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210 要使人滅亡先使人瘋狂


   青州府內有三處鹽場,樂安、壽光、日照。鹽場每個灶戶每年需上繳八大引鹽,也就是三千二百斤,這攤平到每日便得將近十斤。有些灶戶固然無力完成,但也有些灶戶能有結余,于是常常躲過巡檢司運出去賣給私鹽販子。對于每年只能拿到八貫形同廢紙的寶鈔工本錢的他們而言,這竟是僅存的一條財路。
    
    然而,對于壽光的灶戶而言,這條最大的財路如今卻硬生生被人掐斷了。自從壽光王在此建立王府居住之后,那王府豪奴時不時便來轉上一圈,縱使他們把鹽藏得再好,卻始終躲不過那些惡犬的鼻子,那些好容易攢下來的鹽每次都被洗劫一空,而且一個大子都拿不到。能逃的灶戶漸漸都逃到了外鄉,剩下的仍被加倍盤剝,那日子竟是生不如死。
    
    這一日,四匹鮮亮的快馬馱著四個衣衫鮮亮的人進了壽光鹽場。不少正在忙活的灶丁一看到這些人便紛紛低下頭去,較遠處的幾個年輕灶丁則是露出了難以掩飾的切齒痛恨。見這四人跨著腰刀身穿大紅袍,一個年輕灶丁便在地上啐了一口。
    
    “狗娘養的,要真的沒了活路,老子干脆一刀捅死他!”
    
    “老德去縣里頭告狀,到現在還沒回來,難道真沒個結果?”
    
    “三叔,指望告狀你那是做夢!聽說上回漢王莫名其妙地遇刺,壽光王一怒之下幾乎鞭死那個樂安知縣,你還指望縣太爺能為我們出頭?照我說,要么咱們逃離山東,要么拼個你死我活,就這么簡單!我不是和你說過么,佛母慈悲,說能給大伙一個干干凈凈的佛國……”
    
    “小聲些,你不要命了,這種話也能混說!”
    
    三四個人竊竊私語了一會。見那四個王府豪奴又縱馬過來,慌忙低了頭裝作仍在賣力勞作。然而,這一次他們卻沒有挨到鞭子,來人只是饒有興致地在他們身邊看了看問了幾句,隨即就到了別處瞎逛。更讓人驚異的是。這一回的四個人竟是沒有挨家挨戶地搜查余鹽,更是沒有擾亂他們才做了一半的活計,反而做什么都是輕手輕腳,那模樣與其說是王府豪奴,反而更像是巡檢的官員而且是那種心緒極好的巡檢官員。
    
    四下里兜了一圈之后,四個人便策馬到了一處靠海的口子上,用馬鞭指指點點著那些正在埋頭苦干的灶丁。為首的胡七看了看四下地環境。便苦笑一聲道:“這頭一次為那位主兒辦差事便是這樣的事,他真是比袁爺還會使喚人!只不過,若只有咱們這邊裝腔作勢,就能真的嚇倒那位壽光王?”
    
    “嚇不倒也得試一試!呸,咱們剛剛轉這一圈的情形大哥難道沒看到?這是人過的日子?這他娘地比豬狗還不如!咱們也是苦日子熬出來的人。想當年挨鞭子的時候,誰不是恨得牙癢癢?壽光鹽場全盛的時候一年能產鹽七八十萬斤,如今才多少?等灶戶都跑光了,這就有的是樂子!”
    
    “說得沒錯,那位主兒都謀劃周全了,怕什么!”
    
    其余兩人此時也在旁邊點頭。眾人便各自瞅了瞅身上。然后又彼此看了看對方臉上地模樣。很快便揚鞭打馬又在鹽場中轉了起來。臨到門口時。頭一匹馬卻險些撞上了那姍姍來遲地鹽場大使。盡管打頭地胡七勒馬及時。那戰戰兢兢地大使仍是被那勁風帶得一坐在了地上。
    
    “四……四位上……上官……”
    
    見那大使不過是穿著一件綢布襖。上頭還打著幾個補丁。此時話也說不齊全。那瘦長漢子不禁哂然一笑。隨即沉聲喝道:“咱們是漢王府地人。我且問你。這壽光王府是不是派人來這兒提過鹽?老實回話!”
    
    那鹽場大使上次險些挨了鞭子。這一回有意拖著不露面。直到聽說這回來地幾個人較為和氣。他生怕人家怪罪怠慢。這才無奈地趕來。卻沒料到人家竟自陳是漢王府地人。因見那全套行頭簇新。又是氣派十足。他心中頓時再無懷疑。但這回話卻支支吾吾無從說起。要知道。壽光王畢竟是漢王地嫡親兒子。他倘若說錯了話。豈不是一樣要倒霉?
    
    掙扎良久。見對方滿臉不耐煩。其中兩人甚至面色不善地按著刀把。他連忙老老實實地說:“壽光王之前確實派過好幾撥人上門提鹽。如今鹽場中地余鹽都給提光了!本月地六百引鹽早就押往了都轉運鹽使司。若是幾位大人還要。小地實在沒法子。請幾位大人下次來……”
    
    話音剛落。他就看到那漢子呼地一聲迎面一鞭抽了下來。登時閉上眼睛不敢避讓。然而。他只聽到耳畔一聲尖銳地風響。倒是沒感到身上傳來了什么痛楚。戰戰兢兢睜開眼睛一看。見自己半個袖子已然不見。旁邊一個矮胖漢子揮舞著馬鞭挽了個鞭花正在冷笑。不禁又嚇得縮了縮腦袋。
    
    “壽光王乃是王爺的兒子,想不到這種事情還真的是搶在了前頭!若是下回壽光王府再有人來,你就讓那些人轉告壽光王,說是王爺已經知道了他這些舉動,讓他好自為之。上一次王爺輕輕發落,這一次他要是再造次,王爺那一關可不是好過的!順便告訴他,過幾天王府會派人過來看著鹽場!”
    
    那鹽場大使不過是見過壽光王府地幾個豪奴,聽到這話頓時直打哆嗦,連聲應是不迭。待到那四個人縱馬飛馳離去,他方才拭了一把額頭冷汗。即便是大冷天,他仍是感到自己好似剛剛從水里出來,就是棉襖也能揪出水,那股驚駭勁就別提了。他此時已經是下定了決心,一旦把這話轉告之后,他決計不再當這個鹽場大使,再這么下去他就活不成了!
    
    當天下午,壽光王府的幾個奴仆又騎著高頭大馬來到了樂安鹽場。當知道早上漢王府來了人,幾個人面面相覷之后,誰也顧不得放惡狗追索余鹽,慌忙打了馬回去報信。正在“閉門思過”的朱瞻圻一聽父親插手,頓時恨得牙癢癢。
    
    要知道,就為了先前他擅自調動王府護衛,朱高煦在張越走了之后親手打了他二十棍,又關了他十天柴房。如今王府外頭赫然還有幾十名天策護衛看著,竟是將他當成了囚犯一般。
    
    面對這種形同軟禁的待遇,朱瞻圻本就恨得咬牙切齒。此刻轟走了那回話的奴仆,他便把閑雜人等都趕開了去,惡狠狠砸了旁邊高幾上的一只青花**。
    
    “想罵就罵,想打就打,想關就關,朱高煦,你究竟把我當成什么了!皇爺爺也是這樣,你也是這樣,你們眼里有沒有把我當成孫子,當成兒子!為著一個外人就罰我打我,為著一個鹽場就不管我的死活,朱高煦,你別以為我像我死去的娘那樣軟弱可欺!”
    
    此時此刻,旁邊只留了一個容長臉的太監。等朱瞻圻發夠了火,他便彎腰收拾了滿地瓷片,隨即上前勸道:“王爺,興許只是因為別人在漢王面前進了讒言,漢王才會想到這鹽場的勾當。王爺一向都不管這些閑事地,這樂安城內地商鋪和其他產業不都是世子殿下管么?王爺不如派人去向世子殿下求求情,不過是萬把斤鹽……”
    
    話沒說完,他就感到胸前傳來一股巨力,整個人竟是被踹飛了出去。雖說喉嚨口泛著一股抑制不住的腥甜味,胸口亦是劇痛難忍,但他連忙順勢伏在地上,不敢再言聲。果然,下一刻,屋子里頓時響起了狂燥地咆哮。
    
    “什么世子殿下,你哪只眼睛看到過他幫了我!父王打我的時候,他在哪兒?父王罵我地時候,他在哪兒?父王殺了母妃的時候,他在哪兒?父王自己也在鹽場中盤剝不休,卻來管我的事,連這點財路也要給我斷了!我這個郡王一年才有多少俸祿,才有多少田地,那些錢夠什么吃的!上次打了我二十大板,把我關在柴房里頭十天,我差點凍死痛死的時候有誰來管過,這一次又要壞我的事!”
    
    就在這時候,偏外頭又響起了一個聲音:“王爺,世子殿下派人過來,說是奉漢王鈞旨,讓王爺把先前弄到的那批鹽解送到漢王府去!”
    
    “放他娘的狗屁!”
    
    朱瞻圻原本就是在爆發的邊緣,這時候終于徹徹底底發怒了。多年被忽視被冷落的怨恨,母親被殺之后的恐懼驚慌,大哥的輕視,兄弟們的冷漠……所有的一切夾雜在一起,頓時讓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亢奮和憤怒之中。當下他走到門邊,拉開門就重重甩了門外那小太監一巴掌,隨即厲聲吩咐道:“既然是父王的意思,那就讓人送過去!”
    
    見那小太監踉踉蹌蹌走了,他方才露出了一絲獰笑,重重摔上房門后,他便狠狠扯下了腰間世子朱瞻坦過節時送的那扇囊丟在了地上,仿佛這還不解氣一般,又上去重重踩了幾。緊跟著,他方才氣咻咻地來到案桌后的太師椅上坐下,隨手拿過一張宣紙,提筆蘸足濃墨便寫了下去。
    
    筆走龍蛇之間,他壓根沒琢磨那口氣那語句,只顧著徑直洋洋灑灑往下寫。臨到末了,他方才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旋即拿起一旁的郡王大私重重蓋了下去。看著那漆黑的筆跡和鮮紅的印鑒,他不禁嘿嘿冷笑了起來,面上滿是得意的笑容。
    
    朱高煦,別以為你是親王就能為所欲為!朱瞻坦,你這個世子若是沒了朱高煦的庇護,那就什么都不是!這是你們逼我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