰!”
    
    孫亮甘倏地轉過身來,惡狠狠地瞪著彭十三。隨即干笑了兩聲:“好,好!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這架勢果然是豪門做派。總之今日我領教了,以后決計不會再勞動張大人幫忙!”
    
    “多謝孫大人提醒,這么著。您的閑事我以后再也不管!您走好,不送!”
    
    沉著臉回了一句,眼看孫亮甘冷哼一聲踉踉蹌蹌出了門,面對滿桌熱氣騰騰地酒菜。張越也覺得大為掃興。彭十三氣咻咻地回座坐下,舉起小酒杯一飲而盡,隨即便悶頭吃菜,那驛丞更是訕訕的,忙插科打諢說了幾個笑話,見張越意興闌珊,他只好找了個借口退下。
    
    到外屋陪著差役們喝了幾盅,見人人經過這么一番折騰都是義憤填膺。他少不得低聲打探了先頭地事情,待得知前因后果,他頓時跟著他們罵起了娘。
    
    這做人總得有個比較。他不知道張越家里究竟有什么煊赫地親戚,但瞧見的卻是人家說話謙和臉上帶笑,對他亦是客客氣氣的,哪里像那個樂安知縣說話一味尖酸刻薄,先頭他帶著大夫去瞧的時候亦沒有半句好話。聽說最初要不是里頭那位張大人攔著,只怕盛怒之下的壽光王會把人活活打死,此人竟然還心懷怨忿,天下怎么有這樣不明是非地家伙!
    
    氣急敗壞地出了屋子。那驛丞立刻招了幾個雜役過來。吩咐他們晾著西廂房那邊,等第二天清早就立刻趕人走。回頭又看了一眼燈火通明的東廂房。他又囑咐仔細伺候不得怠慢,這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打開錢箱摩挲著那塊少說也有十兩的銀餅子。他不禁嘴里哼起了小調貪這種人地銀子,那是天經地義!
    
    次日張越起了個大早,梳洗過后便預備帶著眾人先回安丘。雖說從張謙那兒接過了異常燙手的差事,但衙門那里總得做些布置,家里靈犀秋痕琥珀也得做個交待。最重要的是,他如今急著用人,當初祖母挑出來的那些可靠長隨和張輔派的家丁還得再帶上幾個。所以昨晚上彭十三說從都司衙門借到了人,都暫時安置在青州府一間賃下的民房,他自然是心中欣悅。
    
    驛丞一大早把孫亮甘攆走,這會兒便親自把張越那匹渾身毛色又黑又亮的高頭大馬給牽了出來,其他過了一夜的馬匹也都是精神抖擻,顯然精心喂洗過了。待送到門口,他發現外頭數十人迎風而立,清一色地藍衣腰刀,頓時一驚。他還不及開口相問,張越就迎了上去。
    
    領頭的那人倏地上前三步,在張越面前微微一躬身,低聲說道:“卑職武驤左衛百戶陸萬,奉張公公之命護持張大人!”
    
    昨兒個張謙開口,今兒個早上人家就等在了這驛站門口,對于這雷厲風行的態勢,張越著實驚嘆不已,連忙上前將這位百戶攙扶了起來。論品階,一個百戶也是正六品,遠遠比他這個七品文官尊貴,更不用提那是京營親軍。一番寒暄過后,他便當先上了馬,那二十名衛士也齊齊躍上馬背,再接下來方才是稀稀拉拉地差役。
    
    那驛丞更是在心中暗自揣測,這位年少知縣居然能有這樣的護衛,也不知究竟是哪家貴人!
   
    盡管眾人事先已經在馬蹄上捆扎了稻草,又是選的大道,但下雪路滑,這一路上硬是比來時多耗費了半個多時辰。風塵仆仆的張越剛剛進了縣衙大門,就只見連虎一陣風似的竄了上來,嚷嚷出了一句讓他大吃一驚的話。
    
    “少爺,不好了,琥珀姑娘……琥珀姑娘忽然病了!”
    
    ps:思來想去,還是傳一章吧,完成最后的承諾,存稿徹底告罄。明天開始一日兩章,中午一章十二點發,晚上一章七點發,如果哪天早上九點半發了,說明那天就是更三章,嗯,廣而告之。繼續滿地打滾求推薦票,位置岌岌可危了,零點之后明天的推薦票也都給我吧……還是那句話,月票看著給
    
    關于宿敵地問題,嗯,偏執狂如果是宿敵,那宿敵地水平也就太低了,但不可否認,天下就有這種偏執狂,俺就碰到過好人沒好報的情況……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