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211 豪賭搏一把


   漢王朱高煦在打仗上頭曾經是一把好手,論單打獨斗的勇力,哪怕是當初成國公朱能也比不上他。````他本就討厭文人,在東宮奪嫡上敗下陣來之后,他就愈討厭那些耍弄權謀的文官,身邊最信任的就是幾個曾經隨他征戰的親隨,以及天策護衛中的幾個軍官。雖說世子朱瞻坦多次勸說他禮賢下士,他也有過那么幾個謀士,但最終還是全都疏遠不用。
    
    “夫人主馬上得天下,不可馬上治天下,父王為何就是不懂這個道理。”
    
    漢王府西南角的一間屋子中,南北的百寶架上整整齊齊摞著各式各樣的書,靠東墻處是一張長八尺寬兩尺的花梨木書案,后頭掛著一幅筆勢飛動婉轉流暢的狂草,恰是解縉的《游七星嚴詩》。
    
    坐在書案后太師椅上的朱瞻坦感慨了這么一句,前頭一個文士不由得往那幅草書上看了一眼,隨即便欠欠身道:“若漢王能如世子殿下這般通情達理,則當初解縉那批人也不至于鐵了心保太子。好在有世子殿下為漢王贊襄,如今這樂安百商齊聚興旺達,倘若這樂安乃是青州……”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如今該是看以后!”
    
    朱瞻坦微微一哂,畢竟,就藩青州比就藩樂安強了無數倍,偏生被父親的跋扈給毀了。倘若能在青州府立足,略施小計,山東都司的人輕輕松松就可以控制在手,豈不是比現在的情形好得多?不過凡事有弊有利,樂安壽光二地有鹽場,若能取得鹽引便是大利,好在有張越讓人提了一句,否則他還不知道那個弟弟竟然搜刮了上萬斤鹽。
    
    “壽光那邊進展得如何?二弟可曾讓人把鹽押了過來?”
    
    那文士何光照曾經被朱瞻坦舉薦給朱高煦,結果不出數日便嗔怒朱高煦,險些連命都沒了,如今便死心塌地隨著朱瞻坦。他當下笑道:“世子用漢王名義行事。壽光王怎敢違逆?世子殿下派信使人去一提,壽光王那兒二話不說就安排了運鹽的事,這自然是剛剛好。那信使回來的時候看到大車已經起運。應當是已經在路上了。”
    
    “我那個二弟素來是爆炭性子,你不要以為他會這么容易善罷甘休。”朱瞻坦想起上回將朱瞻圻從柴房中放出來時,他那種怨恨陰毒的目光。忍不住皺了皺眉。“要知道,這一次是讓他把進了嘴里的東西吐出來,他必定是心不甘情不愿。吩咐下去,就說是漢王鈞旨,命他們牢牢看著壽光王府,除了必要的采買,一只飛蟲也不許放出去!”
    
    何光照沒料到朱瞻坦居然會下決心真正軟禁朱瞻圻,愣了一愣忙問道:“世子殿下。壽光王畢竟是朝廷冊封的郡王,倘若他鬧騰起來又該如何是好?”
    
    “有父王在,他沒那么大膽量。再說了,萬一他氣急敗壞之下做出什么不三不四地事情,到時候更難收場,還不如眼下就提防著。何先生,你帶人下去想想法子,怎么從都轉運鹽使司那里打開口子,或是和那些久候支鹽的商人計議。在他們手中是廢紙,在王府手中那就是金子。給王府做事比他們自己做強百倍!牢牢看住樂安和壽光兩個鹽場。父王那一千頃田莊算得上什么?這一次不比從前,你們放手去做!”
    
    何光照一退。朱瞻坦在太師椅上又坐了一會,旋即便起身出了門。雖說他早早在身上裹了厚厚的貂皮大氅。然而,那熱身子被外頭冷風一吹,他仍是感到一種徹骨地寒意,忍不住連連咳嗽了幾聲。見左右小太監嫻熟地上來攙扶,他不禁苦笑了一聲。
    
    老天爺給了父親那樣一副寒暑不侵的好身子,為什么偏給他這樣一個孱弱之軀?
    
    雖然身子不好,但朱瞻坦除了世子妃之外,還納了不少年輕美貌的姬妾。然而,他十三歲通人事,偏偏直到現在妻妾也沒能給他生下一個兒子。這天晚上,他著實沒有心思顛鸞倒鳳,便徑直示意肩輿抬回自己地正寢。才一進門,他便看到心腹小太監在那兒使勁打眼色,遂將跟著回來地其他人都遣開了去。
    
    “他來了?”
    
    “回世子殿下的話,已經等了好一會了。”
    
    朱瞻坦微微點了點頭,任由那小太監解了披風,旋即便親自打起簾子到了里間。里間的東第一張椅子上坐著一個髭須大漢,見著他來,那髭須大漢蹭地一下站起身來,趨前幾步便拜了下去。朱瞻坦措手不及,只好受了他這禮,又擺了擺手。
    
    “起來吧,你明知道我身子不好沒法扶你,還這么多禮做什么?”朱瞻坦搖搖晃晃在暖炕上坐了,端詳了那髭須大漢好一會兒,又嘆道,“才一年的工夫,你這臉上竟是多了不少風霜之色,著實辛苦了。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是最危險的勾當,如果不是著實沒法子,我也不會出此下策,讓你一個將門虎子去和那些泥腿子混在一塊。”
    
    那髭須大漢本就挺直著腰桿只坐了一半的椅子,此時面上更露出了感動的神色:“丘家滿門貶謫海南那么多年,能記得我們地就只有世子殿下。世子殿下還派人讓我得以離開那個地方,此恩此德我畢生難忘,決不敢談辛苦二字。”
    
    “我幫你的不過是舉手之勞,畢竟,若不是昔日淇國公曾經妄言立太子之事,原本不會罪及家人,你們決不至于淪落到這步田地,說起來也是父王之過。”朱瞻坦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迷離,竟不知道是說給那髭須大漢聽的,還是說給自己聽的,“這山東之地既然有父王,自然不能讓那些泥腿子壞了大事。只要能支使他們,事情便大有可為。換言之,若是你做得好,那你祖父當日是什么爵位,日后你也能得到什么爵位,丘家便可東山再起。”
    
    自從挨過朱瞻圻那頓鞭子,在別人看來。樂安知縣孫亮甘仿佛是變得隨和了。他不再是那幅尖酸刻薄看誰都不順眼的性子,進出衙門即便是差役都親切地打招呼。公務上頭他絲毫不理會,任由下頭吏戶六房自行處置。自己只管蓋印。至于下頭中飽私囊或是在諸多案件中拼命揩油,他也絲毫不管。于是漸漸的,差役們見著他也會點頭哈腰道一聲老爺。
    
    元宵放了十天假。孫亮甘借口出去訪友。竟是消失了整整十天。待到回衙開印理事之后,他也常常借故外出,別人樂得他不來摻和,因此也沒在意。這天傍晚,瞧見孫亮甘帶著一個隨從上馬離開了縣衙,縣衙門口的兩個門子躬了躬身便繼續嘻嘻哈哈地聊起了天,誰也沒去想這大冷天的晚上,眼看縣城大門就要關了。縣太爺還出門干什么。
    
    如今雖然已經過了隆冬,但晚上的天氣依舊寒冷。孫亮甘帶著隨從徑直出了城,順著官道跑了一小會,他就感到滿身滿心都是凍得地。然而,比起那看上去暖烘烘實則冷冰冰地縣衙,他卻寧可跑這么一段路吹風。約摸半個時辰,他就到了高家港巡檢司。
    
    “孫大人來了!”
    
    隨著一聲嚷嚷,巡檢司地正副巡檢頓時聞聲出來,全都是滿臉笑容。巡檢不過是雜職,品級才九品。僅僅比不入流稍稍高上半點而已。誰也不管這位奇怪地縣太爺為什么喜歡上他們著巡檢司廝混。他們只知道孫亮甘一來就會出手大方地掏銀子讓人上樂安鎮買酒菜,大家就都有好吃好喝的。不但如此。有孫亮甘坐鎮撐腰,他們這運氣也仿佛來了。截到過三回私鹽販子,全都一古腦兒送了上頭,賞錢也撈著不少。
    
    “大人,今晚上托您地福,希望咱們能再開一回利市!”
    
    見那柴巡檢點頭哈腰地上來迎接,孫亮甘笑呵呵地點了點頭,隨即跟著他進了巡檢司那間居中的屋子。坐定之后,他又照往常丟給那伺候的弓兵一個銀角子,吩咐去置辦酒菜,抬手示意正副巡檢坐下,見沒了外人,這才神秘兮兮地開了口。
    
    “兩位,你們在這巡檢地位子上也不是一兩天了,可想要往上挪動一下么?”“挪動?孫大人您這是在拿咱們開玩笑呢,誰不知道巡檢就是芝麻大地小官,一輩子都難能往上挪動一步?”那柴巡檢說著便唉聲嘆氣,巴掌在桌子上狠狠拍了兩下,“若是沒您孫大人在這兒坐鎮,前幾天那兩撥私鹽販子咱們根本留不下來,那都是有后臺的!”
    
    那個年輕幾歲的副巡檢一下子摘下了腰中的粗劣佩刀往桌子上一拍,擲地有聲地說,“孫大人,您和我們認識好一陣子,要是您有章程就直說出來,只要能辦的,咱們就豁出去了!你們讀書人不是說,士為知己死么,咱們雖算不上士,但好歹也講義氣!”
    
    見那柴巡檢也是連連點頭,孫亮甘心頭大定,心想自己從年前開始就在這兒下功夫,果然是沒有白搭。他一個七品芝麻官,就是花再多的功夫再多的錢,只要頂頭仍有一個漢王在,說什么都是白搭,這巡檢司的人他卻只要花上很小地代價便可能成事。想到今日得到的那個消息,他只覺得心里腦袋全都在燙,遂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時候也該豪賭搏一把,要是贏了,以后仕途便是通衢大道!
    
    “我得到消息,今天晚上有一趟數目極大的私鹽要打這兒過。不過那后臺非同小可,你們無需將其攔下,只要設法幫我從上頭搬一袋鹽下來。如今皇上正在下詔求直言,若是成了,我便可名動天聽,升遷指日可待,到時候少不得帶挈了你們。當然,就算事情沒成,也決不會連累你們一星半點!”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柴巡檢和副巡檢彼此面面相覷了一會,隨即重重點頭道:“大人照應了咱們這么久,這丁點小事算什么!大人且在這兒等著,咱們一定辦得妥當!”
    
    孫亮甘萬沒想到兩人竟是答應得如此之快,登時大喜過望。等到酒菜到來之后,他又頻頻執杯勸酒,最后自己竟是放開了節制,吃了個酩酊大醉。那兩個正副巡檢等到他醉了之后便悄悄溜出了屋子,到了后頭緊鑼密鼓地商議了起來。
    
    “這數量究竟有多大?平常三五百斤,咱們截下就能狠狠賺一筆,難道這回能有幾千斤?要真是這樣,截下來立刻通過大清河轉運,咱們以后也用不著再當勞什子巡檢了!”
    
    “截不截咱們到時候再看著辦,不過,上次青州府劉驛丞來,你沒聽他說么?這姓孫的最是涼薄,那位小張大人上次救了他,他還出言不遜,卻大力拉攏咱們,果然是有事情要求著咱們辦。給他辦好了事,咱們就給府衙送個信,畢竟小張大人也算是咱們的上司,要是人家領情,咱們豈不是能攀上一棵大樹?這姓孫的想名動天聽,那還早著呢!”
    
    大半夜的本是人人入睡的時候,漆黑的夜色中卻燃起了無數火炬,官道上行進著幾十輛大車,趕車的人俱是無精打采,押車地亦是心不在焉。快到高家港巡檢司時,見前頭赫然是柵欄攔路,領頭地一個護衛拉起嗓子使勁喊了一聲:“趕緊挪開,咱們是壽光王府往漢王府送貨的!”
    
    巡檢司共有幾十名弓兵,見有大宗貨物,不禁都垂涎欲滴想要敲上一筆,待得知是壽光王府地人,他們方才垂頭喪氣歇了那敲竹杠的心思。柴巡檢一面吩咐人移開擋路地柵欄,一面上前說道了兩句,看到人家愛理不理,那車上全是一個個整齊的袋子,他不禁心中有些嘀咕。待到那長長的車隊通過時,他在旁邊一直數到十都沒到頭,面色更是激變。
    
    莫非這就是那一宗數目極大的私鹽?天哪,莫非是王府運送私鹽?
    
    等車子全部過去之后許久,那去路上忽地有兩個弓兵躡手躡腳回轉了來,手中正抬著一個袋子。柴巡檢取了火炬上前,蹲下身一摸使勁一掏,只見手指頭上赫然是雪白的鹽。這一刻,他一瞬間臉色慘變,甚至能聽到自己吞咽唾沫的聲音。
    
    正當他心驚肉跳的時候,身后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一共是二十輛……每車五百斤,這就是一萬斤!還居然敢在袋子上蓋王府的戳記,哼,真是好大的膽子,我就算舍了這烏紗帽也要告倒你!柴巡檢,接下來的事情你不用管,這袋鹽我帶走了!”
    
    接過孫亮甘塞過來的一錠銀子,見孫亮甘那隨從將鹽搬上了馬,主仆倆趁著夜色走了,那柴巡檢竟是呆若木雞。然而在最初的害怕之后,他想到的卻是那一萬斤鹽的暴利,忍不住嘆息了起來。那是一萬斤鹽,若截下來賣了,他這一輩子就不用愁了!
    
    只可惜,那雖是見不得人的勾當,背后的主兒他卻決計惹不起,如今只能派個人給青州府衙那邊通個訊息了。
    
    ps:泰山那個改了,不好意思,那天純屬犯糊涂……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